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846 火战石砬山  

2009-08-06 21:45:47|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火战石砬山

                                   老酒


    说到救火,战友们几乎都有过经历。各有个各的惊险,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下乡的十年中,我几乎是年年救火。下面是救火记录:

    1969年10月,大兴安岭山火,距离二百多公里,火烧半天红。每人配一包

火柴,三天的压缩饼干,一行军壶的水,一条毛巾。整装未发。

    1969年12月,五团园艺连宿舍,烧毁。

    1970年4月,五团2连良种站,烧毁。 

    1971年3月,五团在建商店,烧毁。

    1972年1月,五团木材加工厂,烧毁。

    1972年9月,五团2连家属区,烧毁三排老职工宿舍。

    1973年8月,六十团25连连部青年箱子的库房,扑没,房屋损毁。大部分箱子抢出。

    1974年10月,六十团25连青年宿舍,扑灭。未造成损失。

    1975年1月,六十团25连老职工宿舍,扑灭。损失不大。

    1977年深秋,六十团24连地号荒火,扑没。没有人员伤亡。

    1978年9月,六十团24连“山火”,扑没,没有人员伤亡石砬山保住。

    1975冬-1977年秋,我被借调到团干部股工作,后参加六师基本路线教育工作队,这两年未在连队工作。

    每次救火都危险,比如五团2连的“火烧连营”,当时参加救火的有几百人,那次如果不是“胆小”,只要我进屋抢东西,必定光荣。因为在我之后再也无人进去,瞬间就大火封了门。

    但是,真正让我感到压力和恐惧的是1978年秋石砬山的那场荒火。

    三江平原一到秋季,沼泽地里的草逐渐干枯败落。完全是干柴一片,遇火就是不得了的事。石砬山地势高是全团的制高点,尤其是爬到35米高的大地测量跕标上四处瞭望,我们经常会看到四周的荒火,但由于离连队远,倒也不觉什么。

    我们连的青年宿舍和家属房紧贴着山林,真要遇到山火,整个连队将是岌岌可危在劫难逃。

    1978年入秋后一个下午,我们正在连部开会。突然有人冲了进来。“着火了。着火了!”。“哪里着火了?”我急切地询问。“还不清楚,林子里全是烟,都进连里了!”他急促地回应着。“什么?”我眉头一皱窜出屋来。

    只看见天空中烟云密布,浓烟从林子里一股股地冲了出来,烟层距离地面也就几十米。随着风势大小,烟云时厚时薄,惨淡的阳光透过烟云的缝隙落到地面上,天空变得灰暗起来,周边的能见度也大大地下降。当时的感觉用黑云压城城欲摧来描述是一点不过分。浓烟迅速地向连队的青年宿舍和家属房扩散。由于搞不清火情,连里的人,尤其是家属们惊慌失措的到处乱喊乱跑着。

    连长胡廷彦紧急布置小型车顺烟了解火情,我立即向场部通报情况。场部在电话中问我是否派人来帮助打火,我说来不及了,我们自己想办法吧。最近的26连离我们也有二十几里路,远水解不了近渴。

    小车驾驶员回来说,火是从南边上来的,快要进山了。连长立即带上几十个人坐车就奔山南去了。我安排所有的老职工家属将盛满水的水桶抬上了房,人是各自为战蹲在房顶上坚守,谨防火苗随风飞落到房顶上引燃苫房草。一旦苫房草起火全连将是一片火海,面临灭顶之灾。我嘱咐食堂按时升火,准备好送晚饭。安排妥当后,我开着小型车向山南狂奔。

    车绕过山脚边,我立刻惊呆了。那种震撼的场面,我是见所未见。火线顺着别拉红河向我们围过来,距离石砬山仅几百米。火幔估计有十余米高,火线拉开有千米宽左右,真是太壮观了。火苗立陡立陡一窜一窜的向石砬山逐步逼近。天空中弥漫着浓烟,烟云中夹杂着腾空而起的“火柴”一片片向我们扑来,犹如火箭齐发攻城拔寨,假如再给些枪炮声,那绝对是一场战争。

    由于石砬山的东面是地,火上不来。我们主要对付的就是山南这一边。根据连长的安排,每十米左右一个人,一线拉开。因事发突然,大多数人没有来得及准备工具,只好赤手空拳上阵,现在想想那时人的胆子确实是太大了。由于没有任何水源,人到现场只能就近撅树枝打火。

    我开着车顺山边路穿云破雾,边查看火情,边寻找连长。火越来越近了,只见“火箭”不断地向石砬山飞涌过来。我们的死命令是,人不能出问题,火不能进山。

    此时大家严阵以待,全身的血也直向头上撞。火苗一落地,大家就立刻扑过去用脚踹踩碾压,用树枝衣服抽打。远远看去战友们在烟云中或隐或现,手挥舞着家伙儿七上八下,个个都杀红了眼。

    一场恶战终于开始了。

    “喂,你的左后面,火苗飞过去了,快点去打!”班长喊着。

    “知道。”她迅速地跑过去。

    “小心点,火从你右前面过来了,!”

    “你说什么?”他侧身避开热浪,用手掩着耳朵问道。

    “火从你右前面过来了,一定要绕到后面顺风打火!”

    “明白。”他果断地应道。

    “你怎么打火,你他妈不要命了!”一个人喊骂着。

    “连长说那边火大,你们班过去俩叄个人支援一下。”跑来的人气喘嘘嘘地向班长命令道。

    “我们去!”闻声几个人立即向指定方向快速移动。

    “不好,火苗进山了!快,快打呀!”。急切的呼喊声此起彼伏。

    由于大火产生巨大的热量遇冷空气交汇,形成了局部的大风。面对翻滚的热浪,大家还是被烤得够呛,躲闪不及燎焦了头发眉毛也是经常的事。可怕的是“火箭”从空中飞过公路,落到山的一边。火一旦进山,点燃陈年老草和树木,连队和整个山的植被都会被烧光,其损失不可估量。

    山边公路有七八米宽,路边的草比较矮,火势不算大,人不会有大的危险。随着火逐渐接近公路,火势开始减弱,“火箭”也少了许多。

    大家的情绪开始松弛下来, 紧张气氛也有些缓解。你再看看大家,身上黑一块白一块的,赤裸的胳膊上被树枝抽打,落下了条条黑痕和血印。脸上的汗水和草木灰搅合在一起,从额头过两腮顺着脖子流进了衣服里,从身后看去所有人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水浸透,成了水印地图。女生的头上插满了残“箭”和飘落的草灰,个个小脸儿黢黑,当侦察兵是不用化妆抹油彩了。神情上,大家似乎显得疲惫苍老,可笑容里却露出了喜悦和顽皮,毕竟都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天不怕地不怕的。

    这时已接近晚饭时辰,火烧到公路边逐渐熄灭,火灭了风自然也就小了。抬眼望去原来黄绒绒的大草甸子,变得黑茫茫的,小生灵们也被大火全部吞噬。躲不过的大自然规律,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吧。

    连长布置仔细检查过火区,未熄灭的残火和草木根必须踩灭,谨防风起复燃。为了保证安全,连里决定打火的战友轮流吃饭,全体扑火人员还要再坚守一夜,待火彻底熄灭才能撤回。

    入夜,凉风阵阵硕大的月亮挂在天空。但是弥漫的焦土味和残余热量,仍会让人感到热烘烘的口干舌燥。到了下半夜,气温明显下降天气骤凉,大家的衣服穿得都不多,为了驱寒,多数人双臂交叉在胸前耸着个肩不时地溜达着。这时一些人开始感到胳膊腰腿酸痛。除了互相揉揉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忍着。

    后半夜人困马乏,大家背靠背的坐着互相支撑互相取暖,抽空也可以打个盹。没有困意的人仰望天空数着星星。见到一眨一闪的“鬼火”,人窜上去用树枝噗哧就是几下,再用脚捻捻也就平安无事了。为打发时间防止困倦,不时的有人抽烟,瞅不准的话,一树枝下去就会闹出笑话来……

    天边泛白,彩霞微露。石砬山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新一天的生活开始了。树林里的鸟雀唧唧喳喳的,时不时落到我们身边不远的地方,不停地转圈儿,爪子挠地,抖着小翅膀,昂着头不住地叫着……也许是为了感谢我们保卫了她们的家园而闻歌起舞吧。

    旭日东升,烟尽雾散。我们赢了!连队保住了!石砬山保住了!

    记得一九八七年大兴安岭的大火,从电视中看到火过村镇后的惨景,再想想石砬山的那场火,还真是有些后怕。最值得庆幸的是,没有人员的伤亡。有人云:

 


                三江秋风起, 洼草晾干柴。

                忽闻惊声乱, 暗日摧山寨。

                烟滚破林出, 热火与风赛。

                场部急询问, 是否救兵来?

                时间犹已晚, 只有自己捱。

                火幔丈八高, 石砬山徘徊。

                妇孺嘘声里, 拎水上“天台”。

                壮士追风去, 活法自编排。

                驾车破咽云, 不令把命栽。

                风草从山降, 火剑冲上来。

                男女迤长蛇, 梢抽乱脚踹。

                死灰风又起, 倏忽破褂摔。

                月境扫残墟, 惊疼似刚才。

                招呼四邻里, 对目神发呆。

                晨烟沁玉林, 火熄山边外。

                恐惧随风走, 灰飞笑起来。

                都说共生死, 万物吐尘埃。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