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荒原从教记(二)712  

2009-07-03 13:22:46|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荒原从教记(二)——“五项全能”

                           juanfen

     帐篷学校时期,每个年级的学生人数极少。我所任教的六年级只有1人,四年级4人,二年级10人。因此当时采用的是“复式教学法”,即一个教师同时给几个班上课。

    流逝的时光冲不淡记忆。

    记得第一天上课,我先给六年级学生冯玉和上数学课,给他讲了一道例题,就布置他自己做习题。接着就给四年级学生上语文课,把生词抄在黑板上,领着读几遍。然后让四年级学生在本子上抄写生词,我再急匆匆去看冯玉和的习题。本想挑出他做错的题目再给他讲解,结果他做得全对,只好再讲一个例题再往下做题。一节课下来,一章的习题都被他做完了,准确率又极高。遇到这么聪明的学生,我心中犯了难:这一本数学书总共才几章啊?按这个进度,几天不就教完了吗?

    古人云:“教学相长”,这是真理。我上语文课时就是和学生互教互学的。他们纠正我的平舌音翘舌音,我也纠正学生的东北方言。如“银(人)”、“棉脑(袄)”、“又(肉)”等等。为了尽快掌握普通话的标准读音,我曾把词典上所有的平舌音、翘舌音的字分类记在小本子上,随时拿出来看。小学语文课的主要教学任务是教拼音识字,我边学边教,边教边学,没想到为以后的各种考核打下了良好的基础。48岁那年在上海教师普通话考级中,我考到了上海同龄教师中的高分;电脑打字需对拼音熟悉,我参加电脑“办公自动化”考试是94分,许多年轻人都自愧不如,这些都得益于帐篷教学。

    说起当时的音、体、美课,那也是记忆犹深的。

    音乐课的教材是家中寄来的《战地新歌》,教唱时没有风琴伴奏,我便用口琴、秦琴。我一直感谢我中学的音乐老师,由于她教我们乐理知识时的认真、严厉,我有了较强的识谱能力。五集《战地新歌》中的儿童歌曲,我几乎全教给了学生。

    体育课没有操场,广阔天地便是大操场。连队小学没有体育器材,除了队列训练,我教学生跳橡皮筋,踢毽子,做“老鹰抓小鸡”的游戏……到了冬天,我和学生一起到窑地的天然冰场“打出溜滑”。那时候,学生就成了我的老师。开始,我战战兢兢地一滑就摔倒,于是两个学生便一左一右挽着我的胳膊一起滑。一米,两米……后来,我也能像学生一样,在地面上紧跑几步,一下冲上冰场,这一滑就是五六米远。就这样,我和学生一起跑着,摔着,滑着,愉快的笑声回响在窑地上空,其中的乐趣妙不可言。当时的感受绝不亚于范仲淹老先生登岳阳楼时的心情:“心旷神怡,宠辱偕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

    我从小对美术有一定的兴趣,所以上美术课对我来说还不打怵。张建仓的博文“第一堂美术课”讲述的都是事实。记得教写美术字的那节课上,我用了这样的导言:“小朋友们,今天我们一起来学写美术字,写五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毛主席万岁!”这是不久前在团部听一连的老教师给一年级上语文课时的导言,这就是教学语言要形象生动。“金光闪闪”形象生动地表达了那个年代人们对毛主席的崇拜。那位老教师就是后来调到三连来的胡佳荣老师,我从她那里学到了很多。如上课时要求学生坐端正,不随便说话,不能直截了当说“都坐好了,不要说话”,这样一定会有学生反其道而行之。如果说“我看哪个小朋友坐得最端正,最遵守纪律”,学生们立刻就会一个胜过一个。从心理学角度讲,这是激将法。

    我和小潘各自教着三个年级,各自包揽了所有的学科教学——语文、数学、音乐、体育、美术,我俩是否称得上“五项全能”呢?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