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755 送夜班饭(二)  

2009-07-14 15:22:00|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送夜班饭(二)

                          炊事班长

    Image

    今天我特别高兴,因为我收到两个邮包,一件是父母寄来的,一件是姥姥寄来的,在连里数我的邮包最多。我们北大荒所有的战友,只要是家里寄来好吃的,都是大家一起分享,我也不例外。

    今晚又是一个漆黑的夜晚,我早早来到食堂,手里拿着家里寄来的榨菜和香肠,准备给夜班的战友们好好露一手,改善一下伙食。我把榨菜和香肠剁碎了裹在面里烙成饼,闻着还真是挺香的,战友们吃了一定很满意。我对自己的杰作也很得意。

    我把做好的夜班饭装在背篓里背在身上,带着连队的一群狗又往东边出发了。我没忘记随身带几个引诱狗儿的馒头,这群狗一直跟在我左右,有时他们为了争抢一块馒头,不时发出汪汪的叫声,好像是在鸣锣开道。在这群狗的“护送下”,我的胆子大了许多,一会的功夫就穿过了林子,远远的看见了拖拉机白色的灯光。狗儿们看见了灯光更加兴奋了,飞快的朝着拖拉机跑去,我连跑带颠的紧跟在他们后面,赶快用手电筒发出信号,功夫不大就赶上了拖拉机,对方紧跟着作出回应,停了下来。我把背篓递给战友,休息了片刻就开始往回返了。

    返回的路上麻烦事来了。先是手电筒的灯光由白色变成了黄色(电池电量不足了);而后又下起了大雾。微弱的灯光下,越发看不清前方的道路,行进的步伐慢了下来,这群狗可就不耐烦了,再加上我手中的馒头已经用尽,这帮家伙丢下我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我低声呼唤着:“狗黑、狗黑。”狗黑是这群狗的妈妈,它听到我的呼唤,就马上跑了回来,轻轻的碰了我一下,这我弯下腰摸着它的头说:“千万别跑了!”。

    继续向前走着,突然被齐腰深的草挡住了去路,我低下头、弯着腰,瞪大了双眼,仔细辨别回去的路。可是,到处都是齐腰深的草,怎么也找不到路,一着急出了一身的冷汗。完了,我又迷路了。这时我听到了“狗黑”的喘气声,它好像是刚刚从哪跑回来。漆黑的夜晚,纯黑色的狗,我哪能看得见它呀?我只能凭着它的喘气声才能感觉到“狗黑”的存在。这时,有“狗黑”的相伴,我心里才踏实了许多,继续趟着草往前走,两条裤腿已经被露水打湿了。这时感觉很累了,头也蒙了,腿也像灌了铅似的,走不动了。我提醒自己不能再往前走了,附近不远处有个大水泡子,若是再往前走,恐怕会有生命危险。我想饭既然已经送到了,战友也不饿了,不如原地等到天亮后再出发。

    我站在草地上,一阵冷风吹来,不禁打了个寒战,浑身发冷,疲惫不堪,就用手揉揉眼睛,伸开五指在眼前晃了晃,竟然一点也看不见。草地里的虫子大概也都困了,都停止了叫声,连“狗黑”的喘气声也听不见了,大地一片寂静。我不由得闭上眼睛,只觉着身体一晃,差点摔倒,这一下又精神了许多。这时,我又听到了“狗黑”的喘气声,它又跑回来寻找我了,并不断的舔着我的手,我轻轻的搂住了“狗黑”的脖子,生怕它再跑掉了,挨着“狗黑”静静地坐在草地上,只要“狗黑”不叫,就说明周围很安全,等啊等啊,长夜漫漫……

    终于等到东方发白,我站起身来往四周一看,我身边齐腰深的草,被踩倒一大片,而不远处就是返回的路,但我竟然没发现。这时我隐隐约约看到树林边上的木牌牌,天呀!我晚上幸亏止住了脚步,原来我一直在墓地和水泡子中间打转转,莫非我真的碰到了“鬼挡墙”?如果不是“鬼挡墙”,真的没准就走到水泡子里了。

    这时大雾像一条白色的飘带,都集中在树林的周围,把连队紧紧的裹在中间,我穿过树林从雾中走了出来,远远的看见那一排排房屋和屋顶上袅袅的炊烟,看到了那熟悉的人影在晃动,顿时感觉又亲切又温暖,我在原地欣赏了一会儿才大踏步的朝着连队走去。

    连长和指导员见我一夜没有归队,正准备要去寻找时,看见我疲惫不堪的进了连队的大门,这才一块石头落地,马上让我赶快吃饭回宿舍休息。当天晚上,往东边送饭的任务,就换成了男同志。

    说来也巧,当晚何大哥在送完饭归来的途中,就用手中的木棍打死了一只“獳头”。它比狐狸大,皮毛相当的珍贵,一只“獳头”的皮,能雕两顶帽子,因为当时“獳头”还没有到脱毛的季节,所以它的皮毛相当的好看,雪青色显得高雅大气。

    我和何大哥讲:这里面也有我一半的功劳,若不是把我替换成你送饭,这只“獳头”就归我了。何大哥听了哈哈大笑说到:“拉倒吧,借给你个胆你也不敢打,它冲你一呲牙,就把你吓跑了,你又要迷路”。我说:“反正帽子雕好了,你得先让我戴”。何大哥说:“这还差不多,但是,你只能戴一个月。”冬天来临的时候,何大哥果真把其中一顶最漂亮的帽子借给了我。我和阿芳特意到团部照相馆,拍下了那张戴着“獳头”皮帽子的珍贵照片,战友们看了以后羡慕极了,纷纷跑来向我借这顶帽子。我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诉大家:一定要爱护好这顶帽子。许多战友都戴着这顶帽子,留下了北大荒人经典的照片,具有特有的风格---大气豪放。每当看见这张照片时,就想起了送夜班饭的情景,想起了何大哥。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