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第一次接兵476  

2009-05-04 13:41:14|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这是莱西写的一篇博文,讲述了她去福利屯接新战友的事情。尽管她当时也才16岁,在新知青面前俨然是个“老兵”,当我们看到她那“大油包”的模样,一不小心还让初来乍到的新兵给忽悠了……精彩!生动!使人忍俊不禁。

            第一次“接兵”

    1970年5月的一天早上,指导员把我叫到连部,指示说:“早饭后你和寇铁顺(统计员)去团部接新战友,团里分给我们一批天津知青把人给我平安带回来。”“是!保证完成任务!”这活儿我愿意干,我高兴地一溜烟儿跑出了连部。我们怕耽搁了时间,简单吃了两口饭带上盥洗用具就上路了。

    到了团部我们先赶到军务股报到。伍股长看到我笑着问:“小闫,不是报表的日子跑来干嘛?”“接兵呀~”我故意挺了挺胸脯说。 “呵,你才来几天呀就神气起来啦。” 别门缝儿里瞧人,我梗着脖子说:“早来一天我也是老兵。”“好好好,你—老兵。”“老兵”,伍股长退后一步边打量我边说:“外出怎么不穿棉衣?”“嗯?不是在团部接吗?”“老兵情况不明了吧,明天8点半集合福利屯接人,去找棉衣去。”

    说到这儿还是要交代一下,不要一说团部人们脑子里浮现的就是办公楼,最起码也应该是整齐的排房。其实我们那时的司政后三大机关、话务班、警卫排、卫生队、商店、邮局……统统都是设在一个个地窨子和一顶顶帐篷里,上至团长政委,下至参谋干事和普通工作人员,谁也没有特殊待遇,官兵一致同甘共苦,所以我们见到领导、首长从来没有距离感,团机关的一般干部大多是从连队调上来的,他们对待基层连队来的人都非常热情,因为他们深知连队比机关还要艰苦和辛苦得多。

    言归正传,离开军务股我就直奔了话务班去找曹小东,(小东是从9连调来的)说明来意,小东说没问题,她出去一会儿就给我借来了一件棉衣。这件棉衣是件男装,我穿上快到膝盖了,而且衣服的主人肯定是机务上的,衣服虽然洗过,但是大片大片的油迹是去不掉的,像一朵朵乌云不规则地飘在前襟后身上。不过穿在身上还是很暖和。“呵呵~不太新”小东笑着说。“没关系挺好的”。小东又递给我2斤全国粮票和10元钱,她说:“出了兵团吃饭就要粮票了,先拿着用吧。”小东真像老大姐想得如此周到。那天晚上我就在小东的被窝里睡了一夜。

    第二天,一名军务股的副股长带领我们各连接兵的一行人,乘坐大解放卡车在二抚公路上颠簸了几个小时下午3点多才到福利屯,我们被安置在火车站旁的招待所休息,说天津青年今天到不了了,但是所有人等招待所随时待命谁也不得走远。“解散!”股长的话音刚落,一眨巴眼儿的工夫人就都没影儿了。可见这些在大城市热闹惯了的人憋得够呛,福利屯大小是个镇子,还有些商店饭馆什么的,他们肯定都去撒欢儿了。

    不知怎的我没兴趣出去,第一觉得借来的钱不能乱花;第二好不容易放松了只想睡觉。我一个人在房间里蒙头大睡。“肉片炒蒜苗真香”,“嗯,木须肉也好吃”“大米饭呀—久违的大米饭”……我被她们的吵吵声弄醒了,这些人一定是撮美了,意犹未尽回味无穷,人回来了嘴好像还在餐桌上呢。我眯缝着惺忪的睡眼看了看窗外,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了。此时,不知是被她们馋的还是饿了,我的肚子咕咕直叫,不由得眼前似乎也晃着碧绿的蒜苗炒肉片和黄橙橙的木须肉。唉,真是懒得动,不吃了,一蒙头又进入了梦香。

    第三天,股长说继续待命,强调谁也不能走远,要做到随叫随到。不过这回我必须得上街了,要解决肚子问题。出了招待所不远就有个面食铺,有馒头有火烧,都是玉米面和白面两样面的,吃着热乎乎的火烧觉得很香,确实,没有粮票是吃不到热火烧的,深深感到小东雪中送炭的温暖。饭后回到房间继续睡,我觉得可享福了,久违了的砖瓦房和木质单人床,可以尽情地享受一翻,把长时间缺的觉补回来,把平日超负荷劳动的疲劳赶跑。要知道那时我们不过只有16岁,是多么贪睡的年龄呀!播种的时候,趁着往播种机斗里装种子的间隙,我们就地卧倒都能睡上一觉。下午,股长通报天津青年明天到,可以自由活动。那就上街照张照片吧,离家8个多月了,家人总和我要照片,(他们不了解这里的情况,当时团部还没有照相馆)“三八节”的集体照他们觉得太小都找不到我。好,这次一定让他们满意。于是我来到一家照相馆,说是照相馆,其实也就十几平米大,我端端正正地照了一张一寸的标准像。余下的时间就是特别想家了,这个“家”不是北京的家,而是连队这个家,觉得自己像掉队的孤雁,孤单寂寞失落……

    第四天天不亮我们就被“咚咚咚”地敲门声叫醒,集合带队到火车站领新战友名单,我们连只分到10人,5男5女。

    天空阴沉沉的,乌云压顶,一阵阵凉风吹来,好像要下雨。大约5点多火车进站了,这些新来的天津青年和我们刚来时一样嘟了嘟噜大包小包的行李不少,下车后叽叽喳喳地忙着查找自己的东西。我观察着他们,发现这批女孩子有一个亮点,大辫子特别多,甩来甩去的真好看。哼,我看美不了几天辫子就留不住,出早操还不够麻烦的呢,这都是我们的经验。点名、发餐、装行李、上车。看着他们一起来的同学或邻居此时被分到了不同的连队,上了不同的车眼泪汪汪地告别我心里也有点儿发酸。

    寇铁顺穿的单薄我让他坐进了驾驶楼,我带着我们连的10个人上了车,“桑绍英,到!古惠玲,到!谢国才,到!林秀珍,到!……”我依次又清点了人数,没错!出发!大解放车队满载着新战友向抚远荒原进发。车刚驶出福利屯天就下起了小雨,他们纷纷穿上了新发的军大衣,盖着腿看来不冷。多亏了小东给我找的棉衣,使我再一次感受到了雪中送炭的温暖。我对他们说:“天冷,路挺远的,你们吃点儿东西吧”。“借思嘛棉袍呀?”(这是嘛面包)他们操着天津味儿边说边掏出自己带的食品,不经意地把刚发的面包丢在了一边。哼,别牛,用不了几天你们想吃也没有了,后悔去吧。我吃着这油光黄亮的面包很香很香……

    雨紧一阵慢一阵地下着,由于路滑卡车在泥泞的二抚公路上小心行驶,越往东走越荒凉,新战友们不时地问我还有多远就到了。我说:“这刚开始,你们踏踏实实在车上坐着大概下午3、4点钟能到”。“啊?还早着呐!借思嘛路呀—”我看他们有点儿烦。我太理解他们了,他们还一直沉浸在离家的情绪中,一定很想家,想父母、想兄弟姐妹、想从小长大再熟悉不过的天津的大街小巷。我们虽然同坐在一辆车上,我也想家,我想的却是连队这个家,因为我是— 老兵。我相信不久的将来,他们也会一定喜欢我们这个集体这个新家的,尽管起初会有些无奈。

    午后,雨过天晴了,由于太阳和清风的光顾,我们被雨水打湿的棉衣慢慢收干了,我们也离连队越来越近。

    下午3点多车缓缓地驶进了连队,啊,终于到家了。由于大家还没有收工,所以只有几位连队干部迎接新战友。我和连长指导员简单地汇报了一下就忙着帮他们清点物品卸行李,这时我才发现有两件行李与名单不符,怎么没有谢国才、林秀珍的行李,却冒出了姚兰云、王金英的行李?不应该错呀?我当时是让他们自己认领行李自己装的车呀?怎么会出纰漏呢?经过了一番了解,我才恍然大悟。事情原来是这样的。

    古惠玲、姚兰云、王金英他们三个是老同学好朋友,彼此不愿意分开,谢国才、林秀珍正好在姚兰云王金英分到的连队也有老同学好朋友,结果她们居然私下里就调换了,姚兰云王金英冒名顶替来到了九连。我们接人只有名单没有照片肯定无法识破。不过,生产建设兵团绝对不会容忍这样无组织无纪律的事情,次日一早小型车就把她们互换回来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相互很快就熟悉起来,后来她们彻底坦白说,她们一下火车就给我起了一个别称—大油报(包),还说可千万别跟着大油包走,没承想事与愿违偏偏就要跟着大油包走,心里好大的不情愿不痛快,所以她们耍了个小聪明来了个掉包计。

    正由于当年他们被大油包带进了九连,开始了我们朝夕相处风雨与共的生活,建立了甘苦相知情同手足的真情实感,共同携手走过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所以时至今日近四十年过去了,尽管我们不生活在同一个城市,却依然心心相印情意至深,成为了永久的好朋友。我深知他们永远记住了我这个“大油包”,今生今世我也忘不了他们的“掉包计”。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