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针与光阴短,线与情义长677  

2009-06-27 18:30:41|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针与光阴短,线与情义长

                                王金发

    北大荒俗称三件宝,狗皮帽子破棉袄,胶皮乌拉不可少。

    我们刚到北大荒时还不信邪,都不肯穿这些看似平常的东西,在严寒的威逼和工作的迫使下,大家才不得不穿戴上它们。

    到了秋天农闲时,女青年纷纷为自己拆洗棉衣棉裤。男青年只好求助于要好的女同事或老农工家属,实在无援的情况下只有继续穿破旧的对付。眼看冬季就要来临了,副指导员的棉裤还没有着落,他又不愿有求于女青年。我看出他的畏难心思,又实在想帮助他,就说“我给你做吧。”他说“你做过吗?”我说“当然没有做过。不过我见过我母亲怎样做的,估计还能做上。”他把破裤子拆洗干净以后,把旧棉裤套和半斤新棉花拿给我。

    那时买布买棉花都凭票,每人每年只给 34.2 尺布票, 1.3 斤棉花票。做棉衣棉裤只能用旧衣裤,更不可能絮全新的棉花。破裤子坏的地方我用手针给他补好,旧棉裤套子一片片的撕开,参和仅有的一点新棉花再絮上。在裤面上絮完棉花后,我也学着母亲的方法,用块木板压一压,压薄了再行成两个大片。当时我的工作很忙,没有大块儿的时间做,只能抽时间一会儿干一点。

    副连长到连部看见我自己做棉裤,就说:“让你嫂子帮助你做吧。”我说“我试做吧,练练手艺,以后也好给自己做。”他看我说的有道理,又执意要自己完成,也没太勉强。一些女青年听说我在帮助别人做棉裤,既感到新奇又表示怀疑。她们常常过来看,摸摸絮的匀不匀,行的密不密。经过多天的操练,我终于把两个棉裤片合上了。我让副指导员试穿后,才锁上裤脚和裤腰,钉上袢带和扣子。副指导员穿上翻新的棉裤,自然万分感激、喜不自禁。女青年看到我一个男孩子真的做上了棉裤,无不投来敬佩的目光。

    回到地方成家后,我买了一个缝纫机。那时人们收入才七八十块钱,大多数人都做衣服穿。我开始自学裁剪,学着给家人和亲属做一些衣服。那时大人和孩子的衣服都是自己做的,诸如成套的中山装和西服等。

    应该说我是一个地道的不肯安分、不愿满足的人,由于那时收入少经济比较拮据,我总试图挣一些外快。我联系一家成衣店想挣点辛苦钱,结果做第一条裤子就给熨坏了,三元钱的手工费也给扣下了。后来岳母给我介绍了一个熟悉的服装店,记得一天我最多做过六个裙子,虽然一条只有一两块儿的工钱,长此以往也会有不菲的收入。可是好景不长,没多久店主就挪到外地去了,就此我也收手不干了,刚挣回缝纫机120元的本钱。

   有一年春节前,我一气儿给亲属及自己家孩子做了八套大小不等的童装。布料虽不是那么高级,样子也算不上有多么新颖,价值也不过十几块钱,但那一针一线凝聚了我一份浓重的心意。每当我看到孩子们穿在身上,我都会产生一种不尽言表的由衷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