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878 追梦.五大连池(2)  

2009-08-14 10:28:57|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梦·五大连池(2)——奇臭无比

                                           老酒

    在黑龙江干的最脏的活有这么几件,一是起麻,二是起羊圈和猪圈。相比之下,给我印象最深的要算是起麻。

    记得那是一九六九年八月下旬,天气阴冷夹杂着点儿毛毛雨。早饭后,班长领活回来。我们班的任务是到三池子边上起麻。麻为何物大家都不清楚。城市的孩子哪见过这个,就算下乡劳动也就是割割麦子到头了。

    阴天里的池子边也很美,池水一波波缓缓地冲向岸边,撞击岸边哗哗的声音近乎于弦乐。清风里,顺着岸边栽植的黄果松向对岸望去,老黑山、火烧山在浓云中颠上颠下。在池水与空气温差形成的水面雾气中,渔船来来往往或隐或现。

    大家个个脚穿高筒雨鞋,缩着脖子揣着手来到麻池子。开始大伙都没把起麻当回事,也不可能想到后来“结果”。头让怎么做,咱就怎么干就是了。

    后来才知道,黄麻收割后必须经过浸泡的过程,麻表皮发酵后,麻和麻杆才能分离,再晾干后剥离取麻,方可打麻绳子。这个麻池子是在岸边挖了个坑,将麻排捆在坑中排好,层层叠压,再将池子水引入麻坑放满。

    排长让男生下麻池子,站到麻排上,在水中解开捆缚麻排的大绳,将一捆捆的麻传递到岸上。女生再把麻捆打开,铺到岸边的草地上摊凉。看似个简单的过程,干起来却满不是那么回事。沤熟了的麻那股恶臭味儿没有办法用语言形容。室外作业有风吹着,虽说也觉得挺臭的,大家还不觉得。

    一开始,大家干得缩手缩脚。男生站在麻排上,袖子和裤腿卷的老高。每捞一捆麻,麻表面上粘糊糊的一层绿色浆液,就会滴蹭到你的身上,用不了多会儿,人就变了个么样,弄得似人非鬼的,衣服裤子沾满“绿液”。男生在水里好赖有个洗涮,女生在岸上就惨了。

    被水沤透的麻非常重。女生要两个人抬着两头到岸坡摊凉,如果抬着时麻捆散了或是滑到摔了,坠落的麻杆会把“绿液”弹到人的脸上身上。活忙时没时间去池子边去洗,麻池子的水又不能用,一个班下来就可想而知人是个啥么样了,脏也就算了,关键是那个臭哇,家中没有,世上难寻。

    收工回到宿舍可就热闹了。我一进屋就觉得炸了窝,由于房屋密闭不开窗户,十几个人的脏衣服扔的满世界都是,那股恶臭没法闻。大家低着头紧着用香皂擦洗去异味儿。起麻用了一天,人和屋子臭了得一个星期。

    第二年秋天,连里采取在池子里活水沤麻,效果非常好。臭味小了许多。但是我们男生必须下水作业,九月的池水冻得大家嗝嗝地直咬牙。不过适应了还是水下暖和点,但呆长了也不行。

    岸上一直笼着火,水下的人轮流替换上来取暖。人出水面被秋风一吹,浑身的鸡皮疙瘩立马突起,颗粒密布像把木锉。穿着游泳裤的兄弟们,围着火堆开玩笑蹦来蹦去,咂吧口小酒,顺手用酒再搓搓身子,皮肤有点暖和劲儿了就又下去了。

    相对男生而言,女生的境遇还是十分尴尬。男的可以穿裤衩光膀子干,女的就没有这方便条件了。穿着咔叽布的衣服,汗水池水加麻浆一旦湿透了衣服,又冷又臭的身子被凉风一吹,个个都得打喷嚏,就是烤火取暖也没有男的潇洒。现在想起来,总感觉恶臭就在鼻子边上,一个劲儿地往鼻眼儿里拱。那真是:


    立秋连天雨,脏累数起麻。

    男丁水中滚,女鬼岸上爬。

    摊凉赚麻酱,臭气贼通达。

    一身迷彩服,侦察不用擦。

    笼火烫白酒,瑟瑟吾大拿。

    蹦跳篝火中,脚下似针扎。

    收工回连里,臭褂随处撒。

    玩笑讥讽谁?哆嗦乐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