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801 成长五---3  

2009-07-27 23:59:16|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成长五——一切都要自己做

                                              莱西

    脱离了“正规军”自己躲在山里“打游击”,名副其实的孤军作战,在这个新战场,一切又要从零开始。

    面对陌生而全新的环境,我不怕远离亲人,不怕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劳动;不怕事事都要自己想到亲力亲为的生活,就怕心底的那份空落。当暮色降临时,一家一户燃起了炊烟,孩子们都像小燕儿归巢围坐在父母身边,虽说吃的粗茶淡饭,但却有着家的温馨。只有我没有朋友,没有伙伴,一个人回家,回到一个人的家。

    环境可以改变人,人同样也会很快适应环境,尽管很多事情是不得已而为之,但是“适者生存”就是真理。

    原本生性比较随和的我很快就把自己融入到了村民中。农村的劳动强度比起兵团差远了,他们不知道我在兵团锻炼过,看我干活儿像模像样,快而麻利,一下子就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他们觉得我这个从大城市来的女子不娇气。割麦子还想跟我比试,巴掌大的地哪还禁得住我耍镰刀?三下两下就结束了战斗。他们夸我说“真比他们土生土长的女子都能干”。平时我随着当地同龄人称呼村里的“大爷、大娘、叔叔、婶婶”,也显得不生分不外道。劳动打歇时和他们聊聊天,引得他们讲讲当年太行山的那些事儿。劳动之余独处时,我学会了静静地将思绪情感沉浸在自己的境界里,时常会写日记写信,可能一些信并不发出,不过只是一种表达,一种抒发,一种训练,一种生活的填充,一种自我精神的需要和满足。

    记得一位哲人说过:“因为每个人的能力都比他自己感觉到的大得多。他会变得比自己想象的更为勇敢;他会变得更坚韧、更有力,更能适应环境。” 其实一个人的潜力很大,关键就在于态度。

    在“天井”我开始了真正自食其力的生活。

    比如,我想吃馒头,就要从洗麦子做起。先和房东借好大锅和笸箩,接着,上下坡往返300多米一担一担地挑水,一遍一遍地洗麦子,若偷懒那受惩罚的就是自己,要吃一程子牙碜面。而后将洗净的麦子放在笸箩中均匀晾晒,时不时地翻一翻,待晾至九成干,送到磨房加工,可加工成“六四”粉或“八五”粉。起先我也不懂,记得北京粮店卖的就是“八五”粉,我就要“八五”粉了。无需回收麸子,麸子可折减加工费。当地加工的“八五”粉比北京的富强粉还白很多,且筋斗,那时我会不辞辛劳背些面粉回家向父母表达我这农民女儿的心意,但他们始终也不知道为此我所做的。

    加工玉米面也要这么做,且一丝不苟。吃油要用菜籽到油坊对换;吃盐要把大盐砸碎用碗边研末才可食用。烧饭要用煤吧,队里分配的煤非常有限,要到山根儿底下挖红土,把红土和煤末按照一定的比例做成煤角儿。磨面呀、做煤角儿呀、把晾干的苞米棒子搓成粒儿呀等等都是下工后忙里偷闲做的,琐碎麻烦。

    当地男工每天10分,女工8分,分值多少至今我也不清楚,只是干了一年我还要倒掏45元(县里有政策知青配给口粮)。我和队里申请不出早工,把一天的饭做好,因为干一天活儿再在油灯下做饭的滋味难耐,所以我一天只挣6分。尽管如此我还有时吃不上晚饭,因为在我出工时不知哪个孩子替我吃了预留的饭,遇上这事,即使饿了肚子我也装作若无其事,不曾给他们告发,也从未在房门加锁。因为这里孩子吃的饭没有油水不顶时候,他们都处在成长期,挺可怜的。

    七十年代中期,“天井”大队有时也搞些小包工,按地块儿的工作量定分,干完了就可以再领新的活计,这样就可以多挣工分了。看吧,一旦干包工,农民的积极性就来了,全家大小齐上阵,效率可高啦。一到这时候就看我是孤家寡人了,经常是地里就我一个人,即使干到半夜别想有人会来帮你。这就和兵团有着天壤之别了,兵团虽说是相同的工资待遇,但是相互帮助是知青的优良传统,男帮女、强帮弱已经习以为常,战友们都是以“一个也不能落下”为荣。孤独中更加怀念留恋那美好的集体呀!

    到了“天井”就要入乡随俗。队里收红薯不是都刨出来以后再分配,而是按照大小差不多的地块做成阄,多少人就备多少块地做多少个阄,抓阄后按照阄上的号对应地号,这块地的收成就是你的,至于收成的质量好坏数量多少,就凭运气了。每逢此刻我从不争着抓阄,等到最后剩啥是啥,心里只祈求千万别是山顶的地。可我总是运气欠佳,往往最高的地落在我头上。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何况还要挑着沉甸甸的担子,担子两边的筐摇来摆去的,真怕把我也悠下山。眼看着一家一户肩挑手推的一会儿就都没影儿了。我也不为难自己,索性将满满两筐红薯顺着山坡一倒,再到山底下捡,虽说会有损失,但也比伤着自己强。你们看,是不是办法总比困难多吧。

    现在人们常说这么一句话:有什么别有病,没什么别没钱。其实插队的时候我就对此深有感受了。

    记得那年夏天我染上了病毒性痢疾,高烧40度,人往起一坐咣当就摔倒在床上了,脖颈直挺挺的。请来赤脚医生,他看我高烧就挺紧张,想把我送县医院。去医院太麻烦了,还得找车兴师动众的,我坚决不去。这他才说村里无药可治,要我自己出钱找人到县城现买输液的药。我这才意识到在这儿看病是要自己花钱的。从村里到县城往返30里山路,骑车也要半天,此时我只能躺在床上等药。如果我手中没钱呢?……

    七十年代,在城市大概只要有工作看病就用三联单记账,在兵团连队无论是谁生病随时可以无偿到卫生室领药,卫生员也能及时送医送药到床前,根据病情尚可转送团部、师部医院。而农民对此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可想而知他们如果生病了,手中没钱可怎么求治?!这就是城市与乡村的差别,就是挣工资与挣工分儿的人之间的差别。农民是最辛苦最没有保证而又是最悲哀的。

    在“天井”,我实实在在地过了两年多的农民生活,度过了与兵团截然不同的下乡经历。这份经历使我没有了“娇骄”二气,懂得了“粒粒皆辛苦”的真实含义,懂得了什么是来之不易,懂得了人要知足,懂得了什么是---珍惜。

    在我离开时,乡亲们送来了连自家人都舍不得吃的核桃,姑娘们却把自己准备的嫁妆绣品送给了我。我知道这是沉甸甸的厚礼,是他们表达的情意,是对我这段人生答券的评议。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