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979 天上人间三  

2009-09-11 23:03:14|  分类: 八二七系列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二七系列报道之四十五

   

                                  天上人间三 

                                      ——报国寺会议

                                          Oceanway
 

    “报国寺”为南城著名的一处寺庙。到“报国寺”开会,可以顺便游览这座旧京名胜。为此我提前出门,早早来到报国寺前街。

    和四川峨眉的“报国寺”相比,北京的“报国寺”山门很小,寺宇规模不大,局促于广安门大街北面闹市之间。门外有一片开阔之处,似乎还能藉此想象明清两代北京南城文人在此聚居,书肆林立的盛况。如果再延伸一点想象力,还可以捕捉王士祯、顾炎武、曾国藩、李鸿章等文人儒将在此处行走流连的影子。虽久居京城,我对“报国寺”的掌故几乎一无所知。这里有什么镇寺之宝,有什么历史典故,一概不知道。只记得不知那本书上写过,庚子年义和团曾在此设坛布道,后被八国联军的炮火夷为平地。“报国寺” 历数次地震,兵燧,经过几次修葺,最近的为1997年。除了一块乾隆年间的重修碑记之外,我对诸如新古迹没什么大兴趣。

    顺着东侧配殿一路前行,大约绕过三到四进殿堂,到达后殿西侧。龚凯进的杂志社很会找地方,在幽静隐蔽的名寺内选址办公。这符合北京很多文化公司的品味和时尚。我进门没来得及打招呼,就连声称赞:“好地方,好地方”。

    比我早到的有几个人。除凯进以外,好像还有海迅、孙建国,杨晓堂。随后是叶继红,俞为民、周大计陆续到达。邢益农姗姗来迟,进门儿就被大家数落了一回。

    这几位知青都算是老朋友。有的是小学,中学的同学。如周大计,杨晓堂。大部分在东北久闻其名,回到北京才熟悉。如龚凯进、叶继红、俞为民、邢益农、孙建国。

    潘海迅和我曾在1975年一起参加基教队工作组,三十年前就是铁哥们儿。

    我一直在外地工作,和大家很久没见面。他们都在北京,但看上去也不常见面,显得格外亲切。当时我对会议内容其实没有过多的关注,只觉得和这么多久违的朋友见面很开心。

    会议开始,龚凯进在介绍兵团筹备四十周年的背景。有人会问,为什么恰恰是这几个人,一起坐到“报国寺”一间办公室商量筹办六十团知青活动?这也正是我当时思考,揣摸的问题。

    我一边喝着茶,漫不经心听着凯进讲述哈尔滨大会的情况。一边端详着在座的每一个人。试图从他们的形象和仪态中读出点什么东西。

    叶继红发福的太快了。

    1972年前后,第一次见她,是参加团部的一个什么马列学习班。当时她可能已经当了医院的院长?算个“知名”人物,现在叫“明星”,人长得特漂亮,梳着两个标志性的短辫,虽然穿着宽大的衣裤,但显得很利索。走起路大步流星,说话清脆果断,俨然还有一点革命小将的遗风。三十多年后我还能回忆起她的样子。可见她是个能吸引眼球,很有时代特点的人物。

    十年前再见面,她已发福多了。轮廓已不是那个轮廓,短辫改了短发,黑皮肤变成了白的。待人热情,说话语气平和。“革命小将遗风”,“风云人物”的影子已经荡然无存。我们一起随知青专列回访北大荒。她发言,致辞,应酬场面,里里外外还管了不少事儿。领导到哪儿还是领导,几十年过去还没变。这么个“风云人物”,今天她提议开会议事,一点不奇怪。

    周大计是个学者了。

    可我对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四十多年前。五中三连七班有一帮“美女”,她是其中一个。他们经常穿着清一色的天蓝上装。像仙女般一会儿从班里飘出去,一会儿飘回来。围着老师和高中辅导员打转儿。挺胸,抬头,阔步,从来都不拿正眼儿瞧班级里的男生。男同学被迫一起集体**“歧视”。我和她同窗两年多,好像连一句话都没说过。到了东北没两样儿。我们班都分在11连。她在食堂做饭。每次打菜时一点不照顾面子。舀起菜来一哆嗦,一晃悠。再倒进你饭碗。哪儿有老同学的样子,真不够意思。

    还有更好笑的,我们调入团部。她在机关食堂烧饭,我在加工连油坊做工。两个单位隔着一条小路,相距三十多米。天还没亮,她顶着星星上班,我披着月光下夜班,几乎天天碰头,可从来也没打过招呼,老死不相往来。

    三十年后,他和为民、凯进、继红等人开始编辑《一句心里话》,我才知道炊事员当了教授,知道她热心参加知青的各项活动。此后,她和继红,凯进等人作为联谊会代表一起参加过我们连的聚会活动。说来也怪,“老同学”四十年后,却变成了“新朋友”。

    去年,我们还就知青题材的专题片发邮件交流意见。她对政治历史问题以及知青题材的作品有过很深的思考,议论有见地。从《一句心里话》看出,她的编辑功夫和文章都很棒。组织六十团知青会议,请她出席会议非常合适。

    凯进的话快讲完了。我这里来不及一个个交代人物,先打住,以后再慢慢讲述我所认识的在座几位知青朋友。

    我发现参加会议的人员来自于几个方面。有编辑《一句心里话》的人员,有当年代表六十团北京知青乘专列回访前进农场的。有主持组织召开过各单位会议的,如平谷,北外会议。还有热心知青公益事业的企业家和热心人。还有部分通知到了,但缺席会议的,如赵之炎,于元忠等。在我看来,到会的知青朋友有个共同特点——热心。

    “报国寺会议”的起源和会务人员构成就这么简单。

    没有组织,没有任命,没有级别,没有职务,没有派遣,没有隶属关系,没有上下级。人们从四面八方走到一起,就为了一件小事。办一个聚会活动。

    关于这次会议的文件可见周大计的博客,“一路走来”三。

    我不再复述。

    会议中我记忆中最深刻的有三点:

    第一,六十团知青群体一盘散沙,分开了几十年。有什么样的凝聚力能把大家连接到一起?以连队为单位的聚会活动尚且困难,以团为单位能不能开的成?我当初抱怀疑态度。当时大家也没把握,凯进掰着手指头计算:“平谷会议几十人,北外会议一百多人。这次会议能有二百人参加就算成功”。最后大家一致认为就这个规模也值得做一次。

    第二,会议决定制作反映六十团知青回访农场,以及聚会的视频片。这个提案由大计,为民,凯进提出。后来这个提案升华到自己编制反映六十团历史的纪实视频片,试图用自己的视角和语言诠释自己的历史。我知道这个项目需要巨大的付出。特别感激大计,为民勇敢地挑起重任,在此后一年之间殚精竭力,注入巨大的心血和精力。可惜过于追求“完美”的大计同志在八二七前夕宣布:“暂缓推出”。成为八二七最大的一个遗憾。

    第三,报国寺会议决定在京郊的会务中心选址。还当场提了几个方案。规定单位接待能力达到三百人。会后几天内,会务组雷厉风行,还特意驱车踏勘会址。去考察了几个地方。

    报国寺会议是八二七活动第一次正式会议。它的最大贡献在于:自发建立了一个平等,自由,实现民主,充分发挥人们才智的组织机构;突破了人们原有知青以连队为单位活动的思维模式,勇敢地尝试组织打破界限,跨越地区的大型知青联谊活动;为实现全团范围的大聚会做了最初的准备;从这个意义上说,报国寺会议不仅为八二七“天上人间”盛宴奠定了基础。它还为知青今后的活动开创建立新的平台,拓展了更加开阔的领域。

    散会了,已到中午时分,大家共进工作餐。

    八月十六日,我没有意识到这么一次小小会议,居然会打开一只“潘多拉盒子”,“一缕轻烟,在报国寺上空悠悠飘起”。更没想到还有更多的朋友相继加入,从此无意中被绑在一艘船上,自扬帆启程后再也无法掉头返航。

    下文预告:     芝麻开门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