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别拉洪河惨案的回忆555  

2009-05-25 11:29:50|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这是安颜中写的一篇博文,又一次讲述了别拉洪河惨案的经过,但他是从救援人员的角度来写的,为我们了解这场惨案提供了新的和一些生动的情节。也许一段历史史实,需要经过许多当事者从多个角度来观察才能真正还原其本来面目。线索提供:由5连当事者书写的版本请见“琴好静秀”等人的博客。

          别拉洪河惨案的回忆

    一说这些事,就是40年前的事了。那时60团刚刚建点不久,团里和连里都是帐篷住人还兼做办公室,没有房子,也没有土地,吃的用的全是老团支援的,到处是蚊蝇,到处是野兽的痕迹。连队除了两顶帐篷还有点人气,野外四周是荒野,远处白桦林、杨树林、橡树林在风中翻动着叶浪,阳光下忽闪着亮光。这是一派纯自然、纯天然的景色,要不是大家在一起干活壮着胆子,我一个人在这里干活还真有点害怕呢!

    1969年4月30日半夜,我连还搞了一次演习。把炸药放在两个住人的帐篷之间,轰的一声把大家惊醒,赶紧穿衣服,到外边一看,原来是演习。指导员、连长跟大家讲完话之后,也就回帐篷睡觉了。也就是这个晚上,老9连的灾难降临了。

    那天晚上,雨夹着雪,把他们衣服全都打透了,脚下是没膝的冰和水。他们孤立无援,只有靠自己的体能支持着生命,他们拼命地往岸上走,这时已经有人因体力不支,在同伴的眼皮底下死去了。人的生命在大自然的摧残下,是那么的脆弱。先后有6个人死了。指导员死了,至今尸首未找到。死去的6个人之中,4个老职工,1个北京知青,1个哈尔滨知青。其余的人,有的硬是跑到岸上的树林呆了一夜,有的跑向连队报告了情况。连队又派人连夜报告了团部,那时没有路,只有爬犁道,更没有电话,只有人死命地跑啊!那时团里只有袁副团长当班(因为他不是现役的,只能是副职),了解情况后,他又赶紧通知卫生队,启动2台拖拉机,坐着爬犁赶往了出事地点,整个过程一点没有犹豫。

    漆黑的夜晚,赶快找人啊!他们坐着爬犁,径直开向水泡地,用拖拉机大灯晃,没人影;大声喊,没有回声,真急死人了。拖拉机一直向茫茫的夜色开去……突然有人看见,好像有许多人站着,他们站成一圈,脸朝外,胳膊挽着胳膊。拖拉机开到人们跟前,招呼他们赶快上爬犁,可是爬犁就在眼前,他们只能眨眼皮一动也不能动,他们已经僵硬,仅存一口气了。救援的人只能上前扶住他们,用力掰开他们僵硬的胳膊,一个一个地把他们抱到爬犁上,而他们已经全都不会动了,只能躺着了。救援的人员又把大衣给他们盖上,这些人算是活过来了。

    原来,他们连为了五一节做准备,到远处树林里伐车木头,再采一些山韭菜,万一有猎狗、野猪、熊什么的,打一只痛痛快快地过个五一节。快到中午时,木头也装车了,山韭菜也采够了,这时发现了一只大熊,有猎枪的猎人哪能放它跑掉呢?开上拖拉机就追,一边追一边打。这熊劲儿一上来,跑了20多里路才被枪打死。人们把它往拖拉机后边一拴,准备回连邀功,可拖拉机被冰水中的草墩子砣住了,全速旋转,拖拉机就是不动,而且越转拖拉机还越往水下沉。没有办法,追熊猎熊的人只能离开拖拉机走了很长时间,向伐木的人讲明情况。指导员和连长不可能让拖拉机放在那里,“那是国家重要的财产啊”,所以,组织了18个人去救援。下午3点多钟出发,没多长时间,天就黑了。走到拖拉机旁,人们就冻得受不了了,下定决心、不怕牺牲的口号根本也不管用了。大家往回走的时候,天漆黑,又下雪又下雨,衣服沉沉地压在身上让人受不了;有的人干脆把羊皮袄都扔在了水泡地上。人们急了,有人倒下死了,人们更害怕了,后来走散了一些人。幸好连长及时组织人员站在一起,胳膊挽着胳膊,剩下的人谁也不能倒下,谁也不能乱走,死也死在一起!最后,卫生队在袁副团长的带领下及时救了他们的命。

    第二天,也就是五一节,我连接到紧急通知,立即派12个人到水泡地找人,我积极报名参加了。一开始,我心里并不害怕,坐在拖拉机拉的爬犁上欣赏着荒野之地的美景,可是到了死人的地方,才觉得这地方够厉害的。虽然这里草是黄的,晚上天气那么冷,可中午太阳还是很毒,最可恨是蚊子和小咬,一个劲儿地围着有生命的转,幸好我们戴着蚊帽。可是不知哪个连带着一条狗,蚊子硬是把狗咬的到处乱跑;它跑到哪儿,那里就轰起一浪蚊子追它。这时先到达的各连已经找到了几位烈士的遗体:其中有一位,挺惨的……尸体还算完好;而另一位的一只胳膊向上举着,听抬他的人说,他其实快爬到岸边了,只有一百多米就可以上岸了,他是一个北京青年。随后,5位烈士全被找到了。袁副团长站在拖拉机白色的顶篷上查看不远处找烈士遗体的情况,指挥新到人员继续查找的方向。

    我们连在陆连长的带领下,身上带着酒和馒头向水泡地的深处走去。冰凉的水刺进骨头缝里,头上顶着烈日,冒着汗,可脚下踏着冰底,正融化的水温度还是那么的低。由连长带着,有老职工领着,一步一步地往前走着、寻找着。大概走了十几里路吧,水泡地里正要下蛋的野鸭全飞起来了,多的无法形容,遮天蔽日的!这里真原始啊!哈尔滨青年舒爱力找到2个老等蛋,比拳头大,往裤兜里塞楞塞不进去,只好用皮带勒紧上衣的背心,把大蛋装进去,猛一看,像是长了两个大奶,逗得我那个笑呀!当然,这2个大蛋再加上挖点山韭菜,让老吴师傅一炒,那个香呀。十几个人,夹不了几筷子就都进肚了。我敢说,这是我吃过的最好的蛋,一辈子也忘不了。

    当然在寻找烈士遗体的水泡子地里,也看到拖拉机,只剩下白布篷了。那只大熊也泡得浮在水面上,看的谁也想不起吃熊肉和熊掌了。人们心里充满了悲痛。

    1970年,我们三连在大家共同努力之下,住进了拉合辫的大宿舍里,上海、哈尔滨、北京的知青又多了许多。男生宿舍里对面炕,上下铺,住了80多个人,那个热闹劲儿就别提了。晚上躺在炕上,我向大家讲起了老9连打熊死人的悲壮故事,北京青年陈乃谡听完之后深有感触,提议大家作首诗来祭奠这次悲壮事件。他想了想,随口说出“石拉山下埋忠骨”。他是高中生,又很有学问,下句我们根本说不出来,也对不上来。沉默片刻,还是凑不出来,他也说得想一会儿。不知我哪来的臭词臭句,突然冒出“二连的郭涛死的冤”,词句够臭的,但基本上还押韵。逗得大家笑呀!笑是笑,随后大家又议论二连郭涛死的原因:他是铁牛55的驾驶员,从富锦拉一车货回连队,累了一路了,能不想快回到自己的80cm宽的铺躺下,回到自己的战友们身旁吗!可是,就在二龙山附近,发生了交通事故,当时车翻了,而且因为铁牛55没有驾驶室所以四轮朝天,将郭涛重重地压在车下,不幸就这样发生了——

    一晃40年了,每想起自己的人生,北大荒是最重要的一幕,整个青春放在那里了。可是我们有那么多好青年、好职工,没有走完自己的青春,没有来得及抚养自己的孩子,更没有机会孝敬父母,更对不住自己的妻子……人死了,留给活人的全是悲哀。

    让我们在有生之年,好好总结过去,让人们知道北大荒60团是我们用生命和鲜血创造的,永远地记住他们吧!

    先烈的足迹,有的是亲眼所见,有的是听说,没有假的。希望亲身经历的人,更详细地写出来,肯定会感动我们所有人的。其他的杂志有过报导,但我相信,60团的人写出来才会真实!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