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819 我的大学梦(一)  

2009-08-02 09:20:44|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大学梦(一)

                                  邢益农

    1978年初的某一天,我收到了中国人民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成为该校77级的大学生。

    那年我28岁。按照正常的年景,我早该大学毕业并参加工作多年了。如果机遇好的话,说不定已经在自己从事的专业上小有成就也未可知。可是,由于有了所谓的“文化大革命”,我们的青春便任由浪漫的伟大领袖自由挥洒,或消磨在那狂热的政治纷争中,或湮灭在那“广阔天地”的泥土里。“十年动乱”就这样蹉跎了我们十年最可宝贵的青春岁月,使我有如“范进中举”一般,直到这把年纪才步履蹒跚地踱进这座迟来的知识殿堂。

    那天,我将这张小小的纸片摊在手里,反复观看,就像在欣赏把玩一件文物。面对着它,我感慨良多。

    我记得在上中学的时候,曾经流行过一个口号,叫做“知识就是力量”。在我们的校园里、教室里经常会看到这样的招贴画:一男一女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科学家共同托举起一本厚厚的大书,书上面摆着一个原子模型,那画的下部就写着这句口号。当时还有一个时髦的说法,就是:我们要努力学习,把自己培养成又红又专的革命事业接班人。

    就在这样的宣传感召下,我开始做起了大学梦。那时我才上初三年级,连高中都没有上,考大学这件事离我还很遥远。但是这些并不能阻止我对大学生活的憧憬,因为我刚看完一本书。

    那书就是《人的一生应该怎样度过》,是敢峰先生写的。敢峰先生是写作的大家,文笔是一流的,所以这本书就很煽情。在那个年代里,这本书很流行,很多有为青年都受过它的影响。我虽然没有那么“有为”,但是很想“有为”一把,于是就买来这本书,学着有为青年的样子,阅读起来。

    没有想到,这本薄薄的小书竟然抓住了我的心!

    敢峰先生在书中引用了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名言:“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一个人的一生应该是这样度过的: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耻;这样,在临死的时候,他就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经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我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段名言,早在小学时代我就读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那时我的阅读能力极强,因为我自攒了一种“跳跃阅读法”,凡遇到生字、生词,或一带而过,或望文生义,只要能将上下文连接起来,大概明白其中的意思就齐活。所以我能囫囵吞枣地看完整本书,虽然有点儿不求甚解的味道。

    我的阅读能力强,但是由于阅历有限,心智还不健全,所以我的理解能力就很肤浅。我初次看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之后,觉得保尔·柯察金和冬妮娅是非常合适的一对儿,我很为他们的分手而感到惋惜!我对保尔·柯察金和丽达在革命斗争中结成的那段情谊却不太理会,总觉得丽达不如冬妮亚漂亮。也许我那时受中国式的“才子佳人”、“郎才女貌”那些玩意儿影响太多的缘故吧?所以我常想:我要是保尔·柯察金,就一定要把冬妮亚拉到革命队伍里来,这么美丽的姑娘不参加革命真是太可惜了!

    后来,冬妮亚就经常出现在我的梦境中。在梦里,我有时候充当保尔·柯察金,但是更多的时候,我的角色却是俄罗斯神话故事里那些开疆拓土,战胜恶魔的勇士。我记得那些勇士中的一位能够把美人缩小,放在盒子里,然后带她仗剑骑马巡游天下。休息的时候就铺开毯子,将美人复原并一起共进晚餐。

    在前面我说过,那时我的心智还不太健全,其中当然也包括我在“性”这方面还没有完全觉醒。所以在梦境里,我只是和美人一起吃吃晚饭而已,并没有梦到其它节目。现在回想起这些情节,我每每心中仍会有一丝丝的遗憾,只是再也无法重温少年时那些既可笑又纯真的白日梦了。

    我当然也读到了奥斯特洛夫斯基的这段名言。不用我刻意去找,它也不会从我的眼皮底下溜走。初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我并不知道这段话是名言。我能够注意到它,只是因为这本书来自中国新闻社图书馆,以前的那些读者已经在这段话下面划了各种颜色的道道儿,你不想看它都不可能。

    循着这些道道儿我反复“研读”了多遍,觉得这段话很提气,便把它抄录下来。我琢磨了半天,就有了这样的理解:人活着就得为人类做点儿事,否则就不算个人物。奥斯特洛夫斯基写过这本书,对人类进步有贡献,所以他可以算作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至于我应该怎么做?我却不甚了了。

    在看到敢峰先生的《人的一生应该怎样度过》之前,我多次听到老师提起这段话,也在青年报上看到过。听到看到之后也会激动一番,但是我对这段外国句式的名言从来就没有深入地思考过。在我的心目中它只是众多励志名言中的一句而已。

    敢峰先生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那生花的妙笔,起到了画龙点睛的神效。他旁征博引,论述涉及古今中外。在书中,他忽而和风细雨、娓娓道来,让你沉思遐想;忽而风云乍起、波澜壮阔,让你心潮澎湃!你的思想被他的叙述牵引着,不知不觉中就进入了一个崇高的境界里。在那里你会振奋,会从心底升腾起一股上进向前的欲望。

    我从敢峰先生这里懂得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道理。敢峰先生还循循善诱地告诉我们,要“弃燕雀之小志,慕鸿鹄而高翔。”

    看到这里,我就想起了我们曾经学到的一篇古文。里面有这么一句:“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原来敢峰先生引用的典故大都是我们学过的!他恰恰搔到了我们的痒处。

    于是我的心就痒了。心一痒,于是我就立下了志向,要把自己培养成又红又专的革命事业接班人。

    我们中的很多人都曾经立下这样的志向,只是原因各有不同。就是说触发每个人产生如此念头的媒介物不一样,就是说各人有各人的“药引子”。而我的药引子就是《人的一生应该怎样度过》。你们的呢?

    不久,我就写了入团申请书,并在1966年2月的某一天戴上了那枚小小的团徽。

    不久,我就开始努力刻苦学习,把它当成了一件正事儿来干。

    我的大学梦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吧?决心又红又专嘛!不向大学冲刺,怎么掌握为国为民服务的本领啊!

    只可惜好景不长,在我们毕业考试刚刚结束之后不久,“文化大革命”爆发了。我只好将自己的大学梦搁置一旁,全身心地投入到“誓死捍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战斗中去。

    非常奇怪的是,我如此钟情的大学梦,因此夭折之后,我并没有任何惋惜之情。平时我如果丢了钱包(用画报纸折叠的那种),或者丢了一本心仪的书籍,都会黯然神伤,情绪低落好几天。这回丢失了这么一个美好的梦想,我却觉得很稀松平常。

    那时我觉得国家出现了危机,我们这些革命青年责无旁贷,必须挺身而出!就像《青年近卫军》那本书中描写的那群苏联青年那样,就像卓娅和舒拉那样,暂时抛弃自己的一切,用生命和鲜血去为保卫祖国而战。那时以我有限的政治常识,我还无法区分国家和政党的关系、内忧和外患的关系,只觉得毛主席在召唤我们,我们就很荣幸,就必须捍卫他老人家。我还觉得,我那个大学梦和革命相比,算得了什么!微不足道嘛!

    从此我的大学梦被束之高阁,直到1973年。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