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奔向梦开始的地方258  

2009-01-22 13:14:15|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这是红叶的第一篇博文,现全文转载如下(红叶又于23日中午对此文进行了修改)。希望大家都来写自己的回忆文章。

                          奔向梦开始的地方


     知青运动”从狂飙突起到最后偃旗息鼓,延续了整整十年。那个特殊年代形成一个特殊的群体——知青,我就是这千百万知青中的一个。从1968年至今已过去四十年了,尽管知青这个特殊群体如今已逐渐被社会大潮所淹没,但毕竟这个群体在共和国的史册上曾经书写过轰轰烈烈的一页。有着身临其境感受的我们有着挥之不去的知青情结,这是我们灵魂深处永远不能释怀的生命历程。

    那时,上山下乡的人中心情和境遇各有不同,有的是主动要求,有的是被逼无奈,尤其是1969年以后,各校几乎是连锅端,不管你家里有什么困难,下乡没有商量。我则是属于”主动要求下乡”的那部分人。

    “文革”开始时,我非常激动和兴奋,觉得没有赶上父辈那战火纷飞的年代,却赶上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虽然时代和形式不同,但同样是革命,那时我觉得祖国的前途和人类的命运就落在我们这代人肩上。我满怀参加革命的抱负积极投身了这场“文革”,加入了学校的第一批红卫兵,写大字报、刷标语样样走在先。但我心中有个结解不开,我上学时是个学习不错的学生,一直是班里的学生干部,和老师的关系都不错,我不明白这些人类心灵的工程师平时都教育我们要成为共产主义接班人,怎么忽然间就变成了培养修正主义苗子的帮凶了呢?我实在恨不起我的老师们,也不愿面对老师举起手喊“打倒…!”,但又怕别人说我阶级立场有问题,所以我第一批就冲出校门,离开自己的学校, 走向社会去“抄家、破四旧”。1966年的8月18日我们受到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接见,我沉浸在红色的海洋中,高呼万岁!嗓子喊哑了,手臂举酸了,我感到特别幸福与自豪,觉得自己和父辈当年一样是革命战士了。

    没过多久,正当我在外面“革命”起劲的时候,后院着火了。我爸爸这样一个穷苦出身,经历战火考验的老干部,也成为走资派被批斗了。一时间,我很多同学的父母凡是老干部的都被批斗了。我茫然了,不知这究竟是革谁的命?怎么革命干部都成为革命对象了呢?我厌倦了,这人整人、派性斗争乱哄哄的氛围。当时学校还没有复课,整天闲着没事干,就到学校图书馆偷了很多书看。那时学校图书馆闭馆,贴着封条,我们是跳窗户进去的。我如饥似渴地看着这些书,《雁飞塞北》、《边疆晓歌》、《军队的女儿》,看得我心潮起伏,浮想联翩,一会儿想去北大荒,一会儿想去云南,一会儿又想去新疆,我的心都收不住了,特别想到农村、到边疆去。机会来了,正好那年东北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来招66届毕业生,名额没有招满,我这67届的就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报了名。这事跟父母一点都没商量,而且还偷偷地把家里户口本拿到派出所把户口迁出了。迁出户口时我还挺兴奋,觉得自己革命挺坚决的,没有想到这一迁户口就意味着我不是北京人了,更没有想到十年后回北京有多么难。

    马上要奔赴北大荒了,和我同去的同学中有很多是红卫兵战友,这其中有我的好友何晓明,我们向往那片神奇的黑土地,那是我们大有作为的地方,到那里去实现我们的革命理想。离出发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我天天兴高采烈地做出发前的准备,和同学们一起到天安门宣誓等。有一天,我和何晓明、段成茹突然心血来潮,快离开北京了,想到中南海去摘几片树叶留作纪念。有了这想法立即就行动,我们跑到中南海的东南门口,向警卫解放军叔叔表达了我们很快就要奔赴边疆,想摘片毛主席身边的树叶留作纪念的愿望。解放军叔叔很理解我们的心情,破例让我们这三个小姑娘进了中南海。我们别提多高兴了,小心翼翼地摘了几片松柏叶子夹在本子里。中南海是党中央所在地,是不允许普通人随便出入的,说起来那几位叔叔为了满足我们的心愿可能算违反了一次纪律。但是到千里之外东北边疆的我们,珍藏着这几片不寻常的小树叶,感觉如同还在北京、在毛主席身边一样,这对我们是多么大激励和鞭策啊!我们真感谢那几位解放军叔叔。

    那些天,我整天东跑西颠地不着家。家里,爸爸妈妈默默地在帮我打点行装。一天,他们说要和我谈谈,我妈说:“孩子,你下乡、迁户口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和家里商量呢?”,我拿着本毛主席语录站在那儿,理直气壮地说:“毛主席教导我们, 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我去边疆是干革命。没和你们商量,是怕你们不同意”。我妈说“我们都是受党多年教育的党员,怎么会不支持自己孩子的革命行动呢?你今后走上社会,家里和外边不一样,做事不要自作主张,到了东北遇到什么事,一定给家里来信商量”,我爸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我不理解,我都要走了,我爸怎么一句叮嘱的话都没有,就是骂我一句也好,毕竟我干了件胆大妄为的事,偷了家里的户口本私自迁了户口。两年后我上大学放假回京,听我妈讲,我走后有很长时间,我们家不吃带鱼,一端上带鱼,我爸就看着带鱼发呆,不动筷子,那是因为我在家最爱吃带鱼,爸爸在想我啊!父爱无言,父爱如山,想想那时我是多么不懂事啊!

    1968年7月13日,我身背行装,胸戴大红花,要出发了,爸爸只是默默地送我出家门,下楼后我回头朝楼上望,爸爸向我招招手。妈妈和妹妹送我到北京火车站,车站里红旗招展,锣鼓喧天,人山人海,有笑的、有哭的。我开始是很高兴,马上就要踏上革命征途,到边疆去实现我的理想,越想越激动。我妹妹那年才8岁,在我身边不停地哭,后来不知怎的,我鼻子发酸,我强忍着眼泪,不能让人看我这么脆弱,妈妈这时已无言了,只是深情地望着我。我真有些忍不住了,拔腿就上了火车。当火车开动的瞬间,我的眼泪涮地涌出来,我一把鼻涕一把泪,使劲挥手,“再见了妈妈!再见了妹妹!再见了北京!”。少年不知离别愁,这话一点不假。火车刚开出不久,好像还没到丰台,我们这帮人就擦干眼泪,洗把脸,拿出家里带的水蜜桃、西红柿、黄瓜开撮了,这时家家的父母还在牵肠挂肚的惦记离家的孩子不知怎样呢?我们这群少男少女们已开心地唱着“迎着晨风,迎着朝阳,跨山过水到边疆,伟大祖国天高地广,中华儿女志在四方……”,就这样随着北去列车,一路欢歌地奔向我们梦开始的地方——北大荒。

    当年到上山下乡是我自己的选择。那时,也许是我的青春叛逆,年轻时的天真、狂热、真诚、盲从决定了我的人生轨迹,注定我就是当知青的命。这一去就是十年,岁月悠悠,这十年的知青生涯,尽管也经历这样那样的坎坷,艰苦生活的锻炼,奠定了我的人生观、世界观。这十年,我将青春热血献给了北大荒,同时也得到了人生的收获。北大荒的沃土培育了我,冰雪风霜锤炼了我,使我有着顽强和奋斗的精神,像朵向阳花,给点阳光就灿烂,永远积极向上,笑对人生。在我生命历程中有知青这段旅途,我无怨无悔。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