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我对建三江的回忆653  

2009-06-21 22:25:02|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对建三江的回忆 
 

                                朱尔维


写在前面

    在前几天发送了“农场时的两件趣事”后,我受到陈庆生大哥的鼓励,又写了两则二东的故事(外一则)。这几天我看了一些大哥大姐们写的博文,里面不乏一些令人感动的故事。是的,北大荒的那段历史,主体是辛酸、悲壮的。但在那个年代,生活在那种条件下的我们,一颗红心,以苦作乐,身边也确实发生了许多平凡的、有趣的、令人捧腹的故事。要真实的记忆北大荒,我们要从多方面、多层次,从各个角度去发掘、去抢救、去记述。因为,在北大荒曾有过我们的工作、生活、奋斗、理想,有过我们的酸、甜、苦、辣,更有着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故事有待我们去追忆……今后,我将在我的博客中写出我对建三江的回忆系列。今天是第一段,《报名》。

1、报名

    75年7月高中毕业后,我和往年暑假一样,组织了以我们班的团员、班干部为核心的同学好友一班人,到学校(教育局)的砖厂去勤工俭学,为此,我母亲让我和她一块到北京去看望我二哥和四姐(当时我二哥在解放军画报社,四姐在北大),我都没去。我们这班人和往年一样,和砖厂的工人分上下午两个班,从第一道工序推土到最后一道工序出窑,是一个独立的集体。那时候,一个中学生一个暑假能挣到五十至一百多元钱,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75年8月14日上午,因头一天下雨,没法干活。我们几个好友到王文海(60团基建连)家房后打扑克。闲聊中,文海说:“过几天就不能和你们一块去干活、打扑克了。”我问:“为什么?”文海说:“我报名上兵团了,17日就走。”经我一再询问,文海告诉我,他要去的是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在建三江。那里界临中苏边界,地域辽阔,有山有水……听着文海的叙述,我的脑海中立刻浮现了小说《军队的女儿》、《雁飞塞北》中的许多描绘和故事,以及电影《老兵新传》中的许多镜头。想到自己少年时立下的志向,长大后像父兄一样去当兵当警察……我立刻决定,我也要去兵团。于是,扑克也不玩了,立即骑车到父亲所在的单位去报名。

    到单位报完名后,我拿着《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申请表》去找父亲签字。当时已退居二线的父亲正在办公室。看着我递给他的申请表,听我说明来意后,父亲沉思了一会儿问我:“是否和你妈打个招呼商量一下?”我说:“我不想让我妈知道,等我走后再写信告诉他。”父亲又问:“你考虑好了吗?”我毅然的说:“我已经决定了,你就签字吧。”看着六十五岁的老父亲眼含热泪,用颤抖着的手给我签了字,我拿起申请表就跑了出去……

    父亲68年就患有高血压、动脉硬化,身体状况一直不好。我们兄弟姐妹虽多,但在齐市他身边的才仅一半。何况母亲当时又在北京,我又不让告诉她。我是了解父亲当时的心情的。按当时的政策,我是可以留城的。因我四姐五姐在69年一同下乡到北安的龙镇农场。75年时,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已近尾声。从72年开始的招兵、招生、招工政策施行后,已有许多知青陆续离开了农场农村,还有病返、困返的……即使如此,那时的我们谁也不会知道,未来等待着我们的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结果。此行一旦决定,将自己的青春和一生都献给北大荒,也绝不是不可能的。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