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第一次探亲660  

2009-06-23 17:32:07|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探亲660

                      huangjian

      在黑龙江下乡的那段时间里,由于每两年才有一次探亲假,即便包括病假、事假等,每位知青回家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的。

    每次探亲心情都格外激动,期待见到久别的亲人,体验久违了的家庭温馨;每次探亲任务也很繁重,走时设法带上一些黑龙江特有的大豆,到北京可以换豆腐,那时豆腐凭本供应。回京后,要拜访同学、战友的家庭。汇报战友们的情况,带回父母们的叮咛。一旦请假获准,匆匆收拾行装,以当年最常见的形态:一前一后肩挎两个旅行包,急不可待地踏上回家的路程。就我而言,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下乡后的第一次探亲。

    1971年的夏天,猪舍的一场大火将我的铺盖卷烧光,人没伤着已是万幸。天热的时候还好将就,随着天气越来越冷,我也陷入了只能与同班好友和盖被子的尴尬处境。此时烧毁的猪圈已经修复,失火的原因也已查明,我以面临的实际困难为由,向连队提出了探亲的申请。临近年末,我的探亲报告获准,与连里的北京知青大毛、长昆一路同行。

    因为有同连的哈尔滨知青在家探亲,第一站我们到了哈尔滨,他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带我们游览了市区,逛了著名的南岗秋林,尔后来到了松花江边的防洪纪念塔,我们在那儿留了影。告别了哈尔滨战友,三人直奔北京。

    到了北京,长昆已经到家,我和大毛却无法在此久停。尽管我们曾在这里读书、成长,尽管我们觉得北京是那么的亲近,但我们的家都已搬去了河南干校,此时无法见到自己的家人。我俩只在北京小住一日,全拜托同院好心邻居的照应。离京时,我想着买上一条大前门香烟,为向父亲表示一点儿子的孝心。

    登上列车,沿京广线向南挺进。车到新乡,大毛下车,就此告别,剩我孤影单行。跨黄河、过郑州、到漯河,这里已是离我“家”最近的小城。寻找干校的转运站,搭乘运砂石的大货车,到达我“家”居住的大刘村,已是黄昏时分。经乡亲指点,来到一座农家小院,父母闻听我到来,跑出门口相迎。见到千思万想的父母亲,心中不由得一阵激动:干校的劳动辛苦吗?这里的生活他们是否适应?看上去父母的身体还好,面带笑容。未待多语,已随父母跨过了院中一间土屋的小门。

    进到屋里,有几件北京带来的家具非常熟悉,而摆放在这间土屋里却又是那么的不协调、那么的陌生。整间屋子没有窗户,即使在白天,房间里也一直开着一盏昏暗的电灯。经询问得知,此屋改造前曾是老乡的牛棚。面对眼前的一切,刚才激动的心情,此时有些沉重。干校的生活难道就是这样的情景?许是看出了我情绪的变化,父母宽慰我:住这里是暂时的,干校的宿舍已经盖好,过两天就搬家,到那边会有好一点的环境。

    父母亲已去张罗晚饭,我一人默默地坐在屋中……随着两声“大哥”的呼喊,一高一矮、一男一女跑进来两个儿童。没错!那是我的弟弟和小妹,两年了,他们长高了,却还是我熟悉的可爱面容。他们拉着我问长问短,稍许活跃了一点屋里的气氛。

    望着父母亲忙碌的身影,听着弟妹们口中地道的河南乡音,熟悉的家具、低矮的土屋、昏暗的小灯……,我不由悄然泪下。为什么动情?直到今天,我仍然说不清道不明。这是我的第一次探亲。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