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872 北大荒生活记事——卸煤  

2009-08-11 14:45:51|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大荒生活记事——卸煤

                                           沉默

    去北大荒之前,我曾设想过许多种农活儿,唯独有一种活儿是我从没想到过的,那就是卸煤。每年连里都会组织好几次到江边去卸煤,而且每次卸煤连里几乎都要倾巢出动,因为船在江边每耽搁一小时,就意味着多增加一笔费用,所以要全力以赴。

    刚到兵团时,我还以为卸煤早已实现机械化了呢。在我的想象中,由船到岸上是由一条长长的传送带连接的,人们只需往传送带上铲煤,煤就可以通过这条传送带被运送到岸上了,可没想到的是我们现在还会以这么原始、落后的方式去卸煤。

    卸煤前先要搭跳板,就是在船和岸之间用2尺左右宽的木板连接起来,如果船离岸边近还好一些,若离得远起码要接两到三块跳板,对于有恐高症的人来说确实是一个不小的考验。刚到连里不久,就听说上一批的一个北京女知青是个“旱鸭子”,在走跳板时看到下面的江水就开始犯了晕,跳板再这么一颠,没能把握住平衡就掉了下去,从此便得了“卸煤恐惧症”。

    因为我从小就会游泳,所以不怕水,心想就算是掉下去也无妨,自当是从跳台上跳了次水。可后来又听老职工讲,原先这淹死过的一个人就是水性好的。那人能在船底下穿来穿去,但不知第几次就再也没穿出来,说是船底吸人,其实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这是什么道理,只是当时听了这话觉得挺慎得慌的,所以每次过跳板时,我都格外小心。

    一般负责装袋伐肩的都是男的,因为他们个子高,胳膊有劲,剩余部分的男同胞和女同胞一样,只管运煤。我们每个人扛的麻袋至少都有一百多斤重,是男的就给多装点,女的则少装点。当时我们扛煤时每个人的头上都围着个披巾,以防煤渣子灌到脖子里,只露出个脸,而且那时的服装男女几乎又没什么区别,再加上一个个连汗带煤沫子早就被涂成了大花脸,若不仔细辨认还真看不出是男是女。我就是因为当时在连队的女生里,个子算高的,人又瘦,所以经常享受到男生的待遇。

    我们卸的煤不光都是在船舱上面,还有好多是在船舱里的煤呢。记得舱里有一人多高,里面黑漆漆的,又憋又闷,隔着好远才挂着一盏马灯,人刚到下面什么都看不清,只有呆一会儿眼睛才能适应。但一直在底下装袋伐肩的人却能看得见从上面下来的人,所以每当我们刚刚下到舱里,还未等到完全适应这个光线时,他们就把麻袋从我们的手中接了过去,很快装好煤后又把麻袋举了起来,我们扛麻袋的就得赶紧用肩去接,随后扛着煤蹬着又窄又陡的台阶上到船舱上面,确切地说几乎是爬着上来的。接下来就要过跳板了,走跳板和走平地的感觉可不一样,刚一迈步跳板就开始上下颤动,就像脚下没跟抓不住地似的,再加上肩上还扛着一百多斤重的麻袋。为了保持住平衡,人就必须得踩准了颤动的节奏颠着走,但这时你可别大意了,因为不知你的背后是否会有一个人,紧跟着你过这个跳板,从而打乱了你脚下的节奏,尤其是注意重量级比你大的人,弄不好你得随着人家的节奏走,否则吃亏的可就是你了。

    别以为上了岸就可喘口气,歇一歇了,前面还有一座高高的煤山在等着你呢。你必须把煤扛到煤山的顶端,卸在煤山的背面,才能使煤不再顺坡滑落到江里。等我们抡着空麻袋往煤山下走的时候,两条腿都有些发软了。就这样上来下去地扛,不一会儿就累得大汗淋漓,嗓子冒烟了。

    在江边干活儿喝水倒是不成问题,有一个小锅炉就立在不远处的岸边,专门供应来江边干活人的开水。水源自然是就地取材啦,只见他们直接用小桶舀起浑浊的江水就往锅炉里续,我就记得喝到嘴里稠乎乎的而且还有一股土腥味,可那时还觉着挺好喝的,又解饿又解渴的。

    白天卸煤还好说,最怕的就是赶上夜里卸煤,因为我眼神不好是近视眼,看哪都是模模糊糊的。记得有一次是夜里卸煤,临走之前我悄悄地揣了个手电筒,以备急用。不知大家是否都曾有过这种感受,就是苦点、累点、渴点、饿点都可以忍受,唯独难以忍受的就是没地方上厕所。那天我可能是水喝得多了,除了出汗跑了一部分,还是觉得憋得慌。环顾一下四周,来来往往全是卸煤的,远处的几盏大探照灯打到煤山上,如同白昼,看来只有绕到煤山后面了。

    煤山背后,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既没灯光,也没月光。本想就地解决算了,但心里还是有障碍,这没遮没拦的天然大厕所,还真不习惯。我想怎么也得再往里走走,要不碰上个人,岂不挺尴尬的。我就像是个小偷正摸着黑往前走着,就觉得好像附近也有动静,于是我止住了脚步,掏出手电筒晃了一下,想再确认一下周围是否真没人, “关上手电!”“快关上!”……这突如其来的呵斥声,反而把我吓了一跳,还什么都没看见呢,就吓得我赶紧把手电关上了。这声音来自四面八方,有男有女,原来这帮人也都是利用夜幕——这个天然的大屏障来这儿解决内急的。

    如果说现在看到我的孩子,在十六七岁的年龄就干着卸煤这样艰苦的活儿,我会很心疼、很心疼。可从小在大城市长大的我,当年不是也硬挺了下来吗?有句老话说得好“有想不了的福,没有受不了的苦。”我不想唱什么高调,只能说不是自愿、不是被迫、而是赶上了。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