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知青,曾经有过的生命之轻263  

2009-01-30 22:36:36|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有一位名叫红庚的朋友来到我们到空间。今天他给本博发来了邮件,并附上了一篇博文。原来他是37团的战友。本博将此信并博文一并上传到604到空间。下面是这位红庚朋友的来信及博文。

fangzi604空间:

       朋友,你好!前几天给你发过我写的一篇文章,如下。但里面有一个错误数字,全国的知青数字是1300多万,我错把北大荒的54万知青代替,下面做了更正。你问我是那个部分,我是铁字405,虎林37团的。我在新浪网开博快两年,但却不会用雅虎的网络空间,几次开博,第二次就无法登陆,所以不想再耽误时间,决定放弃使用雅虎。在新浪用百度搜《茧中人的博客》即可找到我,但这是我生活的日记,可能没什么好看。谢谢你的博客,让我又结识了新朋友!  红庚 09.1.30

                       知青,曾经有过的生命之轻

                                           ——为纪念知青下乡四十年
     

          最近,闯入到一个知青网站——防字604空间。在那里,看别人回忆三四十年前的那段历史。那段历史,因为它牵扯的人数众多——1300万,因为它跨越的时空太长——40年,仅这两个数字就决定了,当年知青的命运不会只有豪情壮语,那豪情过后一定有着惨烈,那壮语过后一定会转为无奈。

    但对于那时的我,一个懵懵懂懂的未出校门的高中生,听说北大荒农场要招人,生怕赶不上这头班车。文化大革命那个壮怀激烈的年代,好像只有用鲜血写成的申请才能打动招募者,我那时的心智赶不上赵本山,别说没钱,就是不差钱也绝想不到请人撮一顿。所以,一封血书代表了我的青春热血和觉悟。但这依旧没有用,因为当时学校已内定留我当老师,我依旧未能跃上北京第一批去北大荒的知青榜。最后,想走只有强行扒火车了。就在1967年11月20日,我没带任何行李扒上了知青去虎林的列车,自豪地成为了856农场的一名北京知青,壮举完成后,我把学校和家人惊得目瞪口呆。可是在后来的相当一段时间,我不大愿意再提这段往事,因为听者常在背地里说这是神经病。我相信没多少人喜欢这个称谓。

    现在,许多人在撰写知青回忆录,我却不知该如何描述这段历史。用青春写就的那段历史该如何定位?在1300多万知青来来回回的大迁徙之后,1300多万年轻人的命运从此改变,也同时改变了1300多万个家庭。这场波澜壮阔的上山下乡运动作为文化大革命的副产品,让人在悲壮而又感慨之后,在痛定思痛的回想中,丝丝缕缕地拆分着青春的每一个脚步,酸酸甜甜地咀嚼着逝去的每一寸光阴,恍若梦中地回忆着每一段青涩的故事。在我命运低回逆转的阶段,我真的很想忘却知青那一段岁月,怎知却总也忘不掉,也不可能忘掉。我最好的同学是知青,我最亲的战友也是知青,知青的历史编织在自己的生命里,熔铸在自己的性格中,如果一生是幅画卷,它是底色;如果一辈子是幕歌剧,它是背景乐。所以,我不再回避它,反而让自己陷入更多的思索,思索命运中每一个偶然和必然的联系。

    我有一次在上海与当年的战友相聚,话题不知怎么就转到讲述每个人的生死关头,每个人很平常地讲述着自己生命中的千钧一发。让我感到吃惊的是,几乎每个人都经历过命运中的鬼门关,而且这个鬼门关大都发生在自己的知青年代,有些人还历经多次。

    我记得我讲述的是一次我在基建班的经历。冬天,我们的任务是上山打石头。我们把头一天炸下来的石头抬走,把石头滚下山,然后再打眼、放炮、炸石头。那天上午工作完成得比较顺利,我决定自己去迎一下送午餐的战友,然后帮他把午饭抬上山。那天拉着爬犁送饭的是一个叫张国平的上海知青,我和他抬着午饭还没有送到我们的工作面,就开始感觉不对头,山上死一般沉寂,并没有大家的欢声笑语,再往上爬,一股蓝色的轻烟带着火药味儿直钻鼻孔,根据以往经验,我与张国平几乎同时得出判断:要爆炸了,快跑!

    那是一次挽救自己生命的赛跑,我们丢下手中的一切,几乎是慌不择路地向山下猛冲,每多跑一步,生命就多一分胜算,可没容我们跑出多远,那勾魂摄魄的一声巨响就在身后炸裂,紧接着,那大大小小的石头像雨点一样砸落下来,我没长后眼,不知该如何躲避那追魂石头阵,我漫无目的地跳跃奔跑,那石头就在我前后左右无情砸落,我那时的生命就像一片无足轻重的落叶,躲在我青春的躯体中,任命运的旋风扬起、飘荡、戏耍。

     但最终,命运还是眷顾了我,当石头阵雨尘埃落定之后,我摸遍自己的全身,竟然毫发无伤。真是艺不压身,我庆幸当年的体育老师哈庆慈把我训练成女十一中的跑跳投冠军。当我找到那位上海小兄弟时,非常惊讶,他竟也是毫发无伤。他身体弱小,却长了一付聪明的大脑,他没跑几步就藏在一块大石头后面,也是侥幸躲过一劫。

    后来,我把制造了这次险情的邱班长好一顿训斥(我当时是排长),他点炮后,只把大家撤在安全地带,却忘了在路口放个哨位,阻止不知情者进入危险区。

    就在与石头打交道的日子里,我多次涉险,一次是夜里拉石头时,司机犯困,把车开沟里去了。我当时坐在后面车斗的石头上,大叫一声立刻飞身跳下车。我那些同伴当时正打瞌睡,好在那节车斗只是倾斜,没有翻,否则凶多吉少。但同为我们女十一中的另外两个同学就没那么幸运了,她们在车拐弯处被甩了出去,一死一伤。

    世界上,总有那么一批猛人,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敢摸阎王爷的鼻子,但这样的年轻人中,有些是出于无畏,有些则是出于无知。

    我们有一次吃晚饭时,看到天边火红,非常壮观。老职工凭经验告诉我们:山上跑荒了。“跑荒”是着火的代名词。果然,不一会儿紧锣敲响,所有能动的人都要去救火。我们知青带的救火工具是铁锹和扫把,而老职工带的是镰刀和火柴。那场大火,过火的面积非常大,后来听说其他连队烧死了不少人,其中大部分是知青。

    我那是初次领教跑荒,离火十几丈远就被烤得灼热难忍,在被烧过的焦土上没走多远,脚底下的胶鞋就都冒了烟,烫得我几乎无法前行,我们被老职工一把拉住,拿着铁锹和扫把望火兴叹。老职工告诉我们,荒火只要成势就无法扑灭,有多少人扑上去都是白白送死,必须要远离火势打围。原来他们带的镰刀和火柴就是打围用的,就是割出或烧出一片防火带,大火到了这条防火带没有了可燃物,火势自然也就到此为止。但有些无知青年竟用自己的身体去滚荒火,以为凭这样的大无畏精神就可以把火扑灭,其实无非是把身体当作给大火添加的一把柴。可悲的是,在有些地方,这种无知的壮举,不但无人阻止反而被鼓励效仿。年轻的生命化作一股股轻烟随烈火升腾。

    不是所有的死都值得讴歌,但在那个精神高于一切的年代,精神的赞歌成了掩盖责任的法宝,无知蛮干加剧了许多知青的无谓牺牲。知青们的父母在那个自身难保的年代,即使得知真相,也只能以泪洗面。54万知青,就是在那个年代脱离了父母亲人的庇护,靠着他们自身的年轻、顽强、毅力和坚忍不拔书写着知青这个特殊群体的命运。

    所以这一代人最终没有沉沦,命运把他们安放在蛮荒绝地,时代又用悲壮的炼狱生活打造了他们的性格,这一代人的特殊性是所有60后、70后、80后、90后都无法相比的。失学了十年之久的大龄知青,后来有不少是挺着肚子或打掉孩子参加了高考,上有老下有小的知青,大部分人后来都成了各级部门的中坚力量。有过了那一段岁月的磨练,后来所有的苦都算不了什么。知青终于把失去的那段青春又找了回来,尽管不再浪漫,尽管岁月蹉跎。

    我看过许多知青回访,探望故里的录像,发现了千篇一律的现象,那就是激动不已的相拥嚎啕,真是泪飞顿作倾盆雨。尽管有些人已今非昔比,人生得意;尽管有些人已满头飞雪,历尽沧桑。但任何人都无法掩饰内心的激动,感慨和悲怆。尽管往事已过40年,但就是那段不同寻常的历史造就了知青这个特殊的群体。尽管每人都经历、涉猎过自己生命之轻的刹那,但这时,每个人的心里都是沉甸甸的。我们曾经用青春走过这一段历史,我们曾经用生命谱写过命运的长歌,但我们无怨无悔,我们从此更懂得生命的宝贵,这是人性的进步,科学的进步,历史的进步。总之,我们无愧于历史给于我们的“知青”这个称谓。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