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我给团里跑物资488  

2009-05-08 10:45:54|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这是Jiaoli写的博文,他已经写到第四篇了,本博先把这前四篇集成一篇,待后续各篇出来后再集中给予刊登。看来Jiaoli天生脑子就活络。在上世纪70年代初,许多人还处在浑浑噩噩的状态中时,Jiaoli就开始琢磨一些“门道”了。我们在与Jiaoli的接触中,直觉感觉到他就是一个做买卖、跑供销的好手,敢情他在那时就“下水”历练了,要不怎么有后来他在市场中的如鱼得水呢!
              我给团里跑物资
    

    71年5月份短短的24天探亲假要到期了,每天妈陪着我上街,还去过陶然亭公园和中山公园。弟弟上高中,两个姐姐,一个内蒙兵团,一个莫河插队。父亲由干校每周日回来一次,家中没事干只能翻看姐姐们来信,白天我和妈唠叨东北的事消磨时间,而敏感的话题我不敢多问,但我在回家这段时间,能感觉到妈在承受着家中凄冷的压力。
    

    父亲是家族式旧银行的襄理,进城队伍接管前都跑到海外,父亲当了代理经理。共产党的接收大员对前门邮局(父亲当时所在的普力银行)顺利地进行了接管,同时父亲也参加了第一批旧银行职员的整编。
    

    由于在接管和上交银库中做出的贡献,实行供给制后,他的行政级别在接管人员中最高,定为18级,并在54年加入共产党,56年参加了全囯劳模代表大会,受到毛主席、刘少奇的亲切接见,正是这变迁中的大顺。
    

    我从妈口中知父亲正在干校接受“三开人物”的调查(日伪时期、国民时期、共产党时期吃的开),这种人进入到党内靠的是腐蚀、拉拢干部,而妈的忧虑内心的不安正是这我所看而不敢言之处。为了摆脱家中的冷清,我去干校看望父亲,讲了我想回京的想法,父亲沉思后叫我去找在第八机械工业部任职的军代表,我二哥(我大舅的儿子)。见到二哥,格外高兴、一身绿军装,威武中透出盛气,公办室四个人一色绿军装,门玻璃窗用纸覆盖的严严实实,上写政工审干办公室,而组长正是我二哥。二哥问了老姑、老姑父(我爸妈)的情况后,我将父亲的信呈上,二哥讲你先回去等消息吧!
    

    就这样我怀着充满希望的心回到连队,连队正在麦收。曾连长田间找到我,表情告诉我有好事,说团物资股来电话明早去团部物资股找易股长。来到物资股,易股长手拿八机部的信函和父亲的信带我找到赵副股长,赵股长拿着父亲恳切字迹老到的信件称赞不止,言之父亲的字写的好,言词有德理。和我了解父亲情况后将他给父亲的信交给我。并告之每月要写信汇报两次情况。遇到急事可打电报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打电话,但一定要有邮电局收据可回来报销,因你代表六十团出差,每天补助8毛钱,如果不坐卧铺还有途中补助,最后叮嘱我一定不辜负团首长们对我的信任把物资采购任务完成好。之后带我到财务拿了本实物收据、空白介绍信?、沈阳军区六师六十团信函两本,支取了500元现金,100斤全国通用粮票,拿上了通行证,我没回连队即登上60团开往富锦的汽车,恨不得马上到家给妈一个惊喜,使一冷清的家热闹起来。

    乘上火车,高兴激动,火车开动几个小时后,平静下来,我由包里拿出赵副股长给父亲的信封,取出厚厚的几张信纸。

    第一张信纸是给父亲的信, 大意是问候和感谢,并提到信封中有采购物资表四页请协助,按照采购计划表所列的配件内容解决。我翻开计划表看到厚厚几张采购表填满了急需的配件,有轴承类、有发动机、驱轴、链轨、钢材等几十个品种,对这些物品我是一点看不明白,我只知道都是俏货,不好搞,否则不会准我假。

    两天后回到北京,提前没有给家里信,让家里人着实感到惊讶,高兴之中,妈提醒我叫给二哥打个电话。几天后,二哥借外调机会带我上路了。
    

    第一目的地张家口,凭着他市革委办公室战友的帮助、“打招呼”,第二天来到地区农机公司主任办公室。主任面带笑容热情接待着我们,我顺势递上一支临出门时准备的大前门香烟,也顺便给了二哥一支。因我不吸烟,坐在旁边,一句話讲不出来只是陪笑一劲点头。
   

    二哥大我十七岁,在北京军区,承德二十四军为副营级,支左来到北京,论年龄、经验、口才,都很有水平,对他我总是像对长辈一样客气。二哥将话题转向旁边的我,当讲到我是黑龙江军垦时,顺势叫我拿出求援信给主任看看。因他们的谈话始终涉及不到正题,我虽面带笑脸,但心里着急,经二哥这一提,激动的我,拉开出门前东风市场买的黑色拉链双提造革包,情急中有些慌乱,包中取出兵团60团求援信和计划表,颤动着双手给了主任。
业务科长在主任指示下将计划表每篇选择几种,划上对勾,交给业务员开了票。我按照团物资股教我的结算办法,拿出一张实物收据,填写了收货单位、火车到站及收货人姓名,经业务员核对,没有问题。道谢后我们离开了公司,我长松了口气。这是给团物资股办的第一笔业务,几天后收到团物资股电报。……
  

    离开张家口,我和二哥奔向赤峰、包头。事情办的很顺利,物资计划表已完成一半。路上,火车上、旅馆里,赞扬二哥及他战友成了我的车轱辘话。当时我不满二十岁,由学校集体到兵团,又由兵团派出跑采购,尽管是家庭亲友的帮助,但在我的人生转折中开始认识到社会与兵团的不同之处。这也正是我走向社会的开始。我看到在社会上闯荡办事的为难之处。

    团里物资股陆续拍来电报,告之各地物资收到的清单及谢语。每封电报都是父亲看后,写出回电稿,催我发出。记得印象最深的是团里的两份加急电报,其中一份是深夜收到,内容是“首长212吉普车弓字板断裂想法尽快解决”。无奈之下,我来机械部找到二哥,通过关系在华北机电当日解决,并办里了快运。受到团里来电表扬与感谢。

    另一封电文大意是,“为供电和水利灌溉能否搞到柴油发动机数量不限”。我当时出于想在家多住几个月,故将部里解决的6台发动机分3个月三批发出。但事情并不像我想的那样,接赵士显副股长来信,内容充满诚恳与关爱,婉转地劝说家长叫我回团汇报下工作。?父亲看信,即叫我回了信,并做了返团的准备。而此时的我很矛盾,一旦返回不知是否还能回京,如果违命不回,后果难堪……
  

    为了得到团物资股的信任,我很不情愿地返回东北,回到团部。汇报工作很简单,核对下所剩介绍信、实物收据,填一张出差补助单,股长签字我领了钱,唯一使我高兴的是每天按出差有8毛钱补助和火车硬座补助。易股长浓重的四川口音笑着告诉我先回连队去,什么时间走等通知,短短几句话我心里一下有了底,临回东北前的种种顾虑,顿时烟消云散。面对着股长,脸上露出笑容。顺手两包凤凰烟放在物资股的办公桌上。 
    

    回到连队,变化很大人员增加很多,包括连队干部,都不熟悉。连指导员是复转军人,看问题很直观,类似我这种有理由回京的知青,生怕造成连队影响,不安心扎根边疆。
   

    指导员找我谈话,叫我安心边疆建设,不要总找理由回京,扎根边疆这才是本,你身为班长要带好你的班,我听着很不顺耳,但在连领导面前,我只能点头答“是”。
    

    一晃回到连队快两个月了, 春节将近,回京的消息没有。这期间与家中一直书信沟通得知二哥支左面临转业,而留北京的可能性不大,这个消息加重了我的心事,再回京公出的可能性会成为泡影。心急之下,不能考虑太多了,我连夜直接给二哥写好一信,大意是“给团里发运的柴油机暂扣,同时让二哥再给团里去封电报要求派人前去催货。
    

    春节前我接到团部通知来到物资股,易股长手拿电报,我当即明白,故作糊涂,听候吩咐。
    

    原来这次回京由物资股一位资深老采购——别人尊称他“王白毛”和我一路同行,四十来岁我称他为“老王”。一见面,身着一件黑色、里子是羊皮的大衣,头顶一旧剪绒帽,坐在椅子上和我攀谈中,头左右晃着、话虽然不多,但眼光渺视看人,紧张的我犹如在威虎厅的众金刚面前,前言不搭后语我感觉到这物资股的老采购是见过世面有着神通广大、手眼通天的实权派人物,我告诫自己一路可要照顾周到。
   

    第一站师部。找到时任后勤部长的邢团长批条子到大库领出10条大马哈魚,每条十余斤,我是头一次进特供库,又是头一次见这么漂亮的大马哈魚,装进麻袋,我扛在肩上欢喜中透出忧愁,临行前一包黄豆,一塑料桶酒整打了一行军背包几十斤,再加上这一麻袋鱼,这一路上我就要当驴使了。
   

    春节前佳木斯车站人山人海,我一身棉服,吃力地上天桥、下天桥肩负着一百多斤的重任,与各大城市探家的知青奔跑在通往列车的通道上,我的汗湿透全身蒙住双眼,我咬紧牙关,低头俯冲,到达列车旁已抬不起双腿。老王大声吆喝用力托起我负重的全身,我用尽全身气力死死抓住车上的行李包爬到车厢上。为了物资,为了回家,我长松了一口气……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