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难忘董主任(06号首长)644  

2009-06-19 13:52:45|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董主任(06号首长)

                 安彦中

    我感谢董主任一辈子,他是我在兵团工作8年之中的大恩人。

    现在,无论在我有成绩时还是有困难时,我都会想到他。因为我在兵团的那段最难过、最痛苦的时期,是他告诉领导班子,不要对我太过分了。这使我在当时避免遭受更多的压制和打击,而当时我的精神和身体正处在崩溃的边缘。

    这是怎么回事呢?到了这岁数,也不怕丢脸了,向大家诉说兵团的一段经历吧!

    我们连的人都知道,甚至团里的人也有知道的,三连有一个北京知青爱睡懒觉,谁也管不了。我们连长、指导员多次找我谈话、帮助我,都没有让我改掉这个坏毛病,直到连长在大会上评价我:“晚上扯西游,早上呼猪头。”全连大笑一片,人们都把这个顺口溜对我说起来。我心里那个急呀!气呀!可就是没有办法改掉这个坏毛病,我心里痛苦死了。当然,武装战士是肯定当不成了,团宣传队也不要我了,更不用提入团、入党之事了,我成了落后分子的典型了。在大会上,也批评我有一个老猪腰子,谁也管不了。

    一个67年来兵团、又从老团9团欢送到前进团的老知青,一个心比天高、一心想进步的北京知青,就这样越来越落后了。到后来我的身体也越来越差,心跳过速、心慌的毛病也随之而来。连队前后三个卫生员都能知道我求医的情况,包红用针灸扎我的脑袋不管用,黄大夫让我吃安眠药、谷维素也根本不管用,安眠药的剂量大到不能再大了,可还是睡不着觉;到了二老宋大夫时,我只能拔罐子,测量心跳了,因为心跳心慌的毛病也来了,有时不干活也达到了100多跳直难受。到底是什么病,我不知,大夫也说不清。

    咱是一个男人,爱睡懒觉的毛病不好改,但咱干活儿不能落在别的知青后面。比如干火锯上锯的工作,多粗多重的木头,我腰一弓、两手扣紧,一下子就能把木头的一头抬起来,再用胸口往前一顶,直冲向飞旋的大锯片,再加下锯的三个知青共同努力下,稳稳当当地把木头破开一片,为下面的工作铺平了路。(就是在今天我也是北京天鸿集团手握力第一名)我可以自豪地说,连队每年几百方木头,锯的每一片木材,几乎都经过我的手。我还会砸锯片。锯片不好用了,经过我用锤子一砸,接着又跟新的一样好使。因为我曾经到师部的木材加工场学会砸锯片,每次砸锯片清脆的声音响彻连队上空。有的知青给我起了个外号,叫“大拿”,我姓安,所以安大拿的外号就叫开了。当然了,不止这样,干其他的活儿我也不含糊。扛麻袋,绝不扛少的;割豆子、割麦子、修水利,咱可都是一把好手。如果有和泥抹墙之类的活儿,我穿的“的卡”衣服也不脱,保准身上少沾泥,干活儿还快,抹的还平。

    可以说,我干活儿不服别人,可一提睡觉之事,我的气就泄了。每天早上干活儿总比别人晚去一会儿,因为我要抓紧在知青洗脸吃饭的时间多睡一会儿;大家都走了,我才起床,饭不吃、脸不洗,赶快追大家干活儿去,而且还不能落在后头。火锯一开,拖拉机一启动,下锯准备好了,我小跑着快步去把住上锯;一把住火锯,我神情严肃、一丝不苟。除了因为我对工作特别认真外,更主要的原因是怕出危险。上锯是最要力气也是最危险的,我们连曾出过两次危险,幸好没有造成重大事故。(在604的博客上曾有人写过上锯被冲撞砸死青年的事)也正是因为我的认真谨慎,工作中从没有因为我的原因造成任何事故苗头,只有一次,一个北京知青不认真差点酿成危险,我冲他急了,差点开骂。

    大概是1972年或73年左右吧,我的健康状态急转直下,心跳加速心慌得厉害,精神压力也大,火锯我干不动了,连里派我到场院干点轻活儿。这时有人挑起一点小的事端,连长就抓住不放,已影响抓革命促生产为由,上报团部要处分我,有人还扬言要揍我,我的排长张延中也气不过说,他们要打你,我们全排都上,矛盾一步步地激化,这都怪我不好,我压力更大,精神更不好,身体就更不好了,我真要的精神病了。

    幸好这时董主任又到我们连队蹲点,因为他以前来连队找我谈过心,我很尊重他的教导,但懒觉还是睡。这一次他在场院一同与我干活儿,我不愿意偷懒,更不愿意让董主任看见我不能干。但是因为身体原因,用笤帚扫场院的活儿做起来足以让我大汗淋漓、气喘吁吁。是董主任让我先歇会儿,然后我们谈了很长时间,这被有的连领导看见了,我知道他们心里不高兴,没准还在想:这个落后分子,董主任为什么总帮助他呢!

    董主任要离开连队了,临走时他又找我说了几句话,让我终身感谢他:“你身体不太好,扫场院都把衣服湿透了,我向连里说了要照顾你的工作,你自己找找原因,注意身体。”望着远去的吉普车,我心震颤了,那一刻像孩子一样,我挺着没有流泪。

    不知什么时候,连长和指导员都分别调走了,新来的王迎春连长和刘相仲指导员对我特别好。连长是六级机务,水平高,机务排牛的人都服他;刘相仲指导员是有学历的,教员出身,说起话来很有水平。难道我遇上好人了吗?但过去的阴影一直笼罩着我——“落后分子”。我故意向连长发难:“我要探亲!”没想到过了2天,一下子就批了。60团的人都知道,能批探亲的事并不太容易,因为这会引起连队知青的连锁反应。但我可以走了,而且我想一走了之,再也不回来了。在漫漫的归家旅途中,我思绪万千:力没少费,落得这么一个结果,怎么见我的父母大人啊!在西宁工作的爸爸批评了我,使我打消了不回兵团的想法,提前一天回到了连队,而且扎根兵团的想法逐渐形成了。

    新连长又把我调回木工班,张福来老师后调回老团了,此时我的技术水平已不如其他木工,只有慢慢地学吧!最主要的、也是最关键的,我和木工班的其他知青都住进了砖房。砖房的墙是火墙,不潮不冷。不知为什么,我能强忍着基本按时起床了,身体精神好像有些恢复了,难道是拉合辫的房子潮湿、阴冷、裂缝多、窗户不严引起的头痛吗?我立即把头剔成了秃子,用小瓶子在脑袋上拔火罐,拔的脑袋顶、脑门子到处都是紫血印。我不嫌难看,只要起作用就行。可是治了一阵子,没有明显的效果,我还是怀疑自己真的是落后分子呢!但不管怎么说,我基本上可以按时起床了,干活有点劲儿了。连长和指导员对我更好了,我入了团,当上了理论小组的成员,出黑板报,向全连讲历史故事,工作更有劲儿,可以加班加点了。我成了连队的先进,又入了党,又上了大学,梦一样的神话让我有点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甚至到团部看病时金大夫问我:“你们连有一个睡懒觉的上大学了?”我只好承认是我,他又问那你怎么不睡了,我说不知道怎么搞的就是头痛,不过现在可以不睡懒觉了。

    一直到大学毕业后,在石家庄的一个会议室听报告,天很热,正好我头顶上有一台吊扇,刚吹几分钟我就头痛的厉害,没过一会儿头痛的像针扎一会都受不了了,我赶紧问旁边座位的同事:“吊扇吹你们,你们头不痛吗?”他们回答说:“没有啊。”我说我受不了了,换个位置吧!等我换到一个离吊扇很远的地方,头痛也慢慢地减轻了,我坚持听完了报告会。这个事让我想啊想啊,为什么呀?突然,我想起了在刚住进新盖的拉合辫的大宿舍里时已经是冬天了,我和贾涛涛、陈志远在一起住,墙上糊上了报纸,很干净。于是我把脑袋顶着墙睡觉,这样冰凉地顶在头上很舒服,脑子很清醒。可没有几天的工夫,我就觉得头不舒服,但头一顶冰凉墙头就清醒,也好受点,大概就在那个时候开始爱睡懒觉。

     排长看我这样,就让我和陈乃谡晚上烧炉子,随后又成立武装连,又把我轰到了另一间拉合辫房子住,与许多武装战士和北京青年在一起,我爱睡懒觉的名声也就越来越大了。那时我有台收音机,有的知青还调查我晚上是不是偷听敌台,幸好耳机子买来就被一个青年弄坏了,要不然晚上听敌台、早上睡懒觉,那可不是“晚上扯西游,早上煳猪头”了,而是阶级敌人、阶级矛盾,是斗争的对象了。这么看来,落了个“落后分子”的名头比斗争对象强多了。

    现在我多少明白了,头顶在冰一样的拉合辫墙上,不用几天,只要一个晚上就是可以致病的。如今的我平时很注意,头顶稍一痛就赶快关紧窗户,躲开有风的地方。年轻时落下的病根,现如今治是治不好了,在兵团受点委屈也忘了吧!但董主任关键的几句话救了我,要不然,我自己都觉得撑不住了,落后还不算,主要是头痛呀!体力越来越差呀!我不敢往后多想。有一点可以肯定的说,我肯定早死在头痛这个病上。

    现在回想起在兵团睡懒觉的一段经历,还真有点后怕,当时正值青春最旺盛的时期,很容易受到刺激走向极端。我也曾扬言枪毙连长,吓得他那个晚上把冲锋枪放在枕头下睡觉,枪里还压了20多发子弹呢!但现在冷静地替连长想一想,连长也是为全连好,这么一个管不了的青年,他当连长的也难受,一定要想尽办法管住他。从我自己来讲,也说不清病因,就这样一支对立着,一直到矛盾不断扩大。

    这个事后来也变成了好事,那就是我在今后的工作中,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我都不怕,遇到什么样的领导,我都能以和平方式相处。受再大的委屈也无所谓了。大家都知道,每个时期的困难都不会小,但有过这样经历的人,我已经满不在乎了。

    我现在特别想念董主任这样的干部,如果他还继续任职,那他一定会深入调查研究,把贪官们一个个地揪出来,社会就会更加和谐了。由这样的干部关心战士,上战场战士们一定会玩命的。

    董主任工作细心,那时一看到我扫了一阵子场院就湿透了衣服,虽然我自己并没有察觉,只是感到无力,他却看见了。后来听说他曾问过连卫生员有关我的病情,要不是他,就没有我安彦中的今天。我一直努力工作,在建筑行业做出了很多贡献很多成绩,这里我就不吹了,但有一点我永远内疚:我没有什么钱和权力,一直想报答董主任,现在只能在博客诉说一下我的心情:

    董主任,是您救了我,我感谢您一辈子!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