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810 痛苦的煎熬——离开兵团后的日子  

2009-07-29 21:27:09|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痛苦的煎熬——离开兵团后的日子

                                                     金虎

    活了这么大岁数,我有一个深刻的体会:人,一不能没有感情,而不能脱离群体;离开这两样,人将无法生存,生命就成了痛苦的煎熬。

    回想我17年的漂泊生涯,其中12年是在那种不可想象的痛苦中煎熬过来的!我想,有过和我一样经历的知青都会有着和我一样的感受。往事不堪回首啊!

    我是1974年秋离开兵团的。和我一起去上学的还有两名女知青,一个是汽车队的北京知青,另一个是外连(哪个连队我忘了)的上海知青。汽车队的那个女知青看来对自己能上学很满意;而我和那个上海女知青则不然,悔意和忧郁都写在了脸上。在火车上,我俩一路说着后悔话;而列车却一直在前行,要把我们带到那不情愿去的地方。对未来,我很茫然!我预感到,前方的路充满坎坷!谁让自己选择了这条路呢。走到这份儿上,没有退路。

    果然如我所料。从上学那天开始,一切都是那么的不顺,命运就像被牵着的狗,任人摆布。

    和我一样状况的大有人在,学校里很多知青都心情沉闷,处在无奈之中,尤其是北京知青。在这点上,我很佩服上海知青,他们的适应力极强。看着他们很快融入了学校生活,我真不理解;本来嘛,在我离开兵团时,知青已开始了大返城。本来想利用上学的机会先行一步,可谁知却弄巧成拙下了一步错棋,走上了一条荆棘之路。

    当得知毕业后就地分配时,我肠子都悔青了!这意味着我将在齐市落户,回家成了巨大的难题。一家欢喜一家愁,齐市知青如愿以偿,天天笑脸常开。

    说是上学,其实根本不上课,整天搞大批判,反击右倾翻案风,下农村,去工厂劳动。最难忍受的是,连饭都吃不饱,这在兵团是体会不到的。在兵团我起码没饿过肚子,吃的还都是雪白的馒头。在这吃上,插队山西陕西内蒙的弟兄可没这福气!在齐市,每到吃饭就发愁,顿顿是苞米馇子。我边吃边骂自己:真他妈自找苦吃!放着白面馒头不吃,非要上这个破学!这倒好,挨饿不说,将来还不知混成什么德行!

    在即将毕业的那个假期,我趁回家探亲的机会,托人在河北办了个转学证明,没成想,还真成了。我是学校里唯一一个办转学的工农兵学员,后来步我后尘者,无一得逞。

    在河北的学校毕业后,我被分在当地当了老师,一干就是10年!苦不堪言啊!全校就我一个外地人,每天晚上,我独自一人躺在宿舍里,没有了兵团的哥们儿,没有了亲人的陪伴,如孤雁离群!我恨不得还返回兵团,和哥们儿一起抬木头,扛麻袋,刨冻土,挨蚊子咬,我认了!

    每次回家探亲对我都是个刺激!看到同学们都回到家乡,成了家立了业,有的还上了真正的大学;而自己,还在为本该属于自己的户口而到处奔波。

    那次,我托人找到个对调对象,那人在河北徐水上班。我坐火车去徐水找他。到了那里,那人不在。我又从徐水走了十几里地找他。那天,烈日炎炎。我沿着铁路路基,独自一人走着,心中不禁一阵酸涩,泪水忍不住涌了出来。脑海里想到兵团的那些日子,想到家人,想到仰着脸等着我调回北京的妻,想着刚刚会说话就问妈妈为什么老也见不到爸爸的儿子……铁轨笔直的延伸到远方,看不到尽头,如同我回家的路,遥遥无期……

    由于为调回京,常去北京人事局,我见到过许多像我一样的知青,其中有一位同是兵团的工农兵学员,毕业后他被分到了山西,妻儿和婆婆一起过(和我情况一样)。人事局也成了他常去的地方。每次得到的答复和我一样,带着希望而去,揣着绝望而归!看他那气哄哄的样子,同情之外我感到自怜!我的几个同学,也是如此;有的老婆在天津,有的老婆在上海,他们过着两地分居的日子。有的虽然调到了一起,然而,却又陷入因住房紧张而引起的家庭矛盾之中。每每和他们聊到此处的时候,他们都表现出烦恼和无奈!他们离开兵团后的日子同样是酸楚的。

    在兵团的6年中,知青们同吃同住同劳动,好歹大家都一样。活儿虽然累,生活虽然艰苦,可知青们在一起,有苦也有乐。自从大返城后,直接回了城的还好;那些无奈中“曲线救国”的知青可就惨了!转插的、到异地投亲的、嫁到外地的、毕业后分到外地的……他们离开兵团后的日子过得好苦!一是吃不饱肚子(当时粮食还按定量供应,外地还填不饱肚子),二是忍受着精神上的折磨。像我吧,婚后就返回了河北上班,把媳妇一人留在了婆家。搁现在,真难以想象!

    直到我儿子上小学那年,我才结束了17年的漂泊生涯。那年我35岁。到派出所落户口那天,按说应该高兴才是,可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多年的漂泊与磨难使我变得麻木不仁!离开兵团后的12年,如同被判了12年徒刑,只是落了个监外执行而已。

    我们这一代招谁惹谁了?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全都扔在了那张禁锢人的户口上,扔在了铁路上!为此,我现在特不爱坐火车,想起那段刻骨铭心的痛苦回忆就难受!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