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重逢284  

2009-02-12 00:43:50|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逢284

         编者按:这是转自一莲幽梦的博文,文章写出了姐妹情谊、战友情谊及三十年后再相逢的感受,感情真挚、感人。

               重      逢

         滴铃铃、滴铃铃……”电话铃声固执地响着,我只得放下翻炒的锅铲,拎起了话筒。

    “是葆莲吗?能听出我是谁吗?”那声音听起来有点沧桑,又抑制不住的激动。我迅速启动大脑存储的通讯录,仔细辨析来电何许人也。

    “我……”搜肠撸肚一时无法对上号,只好支吾听候。

    “我是文妹呀,听出来了起来吗?”

    “文妹”?是那个和我同乘一列火车下乡,同炕共眠、同甘共苦三载的文妹吗?是那个北大荒一别三十多年、我千方百计到处打探,甚至在兵团战士网上发布寻人启示都杳无音讯的文妹吗?

    “是啊,是啊!正是我呀!”两个半老徐娘在电话里如同小姑娘般欢呼雀跃,继而极喜而泣。

    思绪一下子如打开闸门的潮水,汩汩外流。文妹清丽端庄,红扑扑的脸庞上镶嵌着小巧的鼻子,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透着真挚和善良。上苍不仅赐给文妹养眼的容貌,更赋予她一付好性情。她生性随和,开朗豁达,吃苦耐劳,积极上进。

    下乡没多久,文妹就从农工班调到畜牧班当上了饲养员。那年冬天大雪过膝,文妹和班长去树林里伐木。两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那棵桶口粗的大树伐倒,汗水浸透内衣,双手麻木发抖,再也无力扛起大树离开树林。最后只得将大树锯成一节一节后分段扛出树林,然后装上小爬犁一步步拖到畜牧小屋。

    文妹不仅一不怕苦,二不怕累,而且聪颖好学、胆大心细,这在女孩子中尤其是上海小姑娘中不多见。冬天老母猪下猪仔的时候,只要是文妹打夜班,猪妈妈就特别安静,分娩的时候小猪的存活率就特别高。因为文妹饲弄猪宝宝时小心翼翼,轻手轻脚,耐心细致,让猪妈妈特有安全感,自然就不会在惊恐和躁动中压死猪宝宝了。

    春末夏初之时,是给小猪做节育手术的时机,这可是一门兽医的独门绝活。每每听到小猪的惨叫,我都捂着耳朵,心惊肉跳。文妹则不然,她先在边上帮着抓抓小猪,然后细细观察兽医的动作,休息的时候缠着兽医面授机宜。第二天,她便自信满满地操刀上场了。只见她伸手迅速逮住一只小猪,一脚踩住猪猪的小腿,接着麻利地用手术刀在猪猪身上切开小口,取出卵巢(睾丸)。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看得我除了惊叹就是佩服。

    文妹虽小我几个月,但是关键时刻却像大姐姐一样慰藉着我。记得有那一年冬末,春寒料峭,文妹独自外出放牛,我去给她送午饭。九点多钟出发的时候,天空飘起了雪花,不一会儿便刮起了大风,飞舞的雪花顿时演绎成了“大烟炮”。我竖起耳朵,迈开双腿在风雪中凭着第六感觉连走带跑。走啊走,似乎过了好久,可还是未见文妹的身影。就在焦急、劳累之中,隐隐约约传来了狼嚎的声音,恐慌、孤独一下子袭上心头。我惊恐地呜呜大哭,但是除了继续寻找,别无选择。

    或许是上苍怜悯我太弱小,就在我筋疲力尽,望眼欲穿之时,文妹的身影由远及近、由模糊到清晰呈现在我面前。在漫天的雪花中,两个小姑娘像久别重逢的亲人欣喜若狂地搂抱在一起,泪水、雪水化作一团,毫无顾忌涂抹在对方的脸上、手上。文妹抬手看表,此刻已是下午1点多钟了。

    漫天大雪,轻舞飞扬,几米之外,一片白茫。“可我们还能找到回家的路吗?”我哽咽着。

    “跟着牛群走吧,它们有灵性的,或许会认识回家的路哦。”

    一路上,文妹挽着我,不停地安慰我。“你知道吗?昨天去食堂吃饭,小李子还开我玩笑,惹了我一盆子。”文妹真会移花接木,将“惹我一盘儿”,用上海话改良了一下,“盘”儿就成了“盆”子,说得我破涕为笑。

    真应了文妹的吉言,跟着牛群,我俩一路跌跌撞撞天黑时模回了连队。第二天,双双发起了高烧,齐肩并头躺在炕上昏昏欲睡。

    文妹的开朗和豁达令我记忆犹新。在我们一同下乡的上海知青中,文妹的踏实肯干是数一数二的,再加上谦和大度的好人缘,因此被列入第一批入团的发展对象。可惜正式发展的时候,却榜上无名。后来得知是所谓的家庭成分问题。我以为文妹会郁闷、会消沉、会嫉妒。然而我错了,文妹丝毫没有气馁,依然说说笑笑,依然踏实肯干,依然唱唱跳跳。没过多久,我俩就在一起过团员组织生活了。

    我和文妹在畜牧班度过了三年苦中作乐的青春岁月,后来我去当了保管员,文妹当上了炊事员。再后来文妹远嫁江西,离开了北大荒。从此天各一方,音讯全无。

    这些年荒友们每每聚会,都会不约而同地念叨文妹。有去她娘家打听的,可惜那里早已动迁,无处查询;有去她嫂子单位打探的,也无功而返;甚至去江西出差时也不忘到她工作的单位寻觅,工厂早已破产倒闭;兵团战士网上也贴上了寻人启示……就在今年春节聚会时,大家伙儿还在未能找到文妹而遗憾呢。没想到她竟然从天而降,传来了佳音。

   “其实我五年以前就回到上海了,我也一直在苦苦地寻找你们啊!”文妹话语中透着殷殷之情。

    当天下午,一帮荒友便迅速赶到文妹的家里,叙相处时的甘苦往事,述离别后的相思之情。“知道我是怎样找到你们的吗?春节的时候我回了一次江西,只为取回存放在那里的老照片。昨天晚上我和同学聚会,带去了老照片,没想到其中有人在老照片中认出葆莲,更巧的时她居然还有葆莲家的电话。”

    和文妹相隔三十多年意外重逢,看似偶然,实属必然。这个世上许多事情都是在偶然中蕴藏着必然,只是时机未到而已——只要我们不放弃希冀和努力。


    离别三十多年后两个当年的猪倌重新挽在一起。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