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我们的故事(三)》一百个北大荒老知青的人生形态180  

2008-11-05 22:07:34|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个真实而感人的爱情故事,其情节令人动容。这种高尚情操也许只有富有理想主义精神的人才会有。

    这篇文章是《作家文摘》转载的《我们的故事》最后一篇,因为内容感人,现将它提前上传。凑巧的是,最近我们又在网络上发现了《全纪实》节目采访文中主人公戴建国的视频。现将这次采访节目的上、下两集放在文章之后,请战友们阅读、观看。

    

我们的故事(三)

——一百个北大荒老知青的人生形态

转载《作家文摘》20081031 1182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凤

 

    1969年那个残雪未融的4月,80多个活蹦乱跳的上海知青一下子涌进了黑龙江边一个叫“下套子屯”的村庄插队落户。宁静安睡了百年的小屯被吵醒了!男女老少都跑到村口,惊喜又惶恐地看着这帮来自遥远的大城市的洋学生。人群中一个“长得好看又善良”的姑娘目不转睛地望着从身边走过的背着行李的每一个青年,突然一位高个清瘦戴着眼镜的小伙子,对她深情地一笑,在目光相交的那一刻,姑娘也笑了,却害羞得红了脸。后来她知道了他叫戴建国,上海68届的初中生;他知道了她叫程玉凤。村里人都叫她小凤。

    上海知青的到来,让这个贫穷闭塞的小村充满了活力。在欢乐的年轻人中,你总能同时看到小戴和小凤,他们不说话,只是时不时地远远地相互凝望。有一天傍晚,小戴领着小凤,坐在了江畔,他看到在夕阳下闪着金光静静流过的黑龙江,想到了家乡的黄浦江,不禁一阵伤感。小凤安慰着他,还没等他们的手拉在一起,小凤的父亲跑来了.边骂边打地把他们赶走了。小凤哭着跑回家,妈妈劝她:“那些知青偷鸡摸狗的,能和他们一起过日子吗?过不了多久,他们肯定要走!”小凤只是一个劲地哭。

    小凤的父亲琢磨着,如果不把小凤早点嫁出去,早晚要和那个姓戴的小子出事儿!他听说,附近毛子屯有个二毛子(中俄混血儿)小伙子,人老实还会木匠手艺。他托人一说,人家非常高兴,不几天就把彩礼送来了。小凤一听就炸了,死活也不同意!父亲动手打她,她离家逃跑。那是一个风雪弥漫之夜,全村人和知青们打着火把,到处寻找,终于在大江中间小岛的树丛中找到了,那时的她已被冻僵,再晚一会儿就没命了!小凤的妈妈哭着对她说:“孩子咱认命吧!咱都收了人家的彩礼……”小凤什么也不说.就是不吃饭1 3天过去了,她已奄奄一息。老程头对小凤妈说:“快去找小戴吧!要出人命了!”小凤见了小戴抱头痛哭,一直到老程答应退掉和二毛子的婚姻,小凤才吃饭。

    勇敢的农村姑娘小凤以生命为代价争得了和心上人的自由爱情。这一年的秋收之后.小戴要回上海探望母亲了。小凤和妈妈把他送到村口,在挥手告别的时候,小凤的眸子里满含幸福的泪光。

    小戴回到上海两个月后,突然收到小凤父亲的来信,说小凤得了肾炎,很重,急需300元钱治病!如果小戴能拿出来,小凤就是他的。他要拿不出来,小凤就是人家的了!小戴心急如焚,在1972年,这300元钱对他可是天文数字,父亲早逝,母亲在街道小组糊纸盒,每月只有十几块钱的收入。他劳动一年挣的工分都扔在探家的路上了!他欲哭无泪,但是他相信勇敢的小凤是不会屈服的!

    就在那一年的小年夜,邻村的4个年轻汉子,把小凤架上马爬犁,她死活不走,死死拽住门框,她大声地哭喊着:“小戴呀!你快救救我,他们把我卖了!小戴呀,快来救我!”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渐渐消逝在风雪中。

    当戴建国从上海出发一次次换火车换汽车,赶到数千里之外的“下套子屯”时,村里的人告诉他:“小凤让她爸嫁给外村的一个放牛的了。听说,现在小凤疯了。”

    知道小戴回来了,小凤的父亲来找他,说:“叔对不起你,可真是没有办法呀!

    小戴听说,那男人对小凤挺好,可她的病时好时犯。再后来,她生了个孩子,脑水肿,很快就死了。这回小凤完全疯了,到处跑,不吃也不睡。人家提出离婚,小凤的爹妈只好把女儿接了回来。

    在大队当书记的是小凤的叔叔,他怕小凤看见小戴会加重病情,就把小戴打发到二三十里外的草滩去放羊。有一天,小戴照例赶着羊群向草地走去,他突然发现湛蓝的天空上,游动着丝绵似的白云,坦荡的绿草在微风中如波浪般涌动,星星点点的野花飘浮在绿海中格外的耀眼。这美妙的一切,竟让他流下了眼泪,他想大声歌唱却想不起唱什么,他想尽情地赞美却想不出用什么词句,他只有对着长天声嘶力竭地喊叫!那一天,他下了决心,每天要对自己说话,否则他会失语;每天要写作,否则他会忘掉所有的文字。

    当晚小戴潜回下套子屯,从知青宿舍中偷回了有字的书和报纸。从此开始对自己的文字启蒙,认字、组词、造句,划分主谓宾。接着写短信、短文,又写长信、长文,渐渐地他发现当年被老师赏识的文学才华正在恢复。

    天无绝人之路。1976年小戴迎来了自己的机遇——恢复农村教育,要在知青中招收教师。下套子屯的80多个知青参加了考试,小戴考了个第一名,当上了中学的语文教师.第二年又正式转为不再挣工分的国家干部。全村的人都说这回“下套子”再也套不住小戴了,这小子总算熬出头了。小戴确实走出了下套子屯,到另一个村的中学上班了。走前他偷偷地去看过--小凤,她疯得更厉害了,再也不能到村口去送她;他也无法对她表示:“谢谢你给我的爱,今生今世我不忘怀……”小戴是流着眼泪走出下套子屯的,一步一回头。

    几年之后,小戴又到了下套子屯教书。这些年最让他心里放不下的就是小凤,他的耳边经常响起小凤的呼唤:“小戴呀,快来救我!”他终于再一次走进小凤的家门。

    小戴说:“大叔大婶,我要娶小凤!” “什么!”大婶惊叫,她正递给小戴的一碗糖水“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孩子,你可要想好啊!我们可不能再对不起你了!”老程说。“大叔啊,我想好了!我都想了8年了,你就成全了我们吧!”小戴含着眼泪说。

    小凤的父母放声大哭,弟弟妹妹全哭了,全家人都哭成一团,只有小凤傻怔怔地站着,不知发生了什么。

    这一年小戴27岁,小凤26岁。

    第二天——1979年春天的一个日子,小戴领着小凤的妹妹到公社替小凤办结婚登记手续。回到家,小戴拿着结婚证书.对小凤说:“咱们俩结婚了,你看这就是证书!”她好像忽然醒过来了,抱着小戴大哭起来,边哭边喊:“小戴和我结婚了!结婚了!

    3天后,小凤又犯病了,可是有小戴的照顾,比过去轻多了。一年后,他们的儿子亮亮出生了,小凤整天把他抱在怀里,她再也不跑不闹了。

    几年后,小戴的命运又发生了转机,调到了县广播局当上了记者,后来还当上了主管业务的副总编。小凤和亮亮随他一起进了县城,病也好多了。

    1997年,46岁的小戴又作出他一生第二个重大的决定,提前退休回上海,为年老体衰的老母亲尽孝!小凤的父母对他说:“你们爷俩回去吧!把小凤留下,你把一个疯媳妇带回大上海,人家要笑话死你!”小戴说:“我自己过日子,别人说什么我也不在乎!

    可回上海后的生活比想象的还要困难。在天地广阔的北大荒生活惯了的一家人挤进了闸北棚户区十几平方米的小屋,小凤又犯病了,她十几次走失,每次都是好心人把她送回来。她说:“太憋屈!我受不了!”孩子也不会说上海话,听不懂老师讲课,学习跟不上。最严重的是老戴(我们该叫他老戴了)每月1000多元的退休金养不活全家人。他弯下腰到桥下等着推上坡的车,摆小摊做小买卖,都不行!他急中生智,写了十几封自荐信,寄给全市各家电视台,推销一个有20年从业经验的电视编导。终于他被慧眼识珠的闸北有线台聘用了,自编自导搞了个“老百姓的故事”的专题节目,一举成名。闸北区委宣传部长被老戴感动了,他说:“我也没别的办法奖励你,给你爱人办个残疾证吧!”这样小凤每月有了400元的固定收入。

    最让老戴自豪的是他们的儿子,他考上了上海国际商务学院汽车系。现在上汽集团当白领,每月给他妈3500元。这回小凤不跑了,准备给儿子娶媳妇。儿子的女友家看中了有本事的亮亮,更看中老戴一家人的善良可靠。那天小凤也出席了定亲酒席,她侃侃而谈,一点也没走板。50多岁了,她还是很有风采。

    在上海出差时,我见到了饱经风霜的老戴,他一派学者的风度。他说,我娶小凤,就为她的那句话:“小戴呀,快来救我!”他还说到自己的人生哲学:“心当随人,人勿随心。”我是半懂不懂。

           知青记忆·儿女英雄北大荒(上集)

              

         知青记忆·儿女英雄北大荒(下集)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