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782 选择  

2009-07-21 11:31:33|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选   择

                              朱尔维 
 
       6.18前后,一批批知识青年们为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和“农村是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号召,纷纷从京、津、沪等全国的各个大、中城市,奔赴祖国的四面八方。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去改造农村,去改造自己。去保卫边疆,去建设边疆。绝大多数的知识青年们,都是抱着把自己的青春和一生献给祖国、献给边疆的信念,怀着满腔的热血而踏上征途的。“明知征途有艰险,越是艰险越向前。”伟大领袖的教导,英雄人物的激励,使那时的知识青年们义无反顾地唱着《国际歌》,手挽着手一直向前、再向前!应该说,那时的那些知识青年们,还没有从“文化大革命”初期尤其是被毛主席幸福接见的狂热中冷静下来。他们心灵上的纯洁和赤诚,行动上的无私和无畏,是现在的任何年龄段的人们所没有的。当然,不否认也有一小部分知识青年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但他们也都有着各自的情况和原因,无论怎么说都是可以理解的。

    1975年我高中毕业时,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已近尾声。招兵、招工、招生、困返、病返等情形已成趋势。我之所以毅然报名,在毕业不久抢先到兵团去,也是有原因的。一是因为我在学校毕业时的地位和影响,不许可我呆在家里打临时工等待分配工作,那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种耻辱。虽然按当时的政策我是可以留城的。二是我从小就有一个心愿,长大后一定向父兄那样去当兵、当警察(我父亲解放前是党的地下工作者。刚解放时在东北某县任公安局长。我大哥在我刚记事时就是个穿着白警服、带着大盖帽的人民警察。尤其是1964年春天,我二哥穿着佩戴着上尉军衔的军装、戴着大盖帽,回家探亲时那威武、神气的形象,一直铭刻在我的心里,令我十分的倾慕。长大点儿能看小说后,《林海雪原》里的少剑波、《踏破东海万顷浪》里的雷振林等英雄人物,电影《南征北战》中的营长、师长,《英雄儿女》中的团长、军长等等,都是我心目中的偶像)。可我的这个心愿,在我还未到兵团,甚至刚刚报完名,还没有走出家门,就被孙喜峰的出现而打破了(说实话,小军的同行和我的承诺,是那样的令我感到十分的不得已和无奈)。

    再就是像我四姐那样(我四姐1969年下乡到北安的龙镇农场。不久就入党提干,是有名的铁姑娘指导员。1972年第一次回家探亲,就赶上有一个上南开大学的名额给她,她毫不犹豫地让给了别人。第二年又被推荐到北京大学),到兵团好好干,尽快入党提干,争取有个学习的机会。那时我主要想的是如何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来。可我的这个愿望,也差点儿被一件意外的事件而毁灭并改变我的一生。

    这件事还得从彭少生说起。小彭是和我们一批的齐市知青。在火车上时还不认识。那是从福利屯出发,路过富锦县城后,天逐渐地黑了下来,气温也降了下来。我们开始体会到了北大荒的气温变化。当我和小军、二东在说笑着时,我看见一个男生孤独地坐在一边,因穿的少被冻的直打哆嗦。我就把自己随身带的一件工作服借给了他穿。同时也知道了他叫彭少生以及他的一些情况。别看他挺胖,比我还大两岁,但他的性格比较懦弱老实。从那时起,小彭就一直和我们几个在一起,包括吃喝住。

    那是我们刚到18连不久的一天中午。我们出去烧麦秸回来晚了。小彭去打饭半天没有回来,我让二东去看看(当时我们住在和食堂一趟房,就是我相册中和二东合影的背景里那个要塌了的房子)。只见二东很快就跑了回来,说了一句:“小彭挨打了!”就顺手拿了一把镐把跑了出去。我急忙和小军跟到了食堂。一问才知是小彭因饭不够和炊事员吵了两句,被到食堂去的哈市老知青陈松林打了。这时的陈松林吓得躲在食堂里屋不出来。我问清了情况后就质问陈松林为什么打人。我们正在理论,只见哈市老知青丁爱国跑了过来,在我回头看他时,二话没说就在我的右脸上打了一拳。小军和二东见状就要动手,被我拉住阻止了。我捂着脸问丁爱国:“你为什么打人?”丁爱国说:“你不是要打仗吗?”我指着陈松林说:“他打人我问问不行吗?”这时哈市的老知青宫敬明也一边喊着“谁要打仗”,一边跑了过来。随着来了好多各地的知青们。可能是因为我在刚来时的见面会上的发言突出了点儿,大家都知道我是个头儿,所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我。我一看人越聚越多,万一谁忍不住先动了手,一场两地知青的群架就会发生,事态就会闹大。后果不堪设想。于是我看了几个哈市老知青一眼,强拉着小军和二东,带着齐市的知青回到了宿舍。回屋后,小军和二东气的嗷嗷叫,说憋气。非要抄家伙去大打一场,找回面子。大家七嘴八舌,场面混乱,都被我厉声制止和压了下来。

    下午,我让他们都正常去上班了。我自己却躺在了炕上。这一躺就是一天半。我躺下并非是因为肉体上的痛苦,而是因为心灵上的伤害。我不是在养伤,这点伤也算不了什么。我是在进行思想上的斗争,在进行心灵上的选择。这口气要不要争?仗能打吗?说实话,我长这么大还没有受过这样的屈。在家时也打过仗,对坏人和流氓我下手绝不留情。我当时的身体状况应是我这一生中的巅峰。那时我单手能举100来斤,更何况还练过几年武术?!小军就不用说了,在家时是个有名的“大虎军”,是个打仗不要命的主。二东也练过棍术,有家传的武术根底。但这是在离家千里外的兵团,只要一伸手,以后可能就缩不了手。仗可能就越大越多,越打越大。那么来兵团前我对小军父母的承诺,对二东父母的保证,我自己的理想和愿望,一切的一切都将改变,都将化为乌有。这一天半的时间里,我比较着,选择着,得与失、成与败、利与害我想了很多很多,很久很久……最终,理智战胜了感情,我选择了忍耐。而且告诫自己必须一忍到底。同时也告诫小军、二东他们不许惹是生非,不参加任何争斗。我们是来改造自己的,不是打仗来的。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正确的(结果在建三江我们来了里有叙述)。我在这件事上,战胜了自己,我选择了正确!

    后来我们和哈市以及京、津、沪的老知青们的关系都处理得很好。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和丁爱国、宫敬明、陈松林等都成了朋友。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当时的许多往事,如今都成了笑谈。哈尔滨的朋友们,这些年来你们的情况如何?你们好吗?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