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再见了上海,再见了亲人325  

2009-03-01 14:50:02|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见了上海,再见了亲人325

        编者按:这是“思语”的“难忘的岁月之二”,写得细腻传神,几十年前下乡的镜头如在眼前。

               再见了上海,再见了亲人

    那是一个月色朦胧的夜晚,一个秋风萧瑟的夜晚。凝望窗外,我的心也像风中的落叶飘忽不定。这是我赴“北大荒”在家度过的最后一晚了,我就要离开家,离开亲人,离开这片生活了十七年的故土——上海了。

    妈妈要去医院照顾爸爸,临走时在我的一件小棉袄内缝了一个口袋,里面放了五十元钱。关照我需要时可用的。我挽着妈妈送到车站,一路上她千叮咛万嘱咐:“衡衡,好儿女志在四方!明天妈妈不能送你,自己要开始独立生活了,好好劳动锻炼,有空要多学习,注意冷暖,不要牵挂家里……在火车上要渡过三天三夜呢!照顾好自己。火车停靠站有邮箱时,就给家里寄一张明信片,到了连队常写信回家,别让爸爸妈妈担心……”夜色中,妈妈依依不舍地拉着我的手,看着我。此时,我发现妈妈眼圈红了,眼里闪着泪花。我连忙使劲地点点头,轻轻地说:“妈妈,我记住了,放心吧。”说完便哽咽了,可又强忍住没有哭出来,目送妈妈登上了14路无轨电车。

    回到家,怎么啦?我的眼睛湿润了,泪水止不住流下来,刚才吃晚饭时我还和家人说说笑笑了呢,可此刻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出发的行李已准备好了,在接到通知时里面有几张日用券和领取军棉袄、军大衣、棉裤、棉帽、棉胶鞋等的票子,前几天,姐姐和我去买了热水瓶、脸盆等日用品(那时是计划供应),把该领的物品都领回来了。昨天又到东站(现在上海的新客站)托运了被橱和皮箱。望着明天要随身携带的行李,突然感到心情很沉重,我将要带走的是无法计算眷恋的亲情啊!我能顺利地肩负它们,昂然地面对北国的风雪严寒和艰难吗?我能无愧于亲人的期望吗?

    听着窗外秋虫低吟浅唱,我躺在柔软的被窝里,辗转反侧,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想起从刚懂事起,就一直以哥哥姐姐为榜样,喜欢上学读书,文革前,我一直是老师眼中好孩子、好学生,同学间的好朋友,每学年都评为“三好学生”“学习积极分子”,在学校一直担任班干部,被同学选为少先队中队长、大队长。曾想着将来读高中,考大学。唉!文革以来,家中被抄家,爸爸被隔离审查,妈妈原来在学校担任行政领导,也被靠边审查,那时候,知识分子被列为是“臭老九”。“读书无用”“学问越多越反动”等成了当时的口头禅。我的“大学梦”就此要成泡影了吗?“北大荒”它将展现在我面前是怎样的呢?对于一个从未离开上海这座大城市、从未离开家,涉世不深的女孩来说,路在何方?实在是很渺茫的啊!

    突然想起,我在读小学低年级和进入复兴中学初一时,曾担任过我们班的两位少先队辅导员(原67届初中毕业生),他们是69年到黑龙江爱辉县爱辉公社插队落户的,前一阵子给我来过几封信,信中讲到他们虽属插队落户,但是当地政府为加强管理,将知青编组为集体农场,在那里参加劳动,有养鹿排、修路排、伐木排、农业排、机械排等,吃的是白面馒头,有时也能吃到米饭,蔬菜也挺多,那儿好像还有一些上海的下放干部,每天都过得很愉快,信中描述的“北大荒”有些令人神往!……想着想着,不觉进入了梦乡。

    1971年10月11日星期一,清晨,我起床了。 掀开窗帘,哇!阳光和煦,秋高气爽,今天真是一个好天气啊!照照镜子,瞧,我还有点像兵团战士呢:梳着两条齐肩短辫,穿了件新买的草绿色的军上装(当时很流行的),还挺精神!吃完早饭,7点半,我与邻居的伯伯、婶婶、叔叔、阿姨、小姐妹们一一道别,火车是上午10点的,该走了,我便背起了军用书包,哥哥帮我拿起上面写有“上海”字样的灰色旅行袋,二姐帮我拿了一个装有棉大衣棉裤等物品的网兜,一起前往上海火车站。

    进入火车站广场,呵,好热闹!锣鼓喧天、彩旗飘扬、人声鼎沸。突然听见有人叫我,循声望去,只见李老师、雪珍、扣女在那儿向我笑着招手呢,我连忙走过去,李老师递给我一本很精美的笔记本,嘱咐了我几句;这时好友学励、晓钟来了;弟弟和邻居为为也来了,弟弟见车厢前人很多,灵活地和他的好朋友为为一起帮我将行李放到行李架上,不一会行李架上全部摆满了行李。忽听见有人在说:“喂,你怎么也去黑龙江,为什么不告诉我?”一看,哈哈,原来是好朋友晓明,她是我从幼儿园到小学三年级前的同学和好朋友,三年级时她家搬到广中路就转学了,我们一直经常保持联系,她父母都是医务工作者,和我们家也很好,晓明父亲曾到我家为爸爸看过病。我原想到了黑龙江再写信告诉她的,没想到在这儿撞见她了。今天晓明是送五十二中学的几位同学,我们才巧遇的。这时火车铃声响了,来不及说什么了,我赶忙上车,挤到窗口,和哥哥、姐姐、弟弟、老师、同学、朋友们握手挥泪告别!……

    呜——汽笛长鸣,火车慢慢启动了,哥哥跟着火车跑了好几步挥手和我告别,这时,我看见哥哥姐姐弟弟的眼睛都是红红的。

    火车隆隆开动着,离站台越来越远了。欢送的人们也渐渐远去了。再见了,上海!再见了,亲人!再见了,朋友们!

    我坐到座位上,车厢里一时没有声音了,过了一会儿,有不少女生在哭。我泪眼朦胧,望着车窗外奔驰而过的建筑物,心里无比惆怅……忽然,耳边传来一个女生的声音:“别哭了,我们是去干革命的。”后来才知道她好像是新力中学的,被分在31连。大家看看她,也都不怎么伤心了。过了一会儿,大家开始说笑,有一名女生,留着短发,穿着军上装,头上戴一顶军帽,忽闪着一对大眼睛,手拿一只茶杯走过来,嗓子有些沙哑地说:“我就不哭,我以后到那里好好干,将来要当团长!”说完,引得我们都哈哈大笑起来,一问,才知道她叫芬娣,原来也是我们复兴中学的校友,后来的几天,“团长”成了她的雅号,一路上也成了大家的开心果。

    很快到了苏州站,我心绪稍稍有些平静,在颠簸的桌上,拿出明信片写起信来,简单写上几句告诉家人我已到了无锡了,让家人放心。想待会儿到了无锡站时寄出,过了一会儿,列车广播报站:无锡站到了,我一看站台上有个邮筒,待车打开门,我赶快下车投了信。

    列车承载着我们这批有志于建设边疆、保卫边疆、屯垦戍边、稚气未脱的上海知青,奔驰在广阔的平原上,车厢里有说笑声、有歌声。眼望日起日落,从南至北,车窗外飞驰的景物,东北哈尔滨到了,佳木斯到了,终于在10月14日下午4点多广播说知青到站了,这儿是什么站啊?(后来才知道是福利屯站)我们拿起自己的行李,一起出了站,一阵刺骨的寒风吹来,看看周围空荡荡的,哟,这儿风很大,好冷,我们赶紧取出长棉大衣,棉帽子穿戴起来,忽然见前面来了好多人,说是农场派各连领导来接我们的,仔细一看,全是穿的黑棉袄,草绿色的裤子,戴着绿棉帽子,皮肤黑黑的,走过来说要接我们坐卡车到连队去,我们复兴中学的女生分在25连(是3连的新建连),男生分在3连。接我们的是25连的吴副指导员,说着一口山东话又有些像东北话,过了好一会儿,他领我们到停有一排排的卡车处,我们都从未坐过卡车,看着男生很快爬上卡车,我们只得提着行李,大家搀扶着好不容易爬上卡车,坐在自己的旅行袋上,这时天已经渐渐黑了,卡车开动了,一路风尘,一路颠簸,四周越来越黑,我和王莉、雪珍等挤坐在一起,凛冽的寒风吹来,棉大衣裹着,根本不管用,我们感到又冷又饿,或许那是一种极度的冷,冷得刺骨,直冷到心里。好长时间了怎么还不到?脚都坐木了,大家挤在一块无法挪动。就这样颠簸着,足足熬了八九个小时,看到前面好像有一片亮光,可能到了,近了,近了,看到房子了,看到有人了,大家欢腾起来。

    这时已经是1971年10月15日凌晨3点多了,屈指算来,我们已经离家四天了。终于到达了目的地——6师60团25连。下了卡车才知道这儿哪有电灯啊,亮光原来是老知青们用荒草,点着火把来迎接我们的。老战友们几乎一夜没睡,为我们腾出床铺,准备好馒头和菜,食堂、宿舍,到处都点的是油灯,北国的十月中旬早晚是寒冷的,我们坐在食堂吃着热馒头、热汤和热菜,回到宿舍,坐在暖炕上,心里有了些许暖意。

    这里将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就要在这里生活战斗了。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