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 转向”的固执482  

2009-05-05 17:37:25|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这是刘占泉写的一篇博文,讲述了当年难忘的一段特殊经历。正是因为有这样一段的生死之交,正因为有“决不分开”的“共同意识”,才使知青之间的情谊得到了升华。顺便说一句,“怡口莲”就是他爱人的网名,编号为114号,但是他们到现在还没有上来过,如果有人去动员一下,他家的博客是现成的。

          “ 转向”的固执 

    北京人形象地把人迷失方向称之为“ 转向”。而“ 转向”的人一旦认定方向是非常固执的。因为在他的头脑中就认定这个方向是对的。就像如今有人开车上路一样,当自己“ 转向”时与车内的指南针背道而驰,但却认为是仪表错了,而自己认为的方向是绝对的。直到撞了南墙才回过头来恍然大悟。对此,我有深刻的体会。假如当时是我独自一人,可能就永远长眠在北大荒了。

    1971年春的一天傍晚。连队突然紧急集合。原来是在连队驻地对面,二抚公路的南侧发生了荒火。大伙借着风势向三连的驻地烧去。为了保护兄弟连队,二连调集了所有青壮人员,手拿扫帚、树枝奔赴火场去扑打荒火。

    在大家的奋力扑救下,火渐渐地熄灭了,天色也完全黑了,打火的人们也都走散了。我感觉又累又渴,用脚后跟使劲跺了几下草地,从洼坑中捧起一把满是小虫的浊水,完全不顾地喝了下去。定下神来,我才惊愕地发现周围只有我们两个人了。另一个是来自上海半工半读学校的男知青,名叫黄亚辉。他高高的个子,略显驼背,但身材魁梧,尤其是那双长满老茧的大手非常有劲。

    我俩稍歇片刻开始往连队驻地走去。但因走的方向问题发生了激烈的争执。此时,天色已是一片漆黑。远处不时传来几声令人毛骨悚然的狼叫声。我们共同意识到:绝不能分开,孤身一人更危险,找到公路就是胜利。但因二抚公路是战备路,为防空袭,公路修成多个S形状,蜿蜒曲折。所以,远看汽车的灯光是忽隐忽现,根本无法当做目标前行。

    连队在何方向?公路在哪?此时完全凭自己的感觉判断。我认为在东,他认为在西,我俩固执己见,互不相让。但他凭着长我几岁又身强力壮,硬是强拉住我的手跟他走。但我仍然固执地认为走的方向是错误的。曾几次挣脱后向相反的方向走去,但几次都被他那双强有力的大手又拉了回来。无奈,我只好违心地跟着他走。但嘴里不停地叨唠着:你走错了,离连队和公路越来越远了等等。

    黄亚辉似乎已经懒得和我争辩。他不顾我的叨唠,始终硬拽着我艰难地继续行走。渴了就跺几下脚,从脚窝里捧点浊水喝,累了就背靠背歇一会……

    就这样走着走着,忽然觉得脚下一片清水,仔细一看,原来是公路边的水沟。我俩异口同声地大叫:胜利了!有救了!随后弯下腰痛快地喝了几口清水,洗了把脸后,趟过没过大腿根的水沟上了公路。

    刚上公路不久,听见不远处传来55胶轮拖拉机的响声和众人呼喊我俩名字的叫声。原来是连队发现我俩失踪,派人寻找我们来了。上车后我俩与战友们热烈拥抱。当时的心情我是无法用文字表达出来的……

    几年前,黄亚辉由上海来京,我曾经与他谈起此事,但毕竟岁月沧桑,事隔多年,他似乎淡忘了。可由于他对我有救命之恩,却让我终生难忘!借此,向黄亚辉哥哥问好!祝你全家幸福安康!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