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948 心中最忆北大荒  

2009-09-06 19:23:31|  分类: 知青回忆及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中最忆北大荒

                                          Fengzhiquan

      每每想起我的知青生涯,

    自觉会对已经长眠在北大荒,不能再回来的知青战友默哀、流泪。

    对仍然坚守在北大荒的中国知青发自内心的敬佩和最崇高的敬意。

    827,我戴着毛主席像章进京,我戴着回了北大荒。

 

                          心中最忆北大荒

    久居喧嚣的都市,被四周高高的水泥森林囚禁,心感浮躁和茫然。每当夜阑人静时,常常想起第二故乡——北大荒.

    十一连——二抚公路100km路标处,幽幽地小树林旁,湿地沼泽静静河溪畔隐隐地座落星散的土墙茅舍,食堂炊烟袅袅。荒原深处,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麦田、大豆地,宛若一幅淡淡的山水画,亲切而纯净,恬然而悠长。

    连队驻地非常静谧,远远的二龙山隐约可见,天空蓝得没有一丝云彩,偶尔有一两只孤雁掠过,依然显得有些单调寂廖。潺潺流水的小溪是那么的清彻见底,小鱼儿无忧无虑的游来游去。半晌,公路上才有一、两辆汽车驶过,隆隆的引擎轰鸣,足以使全连上下停住手头工作,即便是过路车,也会受到齐刷刷的注目礼,静静地注视到远去,心中不免泛起一丝失意。假如汽车拐个弯驶进“屯垦戍边、反帝反修”大牌楼时,所有人都不约而同会情不自禁、争先恐后拥上前去欢迎,下车来不论是过路客还是回连队的战友都将受到国宾级的礼遇,如果来者变戏法似地拿出一叠邮局发送的信件,立马被围个水泄不通,拥抱亲吻,推推搡搡,打劫似地追赶,杀猪般地喊叫,收到来信的知青会象过节般的兴奋,没收到来信的知青会不甘心地一遍遍反复再问:“有没有我的信?”而每个人都自信着:“一定有我的家信”。最后所有知青都会沉浸在见到亲人般的幸福中。

    春天里,金灿灿的黄花开遍原野,尤其春夏暴雨过后,树林清新,香气四溢,更是采蘑菇,摘猴头木耳的最佳时机,姑娘和小伙常结伴采摘总是满载而归,将黄花菜清洗后,用开水烫过,再晾晒阴干,这些都是每次回家探亲时捎给父母亲戚的最好年货.

    夏天里,被严寒囚禁一冬的少男少女们,退去棉袄棉裤大头鞋,象苦大仇深的小常宝般迎解放,冲出压抑的土屋,冲向青葱草地、冲向沼池河边……

    荒原夏日,天很蓝很蓝,水清的诱人,姑娘在岸边洗衣,小伙在河里游泳,享受春风,享受阳光,一边嬉闹,一起欢笑,其乐融融。我依稀记起王昌龄的《浣纱女》“钱塘江畔是谁家,江上女儿全胜花。吴王在时不得出,今日公然来浣纱。”浓郁的诗意和喷涌的激情深入感情的漩涡中,将荒野冬日积聚的惆怅,郁闷心情绝然释放. 

    秋天里,大豆摇铃,那一望无际的大豆地啊,让人有无限的遐想. 你会对照着邓普著《军队的女儿》与林青的散文中《大豆摇铃的季节》的描述,秋风摇动豆荚发出的飒飒声,宛如一曲曲动听的音乐,吟唱着黑土泛金的喜悦。麦浪滚滚,一派丰收景象,假如你有机遇,能躺在夕阳归来的大爬犁上,满载麦穗的爬犁像一叶小舟,平静地驶在碧波万顷的麦海中,你绝对以为自已就是身处浩瀚广袤的大洋中,就会深深感触自已的渺小,大海的广阔.

    冬天里,户外狂风怒号,大雪封门。土屋里的大油桶改造的火炉内,原木烧得正旺,火炕烧的暖暖,我们光着膀子,喝着白酒打扑克,奇异荒诞的事层出无穷的演绎着……我们也常常围着火炉边烤着火,边 “侃大山”, 我总选那些以爱情是生命的主题的“蒙娜丽莎”、 (“蒙”是下乡后在豪哥哪批发来的) “第四十一个”、“红色保险箱”“塔里的女人”“第二次握手” ……那样故事来陪知青兄弟姐妹们打发这寂寞孤独的时光。那跌宕起伏,引人入胜的故事,常常让知青们痴迷痴狂。我多么想自己来写一部知青的书,让以后的子孙们也能为此痴迷……

    “又见炊烟生起,暮色笼罩大地,想问袅袅炊烟,你要去哪里……”每每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已远离北大荒的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我在那生活战斗多年的第二故乡。北大荒是我奉献了青春时代的家,那里有我挥出的汗,那里有我洒下的泪,那里有我流血的痛和爱,在北大荒的岁月里有甜蜜、有苦涩、有自豪、有缺憾、有快乐、有悲伤、有友谊、有悔恨、有成功、有失败、有平坦、有坎坷、有舒适、有艰辛、有初恋、有幸福、有聚欢、有别恨……更有无以言表的温暖。

    浪迹大江南北,25年后回到上海,貌似落叶归根的我,心总觉空落落的,就像一只漂泊的风筝,无论飞的再高,无论飞的再远,无论是置身于灯红酒绿中,还是游走于万丈红尘里。我才知道,40年来,北大荒才是我睡的踏实的家,心中苦苦追寻着温暖的家,这是中国知青一份难舍的牵挂……北大荒呵!魂牵梦绕,常驻心间。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