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青龙山工作生活二三事553  

2009-05-24 23:28:48|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这是何德贵写的博文,讲述了在青龙山那段有趣的生活

            青龙山工作生活二三事 

    一个寒风凛冽的早上,我们一排人上了送我们去青龙山的卡车,颠簸了九十多里路,沿途经过我们团六连,五十九团,到了离二十七团八连六七里地的青龙山採石点。搭完帐篷,安排好住处以后,喝水用水就成了大问题。这事儿还真难不倒我们这些斗志昂扬的兵团战士。每天早晨一起来,大家各显神通,有的提着水桶去划拉雪,有的扛着铁镐到山沟沟里找冰,忙得不亦乐乎。别看雪是白花花的,可化成水后,则显得有些灰不拉碴的,沉淀一下,底下还有点黑乎乎的,摸上去还有些滑腻腻的感觉。满满意脸盆雪,只能化到二茶缸左右的水,还得去掉下层一些黑乎乎的沉淀物,所以往往是几个人合作,有人烧火,有人扒雪,有人运雪。流水作业,倒也合作的挺不错。不过这样的日子并不长,随着水井开凿好出水后,大家才和雪水拜拜了。

    开春后,随着天气逐渐暖和,採石点各项工作也进入了正规。休息天,战友们干什么的都有,到底是年轻人,喜欢在山里到处乱跑,欣赏青龙山的美景。我叫上小贾,说:“我们去山里採黄花菜,你看怎么样啊?”小贾说:“好!”每天上下班的路上,我就已经注意到,青龙山的黄花菜还真多,光路两旁和帐篷四周就已经有不少了,更何况山里面。

    我和小贾直奔山里而去。翻过一个小山坡,我被眼前的美景给惊呆了。好大好大的一大片金灿灿,艳得晃眼的黄花菜,呈现在眼前:有的已经怒放,有的才刚冒出点蓓蕾,也有的含苞待放。微风轻轻的一吹,花海里就欣起了一层层涟漪。那景致,别提多美了。我真有点舍不得下手採摘了。在花海里徜徉一圈,我和小贾二人已採了半麻袋,最多也不过花费了半个多小时。我对小贾说:“算了,就先採这些了,我们也不会弄,搞不好浪费了就太可惜了。”真是乌鸦嘴,我们谁也不会收拾摆弄这些黄花菜。结果嗮在外面淋了雨,发霉了,只好扔了,真太可惜了。由此我也悟出,在北大荒,我们知青要学,要弄懂,要会干的事太多了。不是凭热情瞎干一气所能解决的。

    排里养了一条狗,虽然胆子比较小,但因聪明伶俐,仍颇得大家的喜爱。每天上班,它会伴着到礃子面。下班,又会摇头晃尾的跑前殿后,在这个的裤脚上蹭蹭,在那个的屁股后汪汪叫几声。那光景分明是在家长前撒欢的小孩嘛。

    一天雨后的青龙山,空气格外的清新,路旁的小白桦,风一吹,还滴滴嗒嗒往下飘水点子,掉在脖子里有点凉嗖嗖的。帐蓬旁的山沟边,有一棵大椴树,浓阴如盖。每天守护在路旁,真像个长辈在默默的庇护着我们这群孩子。山沟上,也不知什么人(可能是二十七团八连的)用石块堆砌座涵洞,上面用砂石堆了起来,可以跑车,下面通水。这段路我们走了很多回了,一点也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汪!汪汪汪!急促惊恐的狗叫声从树荫下,涵洞上传来,只见小狗项毛直竖,前腿微扒,后腿稍弓,昂头“呜呜”低吼着,身子一冲一冲,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我们赶紧上前一看,啊!原来与狗对峙的是条蛇,一条三十公分左右,拇指粗细灰褐色的蛇。也不知怎么给小狗发现了。只见它盘成一团,躲在椴树荫下山沟边,上身直起,昂着那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的头,吐着信子,一伸一缩,正和小狗在斗法呢。小狗伸出前爪,向蛇头拍去。蛇却一个后仰,让过一爪,猛一回头反咬上去,小狗一个退步,又是一巴掌打去。如此几个回合下来,已是“人仰马翻”,蛇狗斗得不亦乐乎。到底是小狗棋高一着,瞅准时机,前爪一抡,蛇头上已挨了一下。紧跟着小狗跨步上前,用二前爪不断的拨打着蛇头,几个来回下来,蛇不动了。小狗这下可高兴了汪汪汪叫个不停,仿佛在向主人邀功。可谁知祸起萧墙,乐极生悲,就在小狗一疏神的当儿,原先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蛇儿,原来是在装死,只见它猛一窜,一口就咬在小狗下巴近脖根的地方。小狗疼得狂叫一声,嗖的一下往山沟里逃去。大伙儿眼看着蛇狗斗智斗勇,这另类的龙虎斗,把我们都看呆了,见小狗败逃后,才醒悟过来。大家一拥而上,洋镐铁锹铁锤齐上,七手八脚把蛇给砸烂了,算是给小狗报了仇,可小狗却失踪了。

    就在大家懊丧不已的时候,小贾眼尖:“这不是我们养得狗嘛。”啊!天哪!这是我们养的狗吗?只见那狗头肿得就像个猪头山,原先略显狭长的脸,已肿得像个吹鼓了的气球,眼睛肿得眯成一条线。小狗哆哆嗦嗦的挨近了帐篷,可怜巴巴的望着主人们,企望得到主人的怜悯。啊,我们也有点太那个了,怕小狗疯了,用树条子把它给赶了出去。小狗无奈,一步一回头,慢慢的往山沟里走了。第二天早上,小狗又出现在帐篷边,肿也消了不少,嘴里不停地嚼着不知什么野草。我心一动,莫不是这狗儿知道怎么解毒?!这可真神了。可不,一连几天,小狗就这么嚼着野草,呆在帐篷四周,它可能也知道,头上这肿要消不下去,主人们是不大会欢迎它回去的。终于有一天,早上一开门,小狗已扒在帐篷门口,肿已完全消了,它用那失神无助的眼神,望着我们,好像在说:“我可以归队了吗?”也不知是谁,扔了个馒头给它,小狗狼吞虎咽吃了起来。它知道,已经得到主人们原谅,可以进门了。

    到了六月底,我和小贾从街津口买回了鱼,战友们美美地饱餐了一顿。剩下的五六条鱼(那时没有冰箱)我们就把它装在用荆条编的土筐里,用绳子把它吊在门口旁的一棵白桦树上了。晚上怕被野兽闻着味找来给糟蹋了。有人提议,狗不是会看家吗,让它守在树旁,看着点鱼,总不会错吧。“好主意!”大伙齐声叫好。把狗牵来,用绳子栓在树下,大家才放心的关上门进帐篷进行例行的晚汇报去了。当时我们正是十七八到二十来岁精力最旺的小伙子,白天艰苦的劳动,加上晚上枯燥的学习,一般人早就呵欠连天。可我们还一点没想休憩一下的意思,有打牌写家信的有聊天下棋的,干什么的都有。

    就在此时(也就晚九十点钟),从门外传来一阵阵凄厉的狗吠声,那声音里夹杂着阵阵无奈·惊恐·哆嗦和呜咽声,别提有多撼人心了。紧接着又传来阵阵爪子挠门撞门声。这是怎么啦?原来在青龙山,每天夜里,都有各种野兽的嗥叫,说不上是狼嚎熊吼,还是猞猁叫。那小狗原就胆子小,最近又被蛇耍了一下,吃过大苦头后,更是吓破了胆。我们也傻,怎么指望它给我们看门守鱼,这是条草狗啊!弄明白原委后,马上打开门,出去把绳子一解开,那狗就嗖的一下,窜进了门,钻进了床底下,再也不肯露一下脑袋了。看到这情景,知青们都开怀哈哈大笑,给我们枯燥的採石生涯,添上了一抹靓丽的色彩。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