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我们新建点的三件宝591  

2009-06-05 10:24:39|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这是陈庆声写的一篇博文,讲述了“陈版”的东北三件宝。对于他讲的三件宝,相信每个60团的知青都记忆犹新。

      我们新建点的三件宝

     提起东北三件宝谁都知道是人参、貂皮、靰鞡草。

    可是到了我们60团18连新建点,三件宝就变成雨鞋、蚊帐、破棉袄了。因为这是我们每天都离不开的必需物品。

大晴天穿雨鞋

    先说雨鞋,我们18连新建点号称是团部的后院,距团部仅四公里。地处三江平原沼泽地深处的草甸子里,到处是水,不论你走到了哪里,那脚底下除了塔头墩就是污水和烂泥,没有雨鞋简直就可以说是寸步难行。而且在睡觉时还必须要把鞋挂在炕沿上,免得夜里下雨把鞋冲走,到早上起床时还得满世界找鞋。

    穿雨鞋还有另外的一个好处,那就是能防蚊虫叮咬。

    蚊子和小咬在新建点那是漫天遍地,到处飞舞,是不分晴天阴天黑天白天的。不管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只要你身上有露肉的地方,就会遭到它们的叮咬。

    大晴天穿雨鞋,是18连新建点儿的一道特色风景。

蚊帐是必不可少的

    再说蚊帐。我们18连新建点有句磕:瞎蠓、蚊子和小咬,早、中、晚上三班倒。

    这里大瞎蠓个大,将近一寸长,一个火柴盒正好装一个,一般情况下它们只咬牲口,不咬人,但是如果万一被它咬一口,那就有你好受的喽,能让你钻心的疼,我就被大瞎蠓咬过,疼了我好几天。

    小咬是北大荒的特产。它们个头很小,有小米粒那么大,但是它们对人的危害却很大。小咬专往人的头皮,鼻子里钻。咬的你是奇痒难熬。专对人的耳朵、眼皮、嘴唇等娇嫩部位下口,一旦被它咬到,这些部位就会异常的肿胀,起一个好大的包,需要好长时间才能消退,令人非常难受。白天张嘴说话,或者干累活做深呼吸时,小咬撞进嘴里那是经常事。有时还会吸进嗓子里,呛你一口,让你难受半天。非常令人讨厌,让你防不胜防。

    我们在草甸子里打草时,身上凡是裸露的地方,比如手臂上、脖子上被蚊子咬出的疙瘩,经常是一个挨一个地排满表面。有时表面刚咬的这层疙瘩还没消退就又被叮起了另一层疙瘩,疙瘩摞疙瘩的现象是经常发生的,对我们来说是家常便饭。

    我们在挨咬后感觉是非常的痒,开始还挠挠,甚至有时都挠破了皮,可是到后来却连挠都懒的挠了。因为你挠它是痒,不挠它也是痒。与其越挠越痒,倒不如干脆不挠,忍着。

    过了一段时间也许是心理作用,也许是产生了抗体,当然蚊子还是照常叮,痒还是照常痒,但是反应却没有开始的时候那么强烈了。

    这里蚊子在白天是成群结队,但是到了傍晚,尤其是阴天的时候,那可以说是铺天盖地,那嗡嗡的声音可以说是地动山摇。

    伙房在帐篷东边,紧挨着帐篷门。从伙房到床铺相距10米以内,记得有一天吃晚饭时,炊事员一只手拿饭勺给我们盛大米稀饭,另一只手不停的在脸上,脖子上胡噜和拍打蚊子,一边还要不停的跺脚借以驱赶和拍打叮在腿上及脚上的蚊子。

    当我们把一碗大米粥从伙房以最快的速度端到帐篷内床铺上的蚊帐里的时候,大米粥的表面就已经粘上满满一层蚊子。我们把它叫作【蚊子粥】。

    还有一次傍晚,在帐篷外的一片空地上,连长召集开会。天刚擦黑,在上风头还点了一堆草耨(NOU)烟,人们有蹲,有坐的围成一圈开始唱革命歌曲。

    我穿上了长袖厚褂子,穿上了高腰雨靴。坐在平地上,一边随着大伙唱歌,一边用手胡噜拍打落在脖子及脸上的蚊子,并把拍死的蚊子集中放在眼前的一小片儿平地上。天还没有黑透,眼前的死蚊子就已经快成为一个小窝头了。我还清楚的记得那晚唱的那首歌,其中有一句歌词叫做【不忘那一天】。

    我还想起了一件趣事,那是刚到新点没多长时间的一个星期天。

    有个哥们儿没事儿想找点事儿干,当时也不知他是怎么搞的,大中午的竟然招惹到了马蜂窝,结果是可想而之,惨喽。

    当时他就被马蜂们蜇了个鼻青脸肿。不过他的反应还挺快,一看不好,马上用衣服把头包起来,扭头就跑。结果马蜂们在后面还是不依不饶的追着他蜇。

    要不是他飞快的跑进帐篷,不顾一切的钻进蚊帐,逃开了大马蜂们的狂蜇滥扎。那我们这位哥们得到的奖励,肯定要比区区的一个鼻青脸肿要丰厚的多。

    也不知各位战友有没有被大马蜂蜇过的经历,反正我一听到大马蜂的嗡嗡声就觉得头皮发麻,就赶紧离的远远的。因为【招惹马蜂窝】是要付出代价的。

    其实在我们新点儿和大马蜂同样歹毒的还有一种东西,大家都管它叫做【草爬子】。

    草爬子外形和臭虫差不多,但是咬起人来却比臭虫凶残多了,一旦被它咬住,等你发现时,它的嘴和头已经全部钻进了你的皮肉里,外面只留一颗黄豆粒大小里面充满鲜血的圆鼓鼓的红豆子。有经验的老职工这时会用炙热的烟头,在适当距离,断续的去熏烤草爬子的屁股,草爬子感觉到难受时,会退出钻在皮肤里的脑袋,向别处逃跑,这时你就可以把它捉住了。如果你不等它把头自己退出来你就楞想把它拽下来,那结果往往是拽断草爬子的脖子,肚子下来了,但是草爬子的脑袋却留在了你的皮肤里。非常讨厌人,弄不好还会发炎,去看医生。

    它们到处乱爬,令人防不胜防。只有及时发现和有效的隔离才是防治草爬子有效办法。

    由此可见蚊帐的功能并不是只能防蚊子,关键的时候还能把马蜂和草爬子拒之帐外。

    可想而知在当年的那种环境下,蚊帐是必不可少的。

破棉袄是我亲密朋友

    要说破棉袄那就更离不了了。三江平原离大海远,属于大陆性气候,一天中的温差要比属于海洋性气候控制的津京地区大的多的多。在这里夏天七八月份的中午,你如果赤膊干活,毒辣的阳光一会就能那把你的后背晒脱了皮。别人不知道,反正在当年我就知道我和余学江两人都有过因为赤膊干活被太阳把后背晒脱了皮的共同经历。后背火辣辣地难受了好几天。

    但是到了夜晚睡觉时,尤其是后半夜时,气温会下降到在蚊帐里必须盖棉被。早上起来必须穿棉袄的程度。

    夏天的早上穿棉袄,这也是北大荒的特色之一。

    在北大荒一年四季是都离不开棉袄的,在津京地区一年只穿一季的棉袄,在北大荒一年要穿四季。尤其是每天早上,连里都要以出操的名义让大家干上一早上的杂活儿。又搓又蹭,又拉又拽的。我们在北大荒所穿的衣服中,就数它用的狠,破的快,没多长时间新棉袄就变成丁零当啷的破棉袄了。

    别看它破,样子不好看。但是非常实用。是我们在北大荒不可缺少的亲密朋友。

    可以说,就像万里长城是守护北京的屏障一样,在六十团十八连新建点,雨鞋、蚊帐、破棉袄这三件宝,就是我们兵团战士的守护神。

    就是它们陪着我度过了在北大荒将近9年的日日夜夜。见证了我在北大荒经历的风风雨雨。直至返城的时候我都没舍得把它们扔掉,带它们回到了天津留做纪念。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