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成长(一)565  

2009-05-28 23:30:55|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这是莱西写的博文,讲述了他们连队着的一场火和他们经受的考验。

              成长(一)

                  ——一次特殊的经历 
 
    “钢是在烈火急剧冷却里锻炼出来的,所以才能坚硬和什么也不怕。我们的一代也是在这样的斗争中和不怕的考验中锻炼出来的,学习了不在生活面前屈服。”奥斯特洛夫斯基的这句名言验证了我们知青一代人的蹉跎人生和成长历程。我们遇到和所承受的一切,要求我们必须接受考验经受锻炼,从而学习不在生活面前屈服!

    1970年的麦收是我们开荒后的第一次收获。

    从开荒、整地、播种到看到翻滚的麦浪成熟的麦穗,我们兴奋喜悦。站在一望无际的麦田边,信手摘个麦穗握在手心里搓一搓将油亮的麦粒放在嘴里细细嚼嚼,咂摸着滋味——清香清馨,我们体味到了收获的满足。但是这种情绪很快就被超负荷的劳动冲到了九霄云外无暇兴奋和喜悦,只盼着快点儿结束麦收好喘口气。

    麦收的确很累,至今不忘。

    我们地处中华人民共和国版图的东北的东北,天亮的特别早,麦收是要抢时间的,上工是以天蒙蒙亮为准,早、中饭要在地头吃,下工是以天擦黑为准,溜溜一天都扎在地里,第一个感觉就是天——真长呀!

    麦收又是一天三个单元工作,早饭前一个单元,中、下午一个单元,晚饭后还有一个单元。晚上我们要把已经晾晒干了的麦子收进粮囤,腾出场院为第二天的麦子入场做准备。顶着蚊蝇叮咬,在场院打撮装麻袋、两个人抽起麻袋给扛麻袋的人上肩,扛着一百多斤的麻袋上三、四节跳板装囤,这几样活无论干什么都不轻松。

    麦收时节又是东北的雨季,老天爷的脸说变就变,一片云彩一片雨,雨随云走。雨来电闪雷鸣,雨过响晴薄日。可能一天要下三四场雨,身上经常湿了干,干了又湿。

    如此劳作,干完一天的活人人都是一滩泥,洗洗涮涮后倒头便睡。

    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这人们疲惫不堪之时,一场火又让我们经历了一次突如其来的考验。

    一天深夜睡得正酣,我被宿舍里乱七八槽的声音吵醒,“快!快!食堂着火了——着火了!”我“蹭”地一下蹿起来,穿上晾在头顶还不干的衣服,抄起脸盆跟着大伙儿冲出了宿舍直奔火场。

    大家知道,我们当时盖的房子除了木头、油毡、锯末就是草,都是易燃的材料,太容易着火了。食堂的火势不小,操作间已是火光一片,跳动的火舌不时从窗缝、墙缝向外舔着。幸亏几天来经常下雨,房前屋后的水沟里积满了水,我们到了现场就地取材,拼命地蒯着脚下的泥水一盆一盆泼向火场。脸被火烤的火辣辣的,虽说还是有些惊慌但谁也没有胆怯和退缩。

    噼噼啪啪木头的燃烧声,乒乒乓乓玻璃的破碎声、盆与盆的碰撞声、人们的喊叫声响成一片。

    “不能进去— 谁也不能进去!……”“这边来几个人——”连长扯着嗓子嚷着,指挥着大家救火。

    我们不知道我们泼的水能否凑效,可还是不停地泼,因为这是当时救火的唯一办法,是一场人与火的搏击。平时食堂也是鸡鸭狗光顾的地方,我们脚下的水不仅有泥还有这些东西的粪便,一盆水泼出去往往是泼不到位,就从头到脚浇在了自己身上,臭烘烘的。汗水臭水一下子就湿透了全身,可谁也顾不上这些。“这儿,这儿火大,咱们集中往这儿泼——”,好像几盆水同时泼一个地方会更有效,大家摸出了一点儿门道。“一--二--三!一—二—三!”脚下的水就这样上去下来,又上去再下来循环着,直到我们都感觉到这水已经烫脚也没有一个人停下来。

    一场奋战,火——终于被扑灭了,不堪入目的食堂散发着焦糊的味道,飘浮着余烟,有点儿像战斗片中的情景。我们每个人也都泥头鬼脸的,浑身上下散发着臭气。

    “集合,清点人数!”连长下令。

    “一排到齐!二排到齐!三排到齐!……炊事班:卢秀宝不在”“卢秀宝——”黑暗中连长撕破了嗓子喊着,听声音就能感觉到他着急的程度,他的眼睛一定在冒火。“卢—秀—宝——”我们也跟着大声狂喊。大家的神经立刻绷了起来,一种不祥的感觉轰到了头顶,我的心突突地跳着,不敢往下想。我们边喊边查看着食堂的废墟,看到确实没有伤人的迹象,这才出了一口气。连长说,谁到宿舍去看看。连长话音未落有人已经一溜小跑去了宿舍。不一会儿迷迷糊糊的卢秀宝就跟着此人身后走来了,原来她竟然没被我们霹雳哐啷起床的动静吵醒。虽然这件事后来一直是我们聚会时的笑谈,但是当时我们真是为她着了大急动了真情,一点儿也笑不出来。

    第二天,我们照例天蒙蒙亮起床下地收麦,拖拉机照例按时把早中饭送到了田间地头。不同的是我们吃的是“百家饭”,笸箩里堆的小山儿似的大小不同的馒头花卷和烙饼,一看便知这是老职工家属们的救急之举,是雪中送炭。顿时一股暖流充满全身,感激之情油然而生,手捧香喷喷的干粮,我们吃在嘴里甜在心中,这非同一般的百家饭我们将永生铭记。

    连队领导采取的补救措施惊人之快,晚饭我们就吃上了炊事班做的饭。这把火居然没有影响全连的麦收会战和正常生活。

    临难显精神,时危见臣节。我们连在这次突发事件中经受住了考验。虽说这些十七八岁的小青年平时也会你一言我一嘴地呛呛,关键之时却个个生龙活虎没一个怂包孬种!平日里有些老职工的家属买个菜也会计较个斤两,顺手牵羊什么的,可非常时刻却家家户户倾囊相助不含糊!连队领导是我们的主心骨,有他们我们心里踏实什么都不怕!我爱我们这个集体,我爱我的这个新家!

    可是,不久我就和指导员顶上牛了……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