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754 成长(五)——只身奔赴又一个新家  

2009-07-14 14:59:14|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成长(五)——只身奔赴又一个新家 

                                      莱西

     这次离家,没有了欢送的人群和锣鼓,没有了结伴同行的同学,没有了托运行李的行李车,没有了当地接人的干部。这回可真是要自己飞了。   

    一项独立行事的我妥善安排了行程,为了能在白天到达目的地,我选择了23点永定门火车站发车途经石家庄的慢车,次日凌晨5点便可抵达石家庄,而后换乘6点发车的石家庄至阳泉的长途汽车,据说到青杨树约两个多小时的车程,这样上午9点左右我便可到达目的地了。

    由于这次是去农村,又是人生地不熟的,爸妈给我带了十五斤杂拌糖和十条阿尔巴尼亚香烟(经打听说当地人就喜欢这种烟),让我看着情况送人。因此我的背包就特别大,有被褥、蚊帐、换洗衣服、日用品、大小两个盆还要装上糖和烟。另还有一个手提包装了几本书和50元钱。去兵团可以分文不带,那里每月发工资,不仅可以衣食无忧自食其力还可孝敬父母。而去插队就不同了,返要父母给带上钱,这样虽然他们心里踏实,可我心里不踏实了,这么大了还要父母养,心里很愧疚。

    出发的那天有一个邻居正好要去良乡,他看我要带这么大的行李,就好心屈就也坐了这趟火车,他不仅可以把我送上车且还能和我同行一小段路程。真是感激不尽!

    火车像老牛哼哼似的终于在早上5点咕哝到了石家庄,正好按预计的我可以顺利换乘长途汽车。

    把背包放在座位上,我贴着座椅边半蹲半坐,将胳膊伸进背包带,两腿使劲——起!啊?背包愣是没动静。再来!这回我前后悠了几下想顺劲儿起来,结果还是白忙活。眼看停车时间快到啦,旁边的两个年轻人一人抻了一根背包带,说“走——”,一溜小跑把我送到了检票口,帮我背上了背包,“肖妹儿(小妹)就到这儿吧,帮不了你了”,话音未落他俩转身跑向了快要启动的列车,恐怕连我的“谢谢”都没有听到。

    自打他们帮我背上了背包,我的腰就始终没有直起来,背包驮在背上恐怕都看不到我的头。出了火车站看到前面一位大妈,我紧走了两步。

    “大妈,长途汽车站怎么走呀?”我弯着腰歪着脑袋问。“呦,瞧这闺女儿,我帮你拿吧?”大妈爽快,边接过了我手里的手提包边说“我领你去!”这下我就跟遇上亲人了似的,心里可乐了,庆幸又有贵人相助了。

    “闺女儿,到了车站我给你看着东西,你买票的时候给我买张站台票,我送你上车,不然进到里面还走得不近呐。”大妈真是大好人,帮人帮到底!

    “那真是太谢谢您了!”我也顾不上客气和推辞了。

    大妈一直把我送到了汽车旁,并看着售票员把我的行李放上车顶栏上了网子,还交代给售票员“这闺女儿到青杨树”。

   大妈走了,还不时地回头向我招招手,我目送着她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这一幕至今已三十多年过去了,可当时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小个子干巴瘦的好心的大妈!(当时的民风多么纯朴啊)

    汽车驶向了我要去的地方。起初还是攒天的护路杨夹着一条不宽的柏油路,感觉这路还不错。可没走多远就变成了砂石路,一路扬起了沙尘,再前行就进入了太行山区,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座座黄土坡,汽车时常要从山间穿过,一看便知修这条路也很不易,要开山修路。看着眼前一闪而过巴掌大的片片梯田,不由得就想到了我们北大荒那一望无际的麦田,想起了战友们在一起嬉戏说笑的场景,不知道这帮家伙在干什么呢?此时还真想他们……

    “青杨树到了”。售票员眼睛盯着我喊,我马上把思绪拉回了现实。看看左右,原来只有我一个人下车,售票员麻利地把我的行李从车顶上卸下来,汽车一溜烟儿地开走了,留下了一片寂静。

    这是一个没有任何标志的车站,放眼望去前面就是一个一个光秃秃的山包,绵延起伏。路边一块大石头,石头上坐着一对母女。

    “请问天井大队怎么走?”我也不知道怎么称呼她——老乡?大嫂?所以没有主语。

    “顺着这条路翻过两道梁就是了”。那妇女回身指了一下被人踩出的盘桓在山间的蜿蜒小路。

    “噢,谢谢!”她帮我背上了背包。开拔——

    我正走的呼哧呼哧呢,迎面走来了一男一女,男的四十多岁,头上带着羊肚毛巾,毛巾从前向后一嘞系了一个扣,两个毛巾角一上一下煽在脑袋两边,里面穿着本白色的粗布中式小褂,外面一身粗布黑衣裤,敞着怀,脚蹬黑色圆口布鞋白布袜,精瘦唰利。他要是挎着一把盒子炮简直就是八路军武工队。女的十七八岁,扎着一对小辫,身穿暗红碎花小褂,干净大方,有点儿像电影《我们村里的年轻人》的原型。他们老远看见我就小跑着迎了上来。

    “北京来的?”虽然有浓浓的口音但我也能听懂。

    “是呀”

    “哎呀,紧赶慢赶还是晚了,知道你今天到,我们是来接你的呀!”他们笑着边说边接过我的背包,透着亲热。

    “谢谢!”我也笑着说,这可真是发自内心的呦,终于有人帮我减轻负担啦。

    原来这汉子是天井大队的大队长李怀庆,女孩儿叫红霞是团支书。一路上他们不停地问我他们想了解我的问题,有问有答我们说的也很热火。

    “咱村儿有电吗?”既然来了就不把自己当外人了,这不透着近乎嘛。

    “通电了,可咱用不起,家家还用油灯,只有磨房用电,磨面做挂面要交钱。”可见还真是贫困。

    “咱村儿里还有别的知青吗?”其实这是我最想知道的。

    “没有,石家庄市下乡的青年没有到山区的。”呵,这下我可真成村儿里地道的农民了,没有知青伙伴儿令我感到有些遗憾……

    说话搭理儿不知不觉他们说“到了”。“嗯?房子呢?”他们向下一指“这不!”嘿,原来天井大队卧在山坳里,怪不得叫“天井”呢。

    我们顺着坡地往下走就进了村儿。此时正值吃早饭的时候,男人们都一个姿势,挽着裤腿儿一手托着蓝边粗瓷大海碗(就是陈佩斯在小品里吃面条的那种),碗里盛着满满的好像是糊糊,一手拿着贴饼子或窝头,蹲在门口边吃边聊,嘻嘻哈哈的。呵,真能吃!我心想。大队长走在前面和大家伙儿搭讪着,我紧跟其后,吃饭的人们好像一下子停止了咀嚼张着嘴仰着头用目光迎送着我这外来客。孩子们更是从一见到我就前促后拥连跑带跳地跟着我,不一会儿我后面已是一大队人了。我被他们拥着在石子路上下下上上地来到了村里最高的一处院落。(村里的房子都是依坡而建,一层一层的)

    这是一个很紧凑的小四合院,院中央栽着一颗结果的酥梨树,院房以西为上,西房三明两暗五间,北房东房各三间,南房两间。西房高且大,离院落地面有七节石阶,门前一溜四根圆柱支撑着一米多宽的前廊,镶着木花窗棂的两扇门一直顶到屋顶,发黄破碎的窗纸耷拉着,看出是长久没人住过了。地面是大块儿方砖,屋脊房梁的原木清晰可见,绝对是真材实料。房间迎面摆放着一个斑驳的条案、一张八仙桌、两把太师椅。北房东房也有走廊,走廊砌有灶台,灶台上支着硕大的铁锅,(兵团连队炊事班用的那么大)即烧饭又暖炕。总的感觉此院的主人当年家境殷实。

    怀庆叔(他让我这样称呼他)说:“这是××家的祖屋,(我家亲戚的朋友)他老早出去干革命,五几年才回过一次家,往后就再也没回来过,旁边还有两套一样的院子,是他父辈兄弟三人每家一套,自家人都在外面,现在住的都是出五福的亲戚。这个院里住的是××的堂弟一家,给他家看房。”

    “噢~就是我的房东了?”

    “嘚,(对)夫妇两口子都是聋哑人,别看聋哑,人可沾啦,(好,行的意思)可是全村有名的聪明实诚能干。”这些评价在日后我们共同生活的小院儿里都得到了验证。

    怀庆叔和我说话,孩子们已经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一些妇女还在往院里进,她们都像看新鲜物似的看我,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我也听不懂,但我知道他们的话题肯定是我。

    “你就住这屋”怀庆叔指了一下墙角支的一副铺板。“南房是厨房,家什还没备好,你先吃派饭,从干部家吃起,今天到我家。”

    “不用不用~”我忙摆手,因为路上带的吃的还没吃完。

    “我什么时候上工?”

    “看你的吧。”看来怀庆叔不好意思要求。

    “明天我上工。”

    “沾!你先收拾收拾,明天上工,明天到我家吃饭。散啦散啦——~”他扬着手示意围观的人们。

    我赶忙留住他们,打开背包给他们每人都分了糖果,就算我的见面礼吧。他们如获至宝欢天喜地地离开了小院儿。后来我才知道,这糖对于他们是何等的稀罕呀,很多人是平生第一次见到奶糖。

    我来到厨房,推开门板,里面黑漆漆的,深一脚浅一脚的,地面高低不平。门旁边砌了一个小炉灶,进门顶着墙有一个半人高的大水缸,里面已经有小半缸清水了,看来都是为我准备的。我打了一大盆水,开始动手清理打扫我的家,准备从这里开始的新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