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t19530305 的博客

 
 
 

日志

 
 

993 农场组建后的第一次工资调整  

2009-09-14 17:15:41|  分类: 知青与历史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场组建后的第一次工资调整

                                           李晓阳 

    就在兵团战友们陆续离开,在庆祝建国三十周年前后 ,农场迎来了第一次工资调整。这次工资调整由于时间跨度大,政治形势变化大,人员构成情况复杂,加之40%调整的比例不上不下,着实给人们带来了不少的麻烦和混乱。

    前些年,曾有过1%-2%的奖励性工资调整,大部分人不会去理它,只有少数几个人在掐。这次不同,40%的比例人人都认为自己该长。说实话,从文革前到那个时候十几年的时间,确实都该长一些了。开始动员时都在骂这个40%调资政策的制定者“缺德”。套用了当时的话讲,是“挑动群众斗群众”。待落实到具体单位、具体限额时,职工之间真的斗起来了。尤其经历十年文化大革命的锻炼和“洗礼”。谁也不怕谁,谁也不让谁。一时间一场场调资会开得天昏地暗。

    领导们为了减轻工作压力,一层层分解指标,按各单位实有人数下达调资指标,规定几条标准自己去调,有事儿自己消化,不要找上级。指标到连队一级就算终止了,不可能再分配到班组。不然,小数点儿以后的人员怎样调整?所以,当时最热闹的是各连队的调资会议。

    当时,最难协调的是机关、修理连和汽车队。机关工作人员是不论大家喜欢不喜欢,应该说是中坚力量吧?给谁长、不给谁长很难取舍。修理和车队是全团生产离不开的两个技术人员最集中的单位。处理不好会影响整体生产建设。相比之下,场直其他单位及生产连队的劳动繁简程度比较清晰地区分开,只能说相对容易一些。

    我们调资小组召开无数次会,能想的办法都想到了。最后三次报上级获得批准,以60团1997年在册人数为准,按40%进行调整。所以说,绝大多数离开60团的战友们,为全体职工做的最后一件大好事,就是充当了这次工资调整的大“分母”。这样,40%的调资比例一下子变成了现有职工85%进行调资的状态。记得当时的具体方案是:一、给参加工作后一直没有调级的职工进行定级和调整,仍在农场的下乡知青百分之百调整了工资;二、按工龄长短划分,重点调整工龄长,级别低的原有二、三级工人的工资;三、最后考虑四级以上职工的工资。因为当时全场正式干部编制人员比例较少,全部以工带干人员按照职工级别进行调整,干部级别比照执行。

    这次调资同时进行了一次以工代干考核转干的工作。由于当时干部与职工同级别,同工龄的工资差距不大,而且干部工资低于职工工资,大部分以工代干人员不愿意转干,按职工调资其实际收入要高于干部工资。所以说当时长工资矛盾大,吵得厉害。转干的竞争相对要小得多。谁也没有算计到,从79年调资后这三十年,干部与职工的工资收入会把差距拉得如此之大。这些都是后话。

    那时,吵的、闹的、骂的每天都在不断地重复,因为牵扯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都瞪起了眼睛,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恩恩怨怨都暴露了出来,为自己评功摆好,揭对方的老底,目的只有一个,把自己挤进调资队伍。幸亏大部分战友已离开了,不然,留在大家心目中一些老同志的形象就会大打折扣了。

    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参加一个单位的调资会。领导的开场白还没说完,就乱起来了。听了半天才明白,这次会议是大部分工龄长,级别高的老同志的权益之争,从调资方案看,是偏重低工资调整,对级别高的职工不利。争吵中一位老职工站起来,用手势止住了大家的争吵。看来,这位职工在大家心目中是个主心骨,大家还真按他的手势安静下来了。他不慌不忙地讲了自己的苦难童年,讲了吃糠咽菜的闯关东生活,讲了浴血奋战的勇猛经历,讲了解放以后开垦荒原的劳苦功高。最后强调自己和广大老同志都应该调整工资。说完后点根儿烟,稳稳地坐下。很多老同志静静地听完他的发言后,把头转向主持会议的几位领导,像是在说“你们怎么办?”这时,一位年轻的职工站了起来说“调资会不是忆苦会,苦大仇深和工资调整根本是两回事儿,自己的想法自己谈,别想拉着大伙儿一块儿折腾。你还好意思谈什么浴血奋战?我问你,你浴血的时候在跟谁奋战?”

    他的一通发言惹恼了在座的老同志们,你一嘴他一句的向小青年儿进行了猛烈的进攻。奇怪的是刚才那位老同志一言不发,双肘支在膝盖上,双手抱住低垂的脑袋,使人们看不到他的脸,猜不出他此刻的心情。我低声问了一句坐在旁边的领导“这是怎么回事儿?”“他是个 ‘解放兵’,让人戳到痛处了。”领导平静地回答。

    在调资工作总结会上,我好奇地问了这位领导,那次会议后是怎样平息事端,如何完成调资任务的。他对我笑了笑说:“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才安排人在会上讲出那番话。他的煽动性很大,把他镇住,后面的事就好办了。事后安排他们见个面,给老同志道个歉就解决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