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一项特殊任务之四343  

2009-03-09 23:20:08|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项特殊任务之四 

                                          daji

    我们的车静静地向前开着。驶过61团团部不远我们再次遇到了盘查。当我们说明是受60团首长派遣去师部时,几个执勤人员说:“噢,我们团的吉普车也刚刚去师部了。”他们拉开车门检查了一下便很快放行。

    吉普车向师部疾驶。司机一边开车一边感慨地说:“如果咱们团的人也都这么通情达理,咱们早到了!”

    小程在旁边不紧不慢地来了一句:“咱们团的人认真啊!”他仿佛是用鼻子哼哼似的,“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他又拉长了声调补充着,还特别强调了“认真”两个字。

    “这么认真检查咱们,说不定真正的特务早趁机溜了!”那一刻我想到了反间谍小说中的声东击西。

    大约晚上九点来钟我们终于到达师部。司机将车子稳稳地停在师部机关的大院里,我和小程跳下车,去值班室领取那份密件。

    我们刚一进走房间一位现役军人就迎了上来:“你们团说车早就出来了,你们怎么走了这么长时间?”“没遇到什么问题吧?”他连珠炮似的问着,脸上分明写着担心与不解。

    “没有,主要是沿途连队在公路上盘查,所以耽误了。”我们答道。

    “噢,是自己人给耽误了,那就好,那就好!”他紧张的心情顿松弛下来。

    “喝点水吧?”他招呼说。

    “不用了,我们还得抓紧时间赶回去,首长们正等着呢。”

    “那好。”

    他领我们来到桌边,从保险柜中拿出一个牛皮纸的信封。随后又从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一个文件签收登记簿,让我们签收。他一边翻着簿子,一边说:“你们是最后来取这份文件的了。”

    我和小程相视而笑。

    顺着他的指点,我们填好了接收时间,然后又在“接收人”一栏签上自己的名字,做完这一切,他收起登记簿,将那个信封递到我手上。

    “首长”,我不知他的姓名、职务,只得这么称呼,“出发前我们首长说,当我们取到这份文件后授权我拆阅并记住全部内容。”

    “好,你拆阅吧。”

    我将那个似有千钧之重的信封翻过来,上面的火漆封口十分醒目。我接过他递上的剪刀小心翼翼地启封,小程迅速后退了几步,与我保持着距离。我抽出那份通知,只见上面除了文字,还有一串串的数字,我开始默默记诵这些内容。

    这时房间里静极了,只有钟表走动的响声和日光灯镇流器发出的轻微的吱吱声。

    过了一刻我终于记住了密件的内容,抬起头来报告说:“好了。”

    那位参谋提示我再自测一遍,以免有遗漏。于是我又一次默默地背一点文字,对照检查一下,再背一点,再检查一下。最难处理的是那些数字,它们似乎不存在什么逻辑关系,可是一旦忘记一组,或者一组数字中的位置颠倒了一个,就意味着保证转播信号的通道少了一条。我突然意识到,如果密件一旦被自己嚼碎吞下肚去,那么我们团届时能否接收到这绝密的新频率所发送的信号就全凭我的记忆力了!顿时,我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似有千斤之重。我静下心来,先一组一组地对照检查,而后又一行一行地对照检查。

    得知我确认记忆无误后,那位参谋重新将通知装好,用保密签封上了信封。当我再次接过这个信封的一霎那,一种神圣感,一种责任感和一种对回程路上所可能遭遇敌情的紧张感相交织,突然从我的心底升腾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