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我们的故事(五)》——一百个北大荒老知青的人生形态186  

2008-11-14 23:55:50|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故事(五)

——一百个北大荒老知青的人生形态

转载《作家文摘》200810241180

 

被遣忘在大山里的孩子

           在大小兴安岭交界的那片莽林中,最先开放的是达子香花,它们一簇簇的像飘浮在山林中紫色的云。

    30多年前,有一群年轻的生命,打着屯垦戍边的旗帜,活跃在这片山林中,他们正像那盛开的达子香花,给寂寞的大山里带来了春天。

    前几年一个多雨的日子,我又回到了这片大山中,寻找遗落在山林里黑土地上的紫色花瓣。无意中我发现了一个孩子。他的妈妈十多年前已经回到了上海,也许成了另一个孩子的妈妈。他就是她的孽债。

    他不知所措地坐在我的面前,我一时也想不出问他什么好。这孩子比一般山里的孩子长得高长得白净长得英俊得多,只是眉宇间挂着淡淡的忧郁。

   “出去玩吧!他的养父老李把他打发走了,结束了我们尴尬的见面。老李对我说——

    这孩子的蚂妈是个很老实的上海姑娘,一下乡就在我们连,和我都在养猪班干活。她不怕苦,不怕脏,平时话语不多。那一年,她回上海探了一次家,回来话就更少了,干活不像过去那么出力了。过不久连里的妇女们都议论,这姑娘好像怀孕了。我这才注意到她的肚子越来越大了。关于谁是这孩子的父亲,连里有很多说法。她对我说,是她上海男朋友的。她说,她想把孩子生下来,但不想要这个孩子。大伙谁也没有为难她。养猪班的活我全包了。

    连里专门开了一个会,研究这上海姑娘的孩子怎么办。好几家争着要这孩子。领导商量,要选一家条件最好的。当时,我家人口少.我又会杀猪的手艺,在连里老职工中,我家的生活条件就算最好的了。连里最后决定,这孩子生下来,给我家。那姑娘也非常同意。她知道,我们一家人心眼好。我记得那一天是中秋节,那上海姑娘临产了,上午9点多钟把她接到我们家,晚上620分,生了个大胖小子。把我和老伴乐坏了!我当时给孩子起了个小名叫满意,他妈也同意。我们全家一起给她伺候月子,顿顿红糖、鸡蛋、小米粥。我买了几斤猪肉,炸成丸子,天天给她喝丸子汤。一个月,我和老伴没让她下地,她和孩子都挺胖乎。

    满月以后,她要回上海探家,我给她拿了120元钱,当时我每月挣49元,还给她拿了200斤全国粮票,10斤白糖,2斤木耳和3斤白瓜子。这些东西当时都很金贵。她一走,我们只好给孩子断奶,这下子把我和老伴折磨苦了。不几天,我这个胖子就变成了瘦子。这孩子从两个半月到9个月,住了6次医院.我们全家昼夜看护。孩子高烧39不退,老伴吓得直哭。后来还是上海医疗队冶好了孩子的病。

    医生告诉我们要给孩子多吃鱼肝油和营养品,当时我的那点工资已养不起孩子了。为了多挣点钱,大冬天,我早上3点钟起床,到河套割条子,干了一冬天割了3车条子卖了几十块钱。后来老伴和闺女上山采木耳,又挣些钱。这些年,就是靠搞副业的钱把满意养大,又让他上了学。这孩子很懂事,初中毕业就要参加工作。我不愿意他在农场吃苦,听说地方铁路招工,我通过朋友找人,又去送礼.好不容易让他当上了工人,全家非常高兴,把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可是过不久又让人家裁下来了。后来我又借了些钱,在场部办了一个饭店,一心想让满意学一个能养家糊口的手艺。现在这个小店办得不错,孩子每天都跟着我上灶。

    这些年,这孩子和我们一家感情很深,最爱他的是我的老伴,他12岁时就用自行车送她到场部医院看病,要走很远的山路,那孩子一点也不叫苦。连里的知青都喜欢他,谁回去探家都给他带好吃的,他都留给他妈吃。前几年老伴去世了,临死前对我说一定要把满意抚养成人,我们不能对不起他上海的妈妈!

    说起这孩子和老伴的感情,老李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我问起孩子的亲生母亲——那个上海姑娘。老李说——

    满意的亲妈妈在上海住了一段时间又回来了,给孩子带回许多吃的用的。每天一下工,她就到家来看孩子。开始孩子有点眼生.不理她,后来孩子和她在一起总是笑,真是骨血亲啊!那时知青开始返城了,连里的知青越来越少了。我看她每天都在叹气,我看出她想走,但又舍不得孩子!我说,你要想走,我帮你,以后你要想孩子,我给你送去!她哭着点了头,我到团里给她办好了手续,又到师部给她批下来。

    她是1976年年底走的,那天正下着大雪,天阴沉沉。她收拾好行李,又到了我们家。孩子还不懂事,对他妈笑。我和老伴忍不住地哭了。我对满意他妈说:这孩子永远都是你的,你什么时候想要,来个信儿,我给你送到上海!她什么也说不出来,哭着走了,我一直把她送到去嫩江的汽车上。车一开,她号啕大哭……

    这么多年,她没来看过孩子吗?她没来过信?我不禁问老李。

    没有,没来人,也没来信。老李说。

    满意知不知道他亲妈的事?我又问。

    他上学以后,有的同学和他说过。他回家问过我和他妈。我说,你看我们不像你的亲爹妈吗?他摇了摇头,再也没问过我们这件事。这孩子心思重,也很懂事,他都快20岁了,不可能不知道,他是不想把这层窗户纸捅破。老李说得很沉重。

    如果有一天,满意的母亲来认他。你让他走吗?我又问。我听孩子的。他愿意走,我高高兴兴地送他。他不愿意走,我为他成家。现在我已经给他盖了房子,还给他准备了2万元钱。过几年就让他结婚。因为现在我是他父亲!老李说得很真诚。

    大山里的人心真好!像埋藏在大山中的金子一样宝贵。他们的善良不需要回报,却不该被忘记!我真想让满意的妈妈看到我的这篇文章,我还想对这位荒友说:快回去看一看自己亲爱的孩子吧!是否还应该对善良的老李一家说一声谢谢!?

 我走的那一天又下了雨。山色变得朦朦胧胧。我有意让车从老李家的饭店门前经过。我看到满意正站在门前,怔怔地望着通向山外那条泥泞的路……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