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成长(二)611  

2009-06-09 16:13:01|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这是莱西写的博文,是她的成长系列的第二篇。我们在一生中会遇到许许多多的问题,不同的人在碰到同样的问题时也会产生不同的看法,这很正常。否则这大千世界就不会构成丰富的多样性。问题是我们遇到情况时去用什么观点、立场看问题,用什么方法、什么策略去解决问题。现实中,大量问题的产生首先是在思维方式上出了问题——即我们通常所说的看问题主观、片面。文中的唐股长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是思路对头且颇有工作方法,你看“他事先一定是做了大量的调查研究,他首先肯定了我的积极性和出发点,接着又引导我认识自己的不足,由浅入深循序渐进地讲述了动机和效果如何才能统一,怎么学会立体的看问题,工作方法和思想方法的关系,什么是组织纪律与组织原则。”运用正确的立场观点方法,就会避免自己看问题的主观性、片面性,就能明辨是非,就能正确地、妥善地解决问题。而年轻人也就通过这样的“训练”逐步成熟和“成长”起来。由此联想到,我们现在的学校,是以传授书本知识为主的场所。其实在知识爆炸时代,短短几年的时间能学到多少知识呢?这极其有限的书本知识又怎么够用呢?学校,尤其是高等学校,应当把传授正确的思维方式、训练人们养成正确的思维方法作为重点那该多好啊!这才是事半功倍的“授人以渔”啊!

                        成长(二) 

    十七岁是多么美好的花季年龄呀!当今十七岁的孩子们正在享受着紧张充实、健康快乐的高中时代的校园生活,真让我们这些永远留有十七岁遗憾的人羡慕而神往。人生就是如此,错过了就不会重来,想想当年我在十七岁时却接受了人生的这样一份考卷。

初生牛犊不怕虎

    连队食堂着火不久,连里就沸沸扬扬地议论纷纷,说“火是老牛放的”,还说“他有便利条件放火,可以用废机油”,“怎么他就第一个发现着火呢?”“喊人救火为什么不敲钟?”……老牛听了气得呼哧呼哧的,脸涨得像紫茄子,站在当街拍着大腿骂:“以后九连就是烧没了我也不管喊人了——!”

    老牛是连队的油料保管,人随和诙谐,说话幽默,爱开玩笑,平时人缘儿可好了,全连没有一个人不和他打交道的。机务排就甭说了,出车就得加油。我们当年每月每人定量供给一斤煤油,领油得找他,万一使用超标了就找他磨叽磨叽,请他开恩再给上一点儿,所以我们还得哈吃着他呢。家属们买煤油也得找他。老牛不管接待谁都是乐呵呵的,从来就没见他烦过。怎么一下子就好像成了阶级敌人了呢?

    我根本就不相信连里的议论!第一老牛三十多岁,三个子女尚小,一家人过着虽贫穷但还安稳的生活。他对连里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放火呢?第二老牛家的窗户正对着食堂,是离食堂最近的家属房,(当时由于没电家属房也都不挂窗帘)他第一个被火光恍醒不是很正常吗?第三“只喊人没敲钟”也可以理解,因为人在惊慌的时候可能就不太沉着理智。怎么人家第一个叫人救火反而落了一大堆不是呢?那些日子老牛的情绪特别不对头都快魔怔了,连他家属也气不份儿,哭哭啼啼的,原本安安稳稳的小家无端被整的极不消停。

    我实在看不得好人受委屈,就写了篇小评论登在了黑板报上(我是团支部宣委),内容大概是:正确划分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分清敌我友是解决问题的前提和根本。一切问题的结论要在调查研究之后。那天的小评论引得人们驻足观看,有的人还故意大声朗读。

    第二天,我正好乘铁牛去团部办事,事情办完我就去找何晓明了。晓明是我连调到团宣传股的报道干事。她比我大几岁,为人正派正直,爱憎分明,有思想,才思敏捷,我欣赏佩服她,原来在连队时我们就经常交流。当我把连队发生的一切告诉她后,她说:“走!咱们找参谋长去。”

    在参谋长那我又原原本本讲述了一遍事情原委。参谋长说:“好,这事我来办,小闫,怎么来的?”“坐连队铁牛”我不经意地说。当我们返回连队时,铁牛上多了一位保卫股的副股长,此时我还全然不知我已经引火烧身,把自己推到了矛盾的风口浪尖。

    回到连队这位股长直奔连部,次日一早他就返回团部了。

    晚上连里通知饭后召开班长以上人员会议。当我来到连部时,连部里里外外已经坐满了人,有的人还上炕坐在了窗台上。起初,因为不知道要开什么会,我心不在焉地坐在外屋当地也没认真听到指导员的开场白。后来越听发言越觉得不对劲儿。有的人发言说黑板报小评论有什么什么问题,有的人好像情绪还挺激动,说什么:“黑板报的矛头是指向党支部的,这就是反对党支部,反对党支部就是反革命……”。会场的气氛随着发言的内容以及发言人的情绪而越发地紧张起来。噢,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会是为我而开。往下我认真地听着每一个人的发言,其实也没有新鲜的,无非是以上的车轱辘话。会议一直进行到夜十一、二点,自始至终没有点到我的名字,最后指导员问“还有谁发言?”停顿了一下确定没人再说什么了,“××有说的吗?”指导员问我。“没有”。我的确什么也不想说。“那就---”“我说两句”,指导员宣布散会的话音未出,突然一向内向平时很少在公众场合说话的高建群开了口。他慢条斯理地说:“就送大家几条毛主席语录吧---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他一连读了好几条。会议就在小高的领学中结束了。小高虽然没有加以表述什么,但是他的态度我已心知肚明,一种感动感激之情无从言表。

    回到宿舍,钻进蚊帐听见人们沙沙地小声议论,可能与会的人都有所感觉。我倒没觉得什么,因为始终觉得自己做事坦然,没做什么亏心事,哼!我就不信反革命这么好当?!倒头便睡,而且睡得依然很香。

    第二天早饭后指导员把我叫到连部,态度平和地提了两个要求:一是为了节约人力到团部送报表可以让会计代劳;二是今后黑板报的宣传稿要先送交党支部审稿。

    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给我提要求。我可以工作也可以不工作,可以上工也可以不上工,可以参加会也可以不参加会。我感到了心灵的孤寂和孤独。好像着火的事、老牛的事情都淡化了,我却成了矛盾的焦点。“树坚不怕风吹动”“雪后始知松柏操”,我一点儿也不怕,“我没有错”的信念始终鼓励支撑着我!不必向任何人解释和表白,越是这样我越是表现的若无其事,白天我照样精神饱满地上工,干活冲在前面,用汗水冲淡内心的痛苦。实在感到压抑就去和施玉龙放牛,我挑着豆饼担子逗牛,它们会跟随着我追着我,和牛在一起我可以暂时忘掉孤独感到放松和快乐。

    事隔两个月,组织股刘股长来连队呆了两天,其间找我谈了一次话,那次谈话我很丢人,好像终于找到了组织见到了亲人一样,平时的坚强一下子垮了,未曾开口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扑簌簌地落了下来,憋了很久的话也像竹筒倒豆子劈里啪啦一股脑抖了出来。谈话后虽然没有任何结果,但不管怎么说,我哭也哭了,该说的也说了,整个人从里到外舒畅了许多。

    转眼到了年底,全团开展评选四好连队工作,要求在评选过程中要解决连队工作的一两个主要矛盾和问题,以此推进连队工作。我们连的问题无疑就是这把火和我。这次团里又派了工作组,带队的是宣传股唐股长,他们是带着行李来的,看来是要扎下去了。我仍然采取以往的态度——观望。

    工作组下来一个多星期后的一个晚上,唐股长让我留下不用参加晚点名他和我谈话。谈话中我感觉唐股长是有备而来,他事先一定是做了大量的调查研究,他首先肯定了我的积极性和出发点,接着又引导我认识自己的不足,由浅入深循序渐进地讲述了动机和效果如何才能统一,怎么学会立体的看问题,工作方法和思想方法的关系,什么是组织纪律与组织原则。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顿感豁然开朗,原来一直认为自己正确没有错的想法也被摧垮了,感觉自己的做法确实存在问题和不妥。最后唐股长说:“你再考虑一下,能不能姿态高一点主动找指导员谈谈?”“好,我答应您!”只要我想通了干什么都行,这一晚我失眠了。

    第二天,我就找了指导员,我按照唐股长和我谈话的思路,一点点检讨了自己的不足和问题,追根寻源,认识到只有不断地加强学习才能使自己提高和进步,恳请领导多帮助。时隔半年之久的这次谈话,我们沟通了思想,感觉和谐融洽。

    这次工作组彻底解决了我们连的问题。一调查了食堂失火原因,有了明确的结论,用大量的事实证据论证了火灾系自然起火。二因此自然排除了对老牛的怀疑。三对我有了一个比较客观的认识。

    由于在这一事件中,我顶住了压力,经受了锻炼和考验,一下子好像周围的环境也发生了变化,我似乎从一个问题青年变成了先进青年,过去的问题也成了优点。其实我最清楚自己,事件前后的为人处世我丝毫没有变,要说变化的话,就是我长大了一些,在思想认识上有了一个飞跃,在成长的道路上大踏步地前进了一步。

    不有百炼火,孰知寸金精。在人的一生中可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和挫折,也就是大家常说的逆境。逆境是不愉快的,但又是不能逃避的,只有去面对,在逆境中学习,经受考验,等逆境过去,见到自己的进步和收获,意义确实不同寻常。

    这一年,我十七岁。

    (后来唐股长转业回到贵州,在贵阳省农科院就职。1992年他来北京中央党校学习时我们谈起此事,他才说,当年他费了好大劲儿才做通连队的工作,统一了思想。那时连队也是两种意见,一种意见是认为我是问题青年,要有个说法;另一种当然是持相反的意见。其实我从来就没有想得那么严重,那么复杂,我怎么会是问题青年呢?)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