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北大荒的回忆之二228  

2008-12-23 09:27:33|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这是悄然的第二篇回忆,转载如下:

                         北大荒的回忆之二 

                                              ——在畜牧班

       记得那时在北大荒我常被借去畜牧班帮忙,短时一天,长时几个月。畜牧班坐落在连队的后面,一条小路通向那里(中途路过马棚),一排简陋的猪舍隔成几间,隔几步还有一间关着种猪。畜牧人员住的和饲料间连在一起(有隔墙),与猪舍形成似直角形状,屋后是长着一片柞树和白桦的树林,远看倒像景,近看才显简陋与艰苦。有趣的是猪舍还能照到太阳,人住的却见不到太阳。这情景在我脑中已成定格,至今印象清晰。畜牧班饲养着大概是二十多头牛,基本上都是菜牛,每天有专人放牧。还有几十头大小不一的猪。这些都由几个曾经从没干过的知青负责。

    每天工作是辛苦繁忙的,早晨,猪牛赶出去,留下的人要清圈、起粪,然后割草备料,还要挑水。遇上天气不好不能放牧更辛苦,饲料要准备更多。遇上猪产子,还要守夜。虽然经验在劳动中有了积累,工作也干的不错。现在回想能坚持下来真是不容易。

    工作有时也会带来乐趣,我喜欢小猪小牛,尤其那刚生的小牛,落地摔一下就能站,一会儿就能走路,寸步不离地跟着牛妈妈很可爱。还有刚出生不久雪白的小猪偶尔还会夹个花猪,真可以和兔子媲美,没干过的人还真体会不到。哼哼叽叽,四处乱蹦,我们闲时常拿好吃的去逗它们,我记得当时有拍过照的,现已找不到了(一莲幽梦保存了几张)。只是当时条件艰苦,人住的地方也好不到哪儿,猪舍更是简陋,有的小猪后来尾巴、耳朵都冻掉半截。好可怜。记得有一年冬天,家里饲料已不多,我赶着一群猪到大豆地(31连公路对面),让它们去拱地里没收干净的粮食。我们没经验太小的猪是不该带出去的,结果寒风中,冻伤了一个小猪,它不吃食,站在雪地里打颤。我不忍,把它抱回去。那天正巧在家的是分管畜牧的副连长戴着一副眼睛,也是一个老北京知青,我告诉他这个小猪病了,可能是冻坏了,交给他我就走了。等我下晚回来问起小猪,小猪已死了。他说;“我给它拔冻,结果它死了。”我想它又不是冻梨,怎么可以拔冻?反正那时死个把小猪是很平常的事,也就过去了,只是觉得此疗法不行。

    那时我常去放牧,一个人站在远离连队的草地里,有时是粮食地里也不害怕,任猪满处走,我的思绪也满处飞,想上海的家,想我喜欢吃的东西,想我什么时候能轮到探亲……再就放开嗓门大声唱歌:“手握一杆钢枪,身披万道霞光……”那时常听老知青唱,我也跟着学,反正没人听见,唱错了也不要紧。

    记得那时的畜牧班长是小容,一个很不错的老北京知青,畜牧班唯一的男同志,还兼兽医工作。印象中的他穿着一件永远也不会洗的破棉袄,眼睛近视,看什么都离的很近很近,感觉特别认真仔细。肚子里有学问却无用武之地,这是很遗憾的事(在当时的大环境下很多人都只能接受无奈的选择。回城后的他听说当了记者)。他像老大哥一样,难的、重的都是他干,有问题他会研究捣鼓,生活中有提问会认真回答,我有时看见他翻书寻找什么。印象中的他什么都不计较,只有默默地付出。冬天有时我们摔倒了他会拉一把,而他摔倒时我们不去拉,还在一旁笑。他终于不高兴地说:“笑什么笑!”(其实女生们只是不好意思去拉罢了)

    很多年过去了,记得的依然记得,不记得的已经模糊。生活就是这样得失相衡,付出的同时我们有了生活的积淀、历练。其实每个经历过的人心里都有对这个年代自己的感受,评估。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