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豆海飘香650  

2009-06-20 22:10:10|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豆海飘香

                        王金发


     兵团由现役军人和转业官兵组成的。团里的团长、政委是现役军人,连队的连长和指导员都是转业干部。我下乡的23连,主要由转业官兵和知识青年构成。有北京、上海、天津、哈尔滨、鹤岗的青年,除了上海青年最多,就是我们齐齐哈尔的了,再加上少量的民工,共有百十余人。青年分三个排,农工男排,农工女排,机械排。

    我们新青年到连队时,正直大豆成熟收割季节。割大豆本来有收割机代劳,由于收割机必须等大豆熟透才能脱下粒来,而熟透的时间又不等人,割得越完豆角一裂开,浪费也就越大。所以人工就先行割晒,然后再用收割机脱粒。农忙不等人,第二天我们就开始了到兵团后的第一项农活——割大豆。

    新青年的到来,给连队增加了朝气和活力。老青年处处帮助新青年,连队的干部都亲临工作第一线,劳动的场面也异常火爆。头两天一个老青年带我们两个新青年一齐干。老青年开趟子,就是先割两垄,豆秸两步放一墩,新青年一左一右,割另外两趟,然后堆放在一起。副指导员杜福明正好带着我和另一位新青年一齐割。他不时的帮助我们割上两把,我们紧撵快赶的跟在后边,转眼间就被落下很远。

    几天以后我们就掌握了这项农活,并开始单独完成工作任务了。男青年每天定额三亩半,女青年三亩,(1市亩=666平方米。80厘米宽的两条垄,833米长为1亩。3.5亩,相当80厘米宽的两条垄,2915米长,即2.9公里)。平时我们在家里走几里路都觉得累,此时我们不但要走完这几里路,而且还要割完两条垄的大豆,这对我们这些初来乍到的新青年来说,无疑是一种体力考验和毅力的考验。

    三江平原,平得名副其实,连一点凸起都没有。站在垄沟里远远望去,眼前只是一片无尽深绿色。轻风吹拂,豆浪翻滚,土香、豆香沁人心脾。田间那种丰收的图画确实异常秀美,大地和万物也确实表现出特有的可爱 。然而,劳动需要付出汗水,收获必定付出艰辛。偶尔尝试一下这种劳动,还有诗情画意可言,每天重复着同样的劳作,留给人的只是难耐的艰苦。手起泡,胳膊酸,腰直不起来,每个人都要经历同样的感受。一双手三五个泡,有时十几个泡。开始是水泡,后来变成血泡。老的泡下去了,新的泡又起来了,直至手上磨砺出厚厚的老茧再也不出泡为止。胳膊酸,睡一宿觉就变成疼变成肿,也要经历一个磨练过程。长期弯腰,腰疼不可避免,无论你怎样磨练,酸痛的滋味是始终挥之不去的。每当收工往回走的时候,大家几乎是同一个姿势:两只手背向身后,用镰刀把顶着弯了一天的酸痛的腰。

    镰刀不快割起来就更累,因此每人都备有一块儿磨刀石,经常磨一磨镰刀。无论你是男还是女,无论你手有多么纤细,劳作换回的辛苦是没有什么两样的。午饭我们都吃在地里,炊事班把饭菜送到地中间,然后我们用饭票买。每天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归。

    农忙没有休息。无论你多累,干活没商量。就在我们去的不长时间,一个上海老青年心灵被劳累瓦解了,就像抵挡不住敌人的严刑拷打招供一样,在地里偷偷的用镰刀向自己的左小臂砍了两刀。连队卫生员没有缝合的技术,面对两道深深的口子,只能用胶布横着把刀口往一起拽,然后再用纱布包上。他自称是割豆子时不小心割到了胳膊。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割豆子可以割到腿,而绝不会碰到胳膊上。他用流血的事实这样说,大家是乎觉得他的心也在流血,没人再忍心撮他的伤巴。这位战友用两刀流血的代价,用比割豆子更为身疼和心痛的代价,只换取了不到半天的休息。第二天他又参加了正常的劳动,此时的劳累和伤口的疼痛,或许能让他反思自己的所为。他不是被劳作累垮的,而是被自己的懦弱击败的。那个时代没有错,他一个二十左右岁的孩子又有多少可以责备的呢?

    在我下乡的第八天,就可以完成规定的劳动定额了。又过了16天,我就割到了4亩。累,干活自然就要累。世上恐怕还没有不累的活。累,并不可怕,你乐观的对待它,它就会一一被你征服。你越感到它不可战胜,他就会越加欺负你,你就会在它面前败下阵来。抬头看看一望无际的豆海,你试想尽头就在眼前,你眼下的每一刀、每一把才会越干越有劲,那尽头也就会真的离你越来越近。如果你只想眼前这两条垄都没边没沿,还有另外一个来回的四条垄,又怎么割得完呢,自然就会给自己泄了气,越干越没劲,越干越难干,越干越不想干,直至被困难彻底击败。我确信自己不是力量的强者,但我需要自己成为毅力强者。我给自己起了一个笔名——宏毅。我时时鼓励自己、鞭策自己、苛求自己,由完成定额到超过定额,直至创造每天割4亩半的记录。我的名字也因此一次次被提到,并被登载在宣传板上。

    腰疼那种滋味实在难挺,有的羸弱女青年常常跪在地里割,汗水也常常伴随着泪水。每当我看到这种情况常常返回来,帮她们割上一段,并说一番激励和安慰的话。有时几个青年聚在一起,便嚎啕大哭。新青年脆弱,老青年更感到前途渺茫,只是她们哭得更隐蔽一些。我是新青年当中年龄比较大的,他们有些痛苦也愿意向我倾诉。一次两个女青年没说几句话就痛哭流涕了,我一时感到束手无策,刚巧想起八月节买的月饼还有两块儿没有舍得吃,就拿给了她们。都是些孩子,大孩子只能哄小孩子。别小看这两块儿月饼,它可是365天里唯一能见到的糕点,当时显得弥足的珍贵和稀罕。那一年多我只吃到过一次沙果,分到过半斤大米和半斤江米。在地里干活时或到团部去,实在渴的时候就和大家一道喝水坑里的水。水里少不了各种小虫子,用手撩一撩然后就用手掌捧起来喝。由于光照和体力劳动,从来没有听说谁胃肠不适。我过去的胃寒和消化不良,也就此告别了我。生活,生存就需要干活,看来这个词再确切不过了。

    劳累对劳动者来说都是等同的,劳累使我真的变得坚强起来。对坚强的人来说,在克服困难之后,感到了胜利的喜悦和自豪。一个人能够战胜劳苦,还有什么不可战胜的呢?

    豆海飘浮着成熟的豆香,我心中也一直激荡着成功的喜悦。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