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奔向六十团 492  

2009-05-08 21:21:20|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这是转载陈庆声的第三篇博文,本博一次连续转载一个人的三篇博文还是第一次。因为明天(5月9日)就是我团天津知青下乡的纪念日。谨用此文纪念这个难忘的日子。

                    奔向六十团 

莱西战友:

    看了你的博文《第一次接兵》后,现在可以肯定了:你就是当年把我们这些从天津来的新兵从福利屯火车站,接回到九连的那个岁数和我们不相上下的“接站老兵”。

    当时你红红的脸庞胖胖的,一开口说话,我就从你那纯正的北京腔中判断出,你肯定是一个北京知青,和你在一起的还有一个长相清秀、衣着合体的男青年,后来得知他的名字叫寇铁顺,是哈市知青。当时你们的分工是:寇铁顺负责点名接收人员,你负责清点接收行李。

    当时的福利屯火车站上天气是阴沉沉的,还时不时地飘下几个雨点儿,福利屯火车站站台上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得有上千号的人。场面非常热闹。行李左一堆,右一堆。人员这一队,那一队的,安排得井井有条,秩序井然。一切都是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我们刚从知青专列下车,就被你们这些早已等候了好久的“接站老兵”按着名单组织到一块儿,去行李车认领自己的行李。然后清点核对人数和行李数,确定无误后,就开始装车。装车的时候,你忙上忙下地非常卖力气,表现得一点也不比男孩子逊色。

    装完车后天已经黑了。人们坐在解放汽车的前面露天车厢里,行李装在后面挂着的车斗里。司机打开了汽车大灯,一踩油门,就拉着咱们连夜驶上了奔向六十团的公路。

    雨,从开始的零星小点儿,变成了细细的雨丝,我们身上开始感到阵阵凉意。我们穿上了随身带着的棉军大衣。大家挤在一起,在摇晃的解放大卡车的露天车厢里,在淋着丝丝的细雨中,我们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自打5月9日中午我们的知青专列驶离天津东站以后,本应该两天一夜就到达福利屯,由于在铁力火车站前边一个叫神树的小火车站管界发生了一起意外的列车出轨的事故。致使我们的知青专列在铁力火车站上,耽误了一天一夜。

    当时给我们介绍的情况是:前方一列运载木头的货车出轨,铁路中断。铁道部紧急调来了一列车的人员和物资,对中断的铁路进行紧急抢修。铁道部为此还下了一道严令:不惜付出任何代价,一定要在24小时之内恢复通车,全力确保知青专列安全顺利地通过事故地段,

    据说,由于我们这趟知青专列到达铁力车站之前,不知何故突然晚点。没有准确按时到达铁力车站。铁路方面就在铁力车站加发了一列运木头的货运列车。

    运载木头的列车出轨的事故发生在深夜,而当时我们在知青专列车厢中狂欢了两天一夜之后,身体非常疲惫,绝大部分人这时候正爬在桌上熟睡,假如我们这趟车不晚点,可能我们这些人的大部分,早已就在睡梦中变成了我们父母、亲友、同学记忆深处的片段。在东北一个叫做神树的陌生地方,飘来飘去地飘荡多年了。

    但是,我们福大命大造化大,托毛主席的福,让我们躲过了这一劫。我们身上连一根毫毛都没有损失,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现在,我们挤坐在开往60团的大卡车上,虽然小雨落在我们身上,打湿我们的脸庞。但是我们还是睡得很香,因为这已经是我们离开天津以后的连续第三个不眠之夜了。

    再次被雨淋醒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汽车仍然在摇晃着前进,但是明显地感觉到摇晃得比以前剧烈得多了,就像坐船在海上飘泊一样,上下颠波起伏。

    天是灰蒙蒙的,雨是时停时下。幸好,我们穿的是棉大衣,一时半会儿还淋不透。

    眼前,一条泥路宛转向前,路的尽头消失在蒙蒙细雨之中,道路两旁全是一望无际的荒原,远处荒草之中杂陈着几片低矮的小树林,在雨雾中时隐时现。

    一望无际的荒原。衰草、雨淋、冰冷、颠簸、阴天。泥泞、弯路、无边无沿。这就是北大荒给我的第一印象。

    我们这批新兵都是69届的初中毕业生,来自天津市南开区的第52中学。

    一段时间以来,我们连续地经历了选调失败后的萎靡失落,为进兵团表决心时的万丈豪情,被批准参加兵团后的欣喜幸运,在天津火车站的骨肉别离,离开父母后在专列车厢里的撒花儿狂欢,死神突然的擦肩而过,等等人生经历中的大悲大喜。

    而现在我们又正在体会着在雨中“经风雨”挨雨淋的滋味。那以后在“见世面”里,都有些什么内容呢?我们默默的期待着……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从今以后在我们所看见的,所经历的世面里,肯定是我们在家里没有见过和没有经历过的艰难困苦。

    当时中苏边境关系紧张形势严峻,大规模的战争一触即发。我方调集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在几百公里没有人烟的沼泽地里,在极短的时间内就修筑了一条从二龙山到抚远的叫做二抚公路的战备公路。

    为了保障这条重要的战备公路在战时及平时的畅通无阻,军区领导为这条路特意组建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第六师。在这条路周围,配置了好几个团,以连为单位在公路两边设点驻扎。从二龙山一直排到抚远。其中从X公里到反修营就是我们6师60团的所在位置,团部的位置设在二抚公路75公里处,我们的任务是在战时保障公路的畅通,打击和消灭敌人。和平时则开荒种地,自给自足,屯垦戍边,站稳脚跟。建设钢铁边防。

    面对当时紧张和严峻的形势,和在以后屯垦戍边过程中的艰难困苦。我们早在启程之前在表决心时候,就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其实对于这些艰难困苦,你有准备,你接受。没准备你也得接受,与其悲观沮丧的被动接受,倒不如我们鼓起勇气,团结起来,互相帮助,挺起胸膛一起主动的去迎接那即将到来的一切。

    我们有坚定的信念,我们有健康的身体,有旺盛的精力,有充满活力的青春岁月。而最主要的是因为我们是年轻人。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雨已经停了,但是太阳还是躲在乌云的后面不肯出来。新兵们这时也开始有了精神儿,纷纷向你问这问那的。你就像大姐姐一样,耐心地一一解答,告诉我们这是几连,那是几连,……一时间,车上的气氛开始活跃起来。

    汽车到团部了。汽车刚一拐进去就不往里开了,因为车下是半尺多深的稀泥,前面还有一个看起来更大、更深的泥溏,可能是司机怕误车,才不往里开了。

    汽车加完油退回到二抚公路,接着往前开,直达二抚公路95公里处的目的地。

经过四天三夜的长途跋涉,我们终于到达了60团的九连。到了九连之后我就倒头大睡。第二天我早早地就醒了。趁着大家还没醒,我穿好衣服走出宿舍,到外面转了一转。

    北大荒五月的清晨,凉风习习,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树林中的特有气味儿。我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觉得很舒服,浑身感到非常的舒畅。

    我走到井台上时,看到了辘辘,因为是第一次见到,所以觉得挺新鲜,就用辘辘摇上来一桶水,我摸着挺凉,心想一定和冰镇汽水一样凉爽,咕咚一声,马上我就喝了一大口,没想到这口水噎得我半天都没喘上来气来,也说不出来话。缓了好半天才慢慢地恢复了正常。

    我永远也忘不了这口水。

    因为在喝了这口水以后,我在北大荒整整九年的日日夜夜。也就算是正式开始了。

    谢谢莱西把我们接到了六十团。你是我们到了兵团之后所接触到的第一个战友。你的热情、真心和耐心,我们将永远把她留在我们的记忆里。

    今年5月9日是我们这批天津战友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六师六十团屯垦戍边39周年纪念日。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和我们有共同经历、共同命运的黑哥黑妹。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