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898 寻找白桦林(二)  

2009-08-24 23:03:04|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找白桦林(二)

                                           邢益农

    我记得,忻宗祥烈士的墓地就在一片小白桦丛里,不知这是有意的安排还是偶然巧合?那墓地位于我们连队的西北方向,只有他的一座坟头,孤零零的,显得十分冷清。

    忻宗祥烈士的墓地是一片已被砍伐的林地,几年来在残留的树根部又萌发了许多小树,而且以白桦居多。由于它们还很幼小,就像灌木一般,所以远远看去就是一片小白桦丛。我和朋友们经常来看望忻宗祥,为他的坟头添土,并擦拭他的墓碑。每当这时大家总是一脸肃穆,心中不由得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感慨。别人在思考什么,我不知道。我只觉得当时自己的心情比较复杂,好像在惺惺相惜之中往往还掺杂着些许唇亡齿寒的悲凉。

    忻宗祥烈士的墓碑也是用白桦木制作的,为他打造墓碑的就是我的好友高鸿企。
1974年6月,就在我即将告别黑土地的那段日子里,我几乎每天都要到墓地走一趟。有时单独前来,有时偕同几位好友。记得最后一次是自己来的,我在墓地上盘桓了足足半天。

    我靠在他的坟堆旁,仰望着湛蓝的天空,眼前便出现了我在北大荒的日日夜夜。我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该如何总结。我忽而觉得比起忻宗祥烈士来,已经够幸运的了。忽而又觉得忻宗祥烈士比我幸运,他起码有了一个舍生取义的机会,用无比英勇的行动证明了自己,为自己的革命理想献出了生命!而我经过了这么多的坎坷和蹉跎,却没有这样的机会。

    想到这里,我便起身来到他的墓碑前。向着墓碑说话,这是我和烈士交流的方式。我对他说:“安息吧!忻宗祥烈士。虽然在你的墓碑上只有‘忻宗祥同志之墓’几个字,但是你在我们大家的心目中却永远都是烈士!明天我就要走了,就要永远离开这片土地了。这是最后一次来看你,今后多保重吧!你不会孤单,还会有其他同志来看你的。我会永远记住你的名字,记住你的英勇事迹,记住我们一起接受党组织考验的那段难熬的经历……”

    我抚摸着墓碑,喃喃自语,不能自已。那墓碑经过几年来的风雨侵袭,已经陈旧不堪,在墓碑的顶端顺着年轮的纹路已经裂出一道缝隙。那缝隙好像在向我诉说着什么,我好像也感悟到了什么。我急忙掏出工作日记本,从上面撕下一张白纸,给忻宗祥烈士写下了一封诀别信。我把那信仔细折叠起来,塞进了墓碑的缝隙之中。

    我向墓碑说:“忻宗祥,就让我的信永远陪伴着你吧!”

    我向墓碑敬礼,然后毅然转身离去。在小路的转弯处心中又涌上一股依恋,便转身回望。这时我惊呆了!我看见了一幅十分凄美悲壮的画面。那画面从右向左看去:稀疏的小白桦林的前面是一堆埋葬着英灵的黑土堆,黑土堆的前面是那白桦木做的墓碑。它们在血色的晚霞映衬下,犹如黑色的剪影,冷漠地摆在了我的眼前!那场景,我至今都无法忘怀!

    凄美悲壮的画面逐渐模糊了,两行混浊的泪水无声地挂上了我的脸颊。

    来年四月,我在北京接到了高鸿企的来信。信中他告诉我,在给忻宗祥扫墓时发现了墓碑里的纸条,雨水已经模糊了上面的字迹,但还可以辨认出我的笔迹和签名。他们已将纸条放回了原处。他问我写了些什么?我回信说,那是我和忻宗祥的悄悄话,你就别问了,其实就是追思怀念的意思。

    我不愿意将给忻宗祥信的内容告诉高鸿企,并不是要对好友隐瞒什么,而是不想让我那低迷的情绪和灰暗的思想“传染”他。在那封信里,其实不仅只是追思怀念,我还向忻宗祥烈士道出了我心中的愤懑。我告诉他,这个社会仍然不公平,各种丑陋的事物仍然存在。我告诉他,我们愿意为之奋斗的那个大同世界仍然遥遥无期。我感叹“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

    那天,我就是带着这样的感叹告别了我心中的烈士。我本想马上回宿舍收拾行装,因为明天早晨就要出发了。走进连队后,我却神使鬼差般来到了农机堆放场,来到了我那无言的朋友身边。

    晚霞尚未褪去,夜幕即将升起。在这日夜交替的时刻,那位无言的朋友显出了别样的身姿。晚霞的余晖映照在嫩绿的树叶上,为那茂密的树冠涂抹了一层褐色的光泽,恰似一头浓密的秀发;夜幕初起的昏黄柔美地衬托出了树干的雪白,犹如一袭华贵的拖地长裙;就连树皮上的黑斑在朦胧之中都显得如此耀眼,仿佛是那长裙上的缀饰一般。我的朋友风情万种,使我忽然意识到,这位与我朝夕与共的朋友原来是一位妙龄女郎,是与我以心相许、互诉衷肠的情人啊!

    想起往日里她那沙沙作响的絮语,她那不曾厌烦的倾听,她那恬淡宁静的相伴,我便久久不忍离去。是啊!我曾不断地向她慷慨陈辞,我曾不断地向她倾心宣泄,我曾不断地向她喃喃私语,我曾倚靠过她的腰肢,做着“独自莫凭栏”的感叹,我曾呆呆地坐在她的双臂里,“默默无语,惟有泪千行”。我怎能离去?我怎能离开这美丽动人的白桦姑娘?

    终究,我还是离开了,怅然若失地离她而去,像一位命运乖蹇、薄情寡义的天涯沦落人。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离去的,只觉得万念俱灰、心如枯槁,但在空洞的胸中却充满了澎湃排天的潮涌。那潮涌恰似“黄河扬子浪千叠”,直到我离开六十团的那一刻都没有平复。

    我记得第二天连里几位要好的朋友送我到团部,又和团部的几位好友一起送我上车。还记得在临上车之前,我曾当着朋友们的面,激动地大声吼道:“可他妈的离开这个鬼地方了!我是猛跺三脚,永不回头啊!”

    如此歇斯底里,连我自己都感到意外。后来我常想,这里是“鬼地方”吗?我明明知道这里不是,因为这里耗费了我和战友们五年多的青春时光!这里是我们用血汗甚至生命去披荆斩棘,含辛茹苦地开拓出来的新家园啊!但是我又不能不骂它是“鬼地方”,因为在我们家园的犄角旮旯里,藏着许多魑魅魍魉,他们蔑视正直,玩弄正义,讥笑善良,苦心钻营,大搞裙带,利用手中的权力,昧着良心,尽干些违背人类良知的苟且勾当!他们的横行霸道,终于把我们的家园变成了黑白颠倒,是非混淆的鬼地方。

    也许有些人不同意我的看法,这并不奇怪。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经历,因此会产生不同的认识。我在北大荒的种种遭遇,让我把那里当成了鬼地方,应该是合情合理的吧?所以当多年郁积的窝囊气,在那一瞬间犹如运行多时的地火,终于找到了发泄的缝隙,便轰然喷发了!

    对于我那歇斯底里般的爆发,朋友们也很吃惊,但是他们能够理解。那时,我们都是经常念叨:“好男儿志在四方!”“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为革命自找苦吃!”的革命“好汉”。我们并不依恋城市里的舒适生活,都知道“梅花香自苦寒来”的道理,都想在艰苦的边疆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足以彪炳史册的大事业。所以那时我并不想返城,只是想离开这片藏污纳垢、乌烟瘴气,鬼蜮横行的不洁之地,另行寻找一片可以让我施展拳脚的清明地境。

    回想起来,在北京的时候,我本来可以不下乡而去寻找一条出国生活的道路;在十六团的时候,组建六十团的名单里根本没有我,是我软磨硬泡,写了血书才争取到了机会。我是自愿来到北大荒,又主动来到六十团的,其间并没有任何人强迫我。我之所以积极要求到最艰苦的地方去,主要是来自为革命献身的神圣感召。到了六十团,虽然遇到了不少困难和挫折,但始终未改初衷,而且自认为,无论在工作还是学习方面都做得有声有色、出类拔萃,对得起祖国和人民的培养。如果不是在考大学这件事情上,亲历了知识青年之间的勾心斗角、相互倾轧,眼见了领导的昏庸腐败,以及肆无忌惮的情权、钱权交易,我也许还会像个“傻小子”那样,继续“狠斗私字一闪念,在灵魂深处闹革命”,认真地批判我的私心杂念;继续任劳任怨地凭着自己的实力埋头苦干呢!

    那时大家都很穷,钱不多,但这并不能说明当时没有行贿受贿、以权谋私的丑陋行为。这些丑陋行为就发生在我们热衷于革命事业的那个火红的年代里!也不知这些人现在回想起当年的所作所为,是否还能睡上安稳觉?如果他们为此还那么沾沾自喜的话,那真的是丧尽了天良!永远地没救了。

    临行前,我的心情很矛盾。一方面,想扎根边疆却无法扎根,想成就事业却无法成就,不得不离开这个“鬼地方”;另一方面,我舍不得离开老杨、老顾这些朝夕与共的、善良淳朴的老职工,舍不得离开袁德亮、丛树华这些为人正直的老铁道兵,还有作风正派、思想严谨,恪守原则的唐大环股长等现役军人。

    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经过了痛苦的权衡抉择,我还是决定离开这个“鬼地方”。我坚信那些我不忍离开的老职工、老铁道兵和优秀的现役军人是这片黑土地上的中坚力量,是他们和我们知识青年一起撑起了这一片天地。但我还是无法容忍那些蝇营狗苟、虚与委蛇的丑恶勾当。是我过于嫉恶如仇了吗?我不知道,只是无法容忍,必须远离。

    “此处不养爷,自有养爷处。”“人挪活,树挪死。”“益农,我们相信,无论走到哪里你都是一条汉子。”“分了新工作就好好干,干出一番事业让那些人看看!”朋友们理解我,七嘴八舌地宽慰我,我那心中的痛苦减轻了许多。

    汽车开出了团部,我努力遵守自己的诺言,直视前方,决不回头!

    过去了,工程连;过去了,三连;过去了,一连。过去了,公路两边那些星罗棋布的橡树林、杨树林,还有曾经让我动情的白桦林……

    当车行驶到“由此进入六十团境内”那块牌子的时候,由于过桥,汽车剧烈地颠簸了一下,我的心也随之震颤了一下。震颤过后,我轻松了许多,开始和我的同伴李思文(美国华侨)聊起天来。我觉得,六十团的经历已经作为历史,从此翻篇儿了。好也罢,歹也罢,六十团已经被我丢到了脑后。从此,我即将开始新的生活和奋斗。

    我宽慰自己:“还是面向未来吧!”

     Image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