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拓荒者的“黑白”记忆474  

2009-05-02 01:07:25|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这是金虎写的博文,发表在4月30日的北京晚报上。金虎说,这是他在五一节给六十团的礼物。等8.27聚会时,我们拿原版的报纸给大家看。

              拓荒者的“黑白”记忆

    近日,在60团(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博客上看到这样一组视频:在北大荒的一片丛林前,回访团的老知青们在当年逝去的知青墓前肃立,为他们献上花圈,并把一瓶瓶白酒敬洒在墓前,以此祭奠长眠在北大荒的知青……

    往事钩沉,这不禁使我想起40年前的知青岁月。翻出那些泛黄的老照片,打开尘封的记忆,心潮澎湃,思绪万千,胸中翻江倒海……

        初到北大荒

    1968年7月4日上午,我们二十几名北京23中的66届初中毕业生,登上知青专列,与其他学校的一千多名学生一道,奔赴祖国的东北边陲——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

    两天后,知青专列把我们卸在了一个叫新华的小站。被告之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伏尔基河农场(后来的16团)。站台上锣鼓喧天红旗招展,挤满了欢迎的人群。我们被簇拥着送上拖拉机拉的拖车,一路颠簸地来到将要落户的第五生产队。

    宿舍是有着二十几年历史的土坯房,里面低矮黑暗潮湿,南北两排大通铺,整个就是一大车店。想到将要在此工作生活,同学们不由黯然神伤。

    三天的参观学习结束后,我们被分到农工班。当时正值麦收季节,对农活一窍不通的我们和当地农工一起,立即投入到紧张的麦收中。

    头几天的农活就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不管是在场院灌袋子的,晒麦子的,还是跟着康拜因(联合收割机)下地割麦子的,下工回来一个个都是灰头土脸低头耷脑的,此时的大通铺成了我们的最爱,倒在上面成了天堂般的享受。

    对于刚脱去学生装的我们来说,那些重体力劳动是对我们身体极限的考验。装满160斤麦子的麻袋扛在肩上,还要走上一尺多宽的跳板,爬上三节跳后卸下麦子,循环往复不知多少趟。一天下来,肩膀红肿双腿哆嗦……

    尽管生活条件艰苦,身体超负荷运转,我们仍咬牙挺了下来,没有因此而落泪。

    然而,当我们在接到第一封家书时,憋在心中的委屈和思念家乡亲人的伤感,如暴发的洪水倾泻而出,同学们手捧家信嚎啕大哭……

    初到兵团的几个月中,我们体验到了从没有过的经历:跳进恶臭的猪圈起粪;举着棍棒追打到地里捡粮食的百姓;到老农工家打狗(为防狂犬病要把全队的狗杀掉,连刚出生的小狗也难逃此劫);泡在冰冷刺骨的水里沤麻……

        新垦区的拓荒者

    1968年12月,兵团要抽调老农工和知青组建6师新垦区,我们团包建60团。我们得知后兴奋地踊跃报名,有人还咬破手指写下血书,表示坚定的决心。最后连里决定我和同学石嘉华、高鸿企、郭志中、汪永臣五人成为第一批赴6师60团的知青。

    1968年12月26日,在全国人民欢庆毛主席生日的日子里,我们冒着零下45度的严寒,开进了荒无人烟的新垦区,在白雪皑皑的林海雪原搭起了第一顶帐篷。

    新垦区的艰苦程度和老连队相比不可同日而语。一切都靠我们的双手,一切从零开始。

    没有住房,我们砍来树木搭起帐篷;没有水,遍地的冰和雪就是天然水库;没有新鲜蔬菜,用斧子剁开硬得像石头一样的冻白菜熬汤喝着也挺来劲。为来年开春盖房备木料,我们十几个北京知青和老农工们一起,来到原始森林深处,伐倒一棵棵大树,截成一段段木材,装上一辆辆卡车,运回团部。白天伐木要走上十几里路,中午休息时,我们围坐在篝火旁,啃着烤黄的冻馒头,就着一捧捧的冰雪,听着老农工侃段子。后背任凭刺骨的寒风吹袭,感悟着“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的深刻蕴涵。

    那时候虽然整天干着抬木头的重活儿,一天三顿冻白菜汤,可我们没觉得累,没觉得苦。已经习惯了超强体力劳动和艰苦生活的知青们,最大的享受莫过于每天晚上能用热水擦擦身,然后钻进被窝,听着半导体里放的样板戏边哼着边胡诌海聊。没有报纸,没有电话,和家里通一次信有时得一两个月的时间。我们过着枯燥乏味空虚无聊与世隔绝般的原始生活。当时上山伐木都是男的,我们甚至两三个月没见过女的了。听老农工说,公路上有大客车通过,能看到女的。那天我们坐在公路旁的木堆上,真的等来了大客车,在客车通过的一瞬间,透过结满冰霜的玻璃窗我们隐约看到了戴着花围巾的女人,大家蹦着高欢呼着……

    完成伐木任务下山回连队那天,知青们异常兴奋,早早打好行李爬上爬犁。雪下得贼大,大烟泡刮得贼猛。坐在前面的知青捧着毛主席像,坐在高处的知青举着国旗。狂风漫卷、红旗烈烈,我们的爬犁在东方红(拖拉机)的牵引下在暴风雪中疾速前行。那壮观的历史画面永远定格在知青们的脑海中。

    沼泽地的真面目到了夏季才逐渐明朗起来。一望无际的沼泽看上去美丽壮观,成群的野鸭水鸟在水草相连的沼泽中飞起飞落,俨然一幅美丽的天然水彩画。然而它暗藏杀机的冷酷凶残面孔让我们望而却步。

    一个寒冷的深夜,因外出回连队时迷了路,两名知青和四名老职工连冻带饿,精疲力竭,最终没能走出沼泽。其中一名知青死得之惨烈令我们痛惜:当发现他时,他身体大部分已陷入沼泽中,然而他的手仍在奋力前伸,好像发现了什么。就在他的前方不远处,后去搜救的拖拉机的车辙清晰可辨!头天夜晚,因前去搜救的拖拉机的灯光只能照到前方,而没有发现侧面近在咫尺陷在沼泽中的那个知青(事后猜测,很可能当时那名知青发现了机车,但因饥寒交加他喊不出声,致使他与生命擦肩而过)。残酷无情的沼泽夺去了他们的年轻生命!

    从1968年12月60团建团伊始,总共四千四百多名(据不完全统计)来自北京、天津、上海、哈尔滨、齐齐哈尔等城市的知青,在二抚公路一百多公里沿线的全团三十几个连队中,用他们的青春和热血,谱写着自己的壮丽年华,成为那片沼泽地带的拓荒英雄!知青们在共和国的边疆建设史上写下了辉煌而凝重的篇章!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